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一


  §尸变

  尸变写的是殭尸,殭尸和鬼不同。鬼指鬼魂而言,形体如何,怎样出没,都还不知道,各有各的说法,但鬼是和人原来身体分开了的,这一点倒可以肯定。

  而殭尸,是连身体成了精的,有形有体,在传说故事中,殭尸远比鬼来得可怕,有可爱的鬼(尤其是女鬼),而未闻有可爱的殭尸。

  这个故事,写尸变,极传神。

  ***

  店主人提着灯笼,灯笼的光芒忽闪在四个满是倦容的客商脸上,店主人也为难之极:“小店实在全住满了,再也挤不下了,四位——”

  四个人齐齐叹了一声,一个道:“但求不必露宿,甚么样的地方都好,我们实在累得快倒下去了!”

  店主人受了他们焦虑的情绪感染,也不免有点唉声叹气:“真是,今晚投宿的人特多,连廊下也排了七八副铺板,实在挤不下,客官不信,可以进来看!”

  另一个客商长叹一声:“总不成一家店中,可以躺四个人的地方都没有?”

  店主人皱着眉,语音支吾:“真……要……哎,那不行!那怎么行?不可以的!”

  两个客商发起急来:“老板,你别吞吞吐吐了,只要能躺下,没有甚么不行的,快带我们去!”

  店主人叹:“儿媳方过世,停尸在房间里,还没有入殓,四位要是觉得可以,就用停尸的房间……”

  四个客商互望了一眼,在灯笼下,脸色不免有点难看,店主人又赶着陪笑:“可不是,店实在满了,四位请另外找地方吧!”

  店主人一言未毕,四人中年纪最轻的那个已扬声:“就那间,我不怕,再找不到地方睡,只怕累也得累死!”

  其余三人略有犹豫,一个道:“幽明阻隔,阴阳有别,反正生不犯死,死不犯生,借宿一宵,明天一早就上路,也不相干!”

  已经有两个人同意了,还有两人叹了一声,实在是双腿又酸又软,再也提不起来,也只好答应。店主人见四人肯了,自然也不便再推托,带着四人,穿过了走廊,来到了一间房间门前,打开了锁,把灯笼交给了其中一个客商,他后退了两步,指着房门:“四位自去安置,最好别去惊扰死者!”

  四人都闷哼了一声:“累得不行了,哪里还会去惊动甚么人!”

  四人话虽然那么说,进了房间之后,仍然极好奇,向停尸的灵床上看了灵床一眼,灵床垂着白布帐,在帐外是一个灵桌,燃着白色的蜡烛——烛这样东西相当奇怪,燃的若是红烛,自然就有一股喜气洋洋的味道,燃的若是白烛,也就格外凄清。

  在这一间房间之后,另有一个副间,居然有一列统铺,足可供四人酣睡,两个人已迫不及待和衣躺了下去,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年记最轻的那个站在门口,眼睨着灵床:“店主人年纪也不大,他的儿媳妇必然是个妙龄少妇,不知长得怎样,得甚么病死的?”

  另一个正准备上铺,听了之后没好气:“你那么想知道,不会掀开帐子看看。”

  年长的那个在铺上大大打了一个呵欠:“店主人说了,别去惊扰死者……”

  年轻的那个不服:“看看,怎算得是惊扰?”

  他一个转身,到了外间,在灵床前站定,伸出手去的时候,也不禁有点心头生寒,可是这时如果退缩,难免惹人嗤笑,所以吸一口气,就掀开了帐子。

  床上躺着一个穿戴十分整齐的小媳妇,真的年纪极轻,额上勒着一抹黑绢,看来相当俏丽,面色白得异样,可是也绝不可怖,一时之间,真难肯定这是一个死人,还是她正在熟睡。

  那年轻人胆子一壮,伸手在少妇的鼻端上揉了揉,非但一点气息也没有,手指一和少妇的鼻尖接触,有一股阴森的寒气直透了过来,令他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忙不迭缩回手来,也放下了帐子。

  他后退了一步,才吁了一口气,又呆立了极短的时间,才回到了里间。

  统铺之上,两个人早已鼾声如雷,另一个也快睡着了,见他迷迷糊糊问了一句:“怎么样?”

  他答了一句:“机机伶伶的一个小媳妇!”

  他一面说,一面躺了下去,实在太累了,一倒下去,眼睛闭上,就有一种灵魂出窍般的飘荡之感,身边此起彼落的鼻鼾声,更令人容易入睡,他也快睡着了,可是,突然之间,听到了不是鼾声的另一种声音,而且来自外间!

  那是一种“窸窸窣窣”的声音,若不是他刚才曾揭开了灵床上的帐子去看过一下,知道新浆过的麻布帐子被揭起时,正有这种声响的话,他也不会在意。而他这时既然知道那是甚么声音,自然也吃惊之极。

  那一惊,不但令他遍体生寒,也令他睡意消除了一大半,半欠身子向外看去,一看之下,连另一小半睡意也立即消失!

  他看到,那少妇不但已掀开了帐子,而且,已下了灵床,正站在灵床边上,脸向着里间的门,所以他一看之下,就和那张漠然的,虽然秀丽,但绝对属于死人的脸,打了一个照面!

  死人的双眼睁得很大,可是一点也没有光采,有的只是死亡的阴影!

  他想叫,可是张大了口,叫不出来,想推醒身边的人,却全身发软,一点气力也使不出来,极度的恐惧使他陷入了瘫痪状态,他甚至连眨眼都不能,只好眼睁睁地看少妇的尸体进入了里间!

  他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炸尸了!那少妇的尸体,变成了殭尸!这种情形,叫做尸变!一向只当是荒野传说,谁知真叫自己遇上了!

  他没有气力挪动身子,只好一动也不动,女尸进了屋子,一直来到统铺前,居然俯下身来,向着睡在最左首的那个正在熟睡的人,自然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女尸向着他的脸“呼”地吹了一口气,然后,又慢慢直起身子来。

  醒了的那个年轻客商看得骇绝,又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女尸移动身子,又照样在另一个的脸上“呼”地吹了一口气!

  女尸吹第一口气时,他还不觉得怎样,吹了两口气之后,他立即知道发生了甚么事了!

  本来,三个人的鼾声起伏,少了一个还不觉得,少了两个,只剩下一个,立刻就觉察出来了!熟睡中的人,怎么会忽然没有了鼻鼾声?

  他明白了!被女尸在脸上一吹气,那人就会死!没有了气息,自然也没有了鼾声!

  只剩下一个人还在打鼾,那人就在他的身边,女尸已经来到了身前,正俯下身来,他想去推那人,可是女尸已经又“呼”地一口气吹了出去。

  这一次,他更可以看见,女尸一口气吹出,不但鼾声立刻停止,而且,那人的脸色,也立刻变成了可怕的死灰色,比女尸还要难看!

  女尸慢慢地直起身来,身子一闪,已移到了他的身前,并且俯下身,张开口,一阵异样的臭味将他全身罩住,眼前一阵发黑,他知道,自己虽然醒着,但一样难逃一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