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酒友

  聊斋故事中提及酒的故事相当多。中国人可算是好酒的民族,尤喜把酒和文才、豪杰等联系起来,诗词歌赋之中,提及酒的,不知凡几,元曲中尤多。

  这则故事写嗜酒者的心理,十分有趣,一个人喝酒,绝不如几个人一起喝,这是喜欢喝酒的人都知道的。

  ***

  大口吞下了一口酒,车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酒顺着喉向下流,他可以感到那股暖流,很快通过了胸口,到了腹际,他的手顺着抚摸下去,剎那之间,只觉得无限舒畅,整个人,身上轻了一轻,看出去,连阴沉沉的黑夜,似乎也光亮了许多。

  他望着空了的酒碗,顺手提起身边的坛子来,近乎爱怜地伸手在坛上轻轻拍了一下,略一晃动,酒在坛子中发出声响,揭开盖子来,浓烈的香味也就扑鼻而来,他先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倾斜坛子,把酒再倾入酒碗之中。

  酒碗相当大,倾满了一碗,至少也有半斤。

  半斤高粱烈酒,寻常人就算慢慢喝下去,也不免脸红耳赤,舌头打结,脚步踉跄。若是全无酒量的人,不免要呕吐狼藉了!

  可是车生酒量宏——“酒量”这种事,真怪,照说,人体的结构都是一样的,但硬是有些人,若不是血液之中有足够的酒精,就简直活不下去。

  车生就属于后一种人,临睡之前,要是没有三大碗烈酒,转侧难以成眠,所以他买酒,至少二十斤一坛,绝不零买,而坛子,就放在床头,午夜梦回,一个转身,伸手可以搭到坛子,知道有酒在身边,自然可以继续酣睡,那对他来说,比身边躺一个美女还实在。

  他望着晶莹的酒,灯火在酒中反映出美妙的光辉,他先吸一口气,然后,轻啜一口——第一碗喝得急,这一碗可得慢慢品尝才行。

  酒在口中打着转,第一碗酒的酒力已有点见效,全身更轻、更松,他在这时候,总要由衷地感谢杜康先生,能令普通的粮食,变成那么可爱的酒!

  然后,又是一大口——那是就着碗啜吸的,声音听来极可爱,“嗖”地一声,一大口酒已经到了口中,略一打滚,又顺喉而下,开始在身体四肢百骸之间,随着血液游动,五脏六腑,也都受了酒的滋润。

  第二碗又见了底,他不禁低叹一声,一个人喝酒毕竟闷了些,可那又怎么辨呢?趁有月色,到外面去,“对影成三人”?还是扯着喉,和邻居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

  他一面再提起酒坛来,一面依依哦哦,不成曲调地唱:“一春能得几清明,三月景,宜醉不宜醒!”

  唱到得意处,先就着坛口喝了一大口,才再向碗中倾了满满的一碗——刚才的那一大口,就算是白饶的。思前想后,脑子已经有点混沌,睡意和酒意一起涌上来,吹熄烛火,第三碗酒也下了肚,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躺了下来,不消多久,鼾声大作,他早已神游到不知何方仙境去了。

  这一觉睡得好沉,醒来,天仍漆黑,只觉口渴,略牵了牵身,忽然伸手,碰到身有毛茸茸的一团,车生一凛,残剩的三分酒意也烟消云散,一跃而起,手发着抖,好不容易点着了烛火,先看到的是,酒坛子歪倒在地,早已涓滴全无,再看床上,车生先是一阵发怵——好大的一只狐!

  那狐撒手撤脚躺在床上,鼻息之间,酒气冲天,车生定了定神,仍然有手足无措之感。

  狐而贪酒,自然不同寻常,狐祟一事,时有所闻,那么,是不是应该趁它烂醉如泥时,扑杀以除害呢?

  他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用力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管他是狐是妖,是酒友,怎能加害?”

  想通了,心情豁达,拉过了一床薄被来,轻轻盖在狐的身上,心中竟了无所惧,就在狐的旁边躺了下来,他留着烛火,自然也睡意全消,留意着那醉了的狐,会有甚么变化。

  等到听遍鸡鸣,车生在一阵朦胧间,听得身边有人长吟一声:“睡得好沉!”

  车生忙欠身,只见薄被掀开,一个相貌俊雅的青年,坐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下床,向车生行礼,“多谢阁下不杀之恩!”

  车生看得有点发傻,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俊雅青年,就是那头大狐,他也乐得大方:“我无酒不欢,别人都不以为然,难得阁下与我同好,以后,请常来共醉!”

  青年笑:“不怕我是狐?”

  车生也笑:“若能共醉,狐又何妨?”

  他敲着酒坛:“可惜坛已空了,不然,可作通宵之饮,大是有趣。”

  狐笑着:“暂且告别,晚上再来!”

  车生没有挽留,他相信狐必然会再来——好酒者能有酒友,这是求之不得的事。

  车生并不富有,而酒又一直很贵,但车生还是买了一坛好酒,配以下酒的茶果。晚上,狐翩然而来,一坛酒,两个人喝到将近天亮,喝了个精光。狐拍着车生的肩头:“你不是有钱人,这样喝法……何以为继?”

  车生意态大豪:“等无以为继时,再作打算!”

  一人一狐,纵声大笑,狐道:“等我想办法,替你弄点买酒钱,唔……”

  狐侧着头,像是在看,也像是在听,忽然用力一拍腿:“你屋子后院槐树下,有窖藏,不多,但不发掘,白埋在地下也可惜,掘了出来可以买酒喝!”

  车生呵呵笑着,不当一回事,酒意涌上来,一歪身便已睡着,第二天日上三竿才醒,狐已离去,想想昨晚狐说过的话,拿一柄锹,到后院槐树下掘了几下,就挖出一只瓦罐来,打破罐,几块银子,都已经发黑了,也不知何年何月,甚么人藏在那里的!

  自然又买了好几坛酒,狐几乎每晚必来,高谈阔论,酒量又宏,车生把他当成了知己。不几日,狐喝着酒,忽然道:“荞麦价廉,可尽量买来,不日可以获大利。”

  车生斜着眼:“荞麦……无人喜食,购来何用?”

  狐举碗,喝酒:“自有妙用。”

  车生开始在市面上收购荞麦,买进了四十余石,人人都笑他,他自己也不知道有甚么用。

  可是,两个月不下雨,田地都干得开裂,别的作物都无法下种,只有耐旱的荞麦还勉强可种,车生这四十石荞麦,当麦种卖出去,获利十倍以上!

  这一下,又岂止喝酒而已,狐说月亮是方的,车生也不敢反驳,一碗一碗酒下去,谈古论今之中,狐会忽然说一个赚钱的方法,不管听来多么不合理,只要照狐的话去做,就必然获利无数。

  车生的家境渐渐富裕起来,置田地,盖房子,不几年,有良田两百来亩,那些日子,人人都说:“看,喝酒喝成那样,终日都在醉乡里,没有酒简直不能做人,可越喝越有钱!”

  没有人知道原因。

  没有人知道车生每晚必醉的酒友是狐,而狐,又有预知未来的神通。

  干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