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四


  §妖术

  这个故事,重写过程相当有趣,稍加变化,就是一部现成的恐怖鬼怪片(这类电影,近十几年来,西方出产甚多,配以效果气氛,不外是一些鬼怪的出现。)

  故事奇在那个卜者,能有这样的妖术,但所求不过“十金”,似乎太小儿科了些。

  不信邪,不怕鬼,有时,大是有用。

  ***

  第三个晚上了,于公坐在房间中,手里紧握着剑,手心有点冒汗,但无损于剑的稳定,剑光轻抵在地上,剑身在烛光下闪耀出冷森森的光辉。

  他知道今晚一定会有怪异的灾祸降临——灾祸会以甚么形式出现,他全然不知,手中的剑能不能抵灾消祸,他也完全没有把握,但是仗剑在手,胆气总粗壮些。

  他的瞻色够壮,而且,更主要的是,他性格中有一股倔强之气,使他不向邪恶低头,他,不信邪!

  要不然,他绝无可能在那卜者那种充满妖异、阴森的目光下坚持己见,发出冷笑声,直指卜者的鼻子斥责:“我不信你的胡言乱语!”

  三天前,他经过街道,有卜者忽然叫住他,卜者的神情有说不出的怪异,当他说出以下的语句时,甚至令人可以嗅到死亡的气息:“你,三日之后,必死无疑!我有术,可以为你禳解,十金而已!”

  于公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卜者的双眼中闪耀着暗绿色的光芒:“你不舍得花那些小钱,可别后悔!”

  那“后悔”两个字在卜者的口中传出来时,有一股悠悠的颤抖,令人不寒而栗。那使于公知道,如果他不出钱,那卜者必然会施术对付他!

  可是他还是毫不容情,在众多的围观者之前,斥责了卜者,扬长而去——当他离开的时候,他甚至在背后,也可以感到那卜者怨毒的眼光!

  卜者会用邪法妖术令他死亡,他确信这一点,不然,卜者无法再在城里混下去,至于那会是甚么方法,于公却一点也不知道。

  一天过去了,没有事发生,两天过去了,也没有事发生。要有事的话,今晚是最后的限期!

  远处更漏声传来,已过了一更,他端起酒壶来,就着壶嘴,大口喝了一口酒,烈酒化为一股暖气,自喉至胸,自胸到腹缓缓流下去,令他舒服地吐出一口气来。也就在这时,忽然窗缝中传来了“窣窣”的声响,循声看去,看到一个小人执着一柄尖利的长戈,整个身子扁得离奇,正从窗缝之中硬挤了进来。

  烛火在这时,也像是为强风所拂,倏明倏暗,更显得眼前的情景诡异之极,于公盯着那扁扁的小人看,形体虽然小,可是双目之中,居然凶光闪烁,眼看他全身挤了进来,飘然落地时,还有点飘荡不定,但双足才一站地,身子暴长,转眼之间,已是常人,而且动作快绝,一挺尖矛已向于公当胸刺到!

  于公曾习武术,造诣颇高,反应也快,一扬剑,格开了尖矛,立即提身进步,不等来人回过矛来,一剑直刺向前,来人身形腾起,看来轻若无物,在半空中又挥矛来攻,于公一声长啸,身形一矮,避开了尖矛的攻击,利剑荡起一股精芒,向上挥出,力沉剑利,竟然把来人在半空之中挥成了两截。

  没有血,也没有惨叫声,被利剑斩成了两截的来人,骤然缩小——比进来的时候更小,慢慢飘下来,竟是两截被齐中断开的白纸小人,落到地上,于公忙以剑尖刺穿,挑起,凑向烛火,纸人瞬息之间化为灰烬,四下飘散!

  怪异的灾祸果然来了,于公更不敢怠慢,他又喝了一口酒,挺直了身子,意态极豪,吆喝:“还有甚么鬼魅伎俩,只管使出来!”

  一言未毕,“砰”地一声巨响,黑黝黝的一个怪物,似人非人,貌相狞恶之极,火睛碧牙,张牙舞爪,撞穿了窗子,直扑了过来。

  于公身形略矮,不但不避,反倒迎面前去,一剑当头劈下,豁然有声,把那怪物从中劈成了两半。可是,成了两半之后,怪物仍然不死,自左右两面攻了过来,一时之间,房内狂风大作,烛火暗到几不可辨,怪物黑影幢幢,于公展开剑法,左三剑、右三剑,剑花闪耀,每一剑都砍中怪物,把怪物的身子断开。

  怪物的身子被断成了八截,在地上还在蠕蠕而动,发出令人汗毛直竖的一种怪声,于公忍不住要发出大叫声,和那种怪声相抗,同时跳跃着,不被怪物碰到自己的脚,仍然不断出剑,直到那怪物成了许多碎块,才算不再蠕动,烛火也恢复了明亮。

  于公定了定神,向地上看去,只见全是一块一块的泥块,他身形微矮,一阵疾走,施展了一路腿法,把几十块泥块一起踢得从窗中飞了出去!

  这时,想起那怪物刚才的狞恶可怖,于公不由自主喘了几口气,坐了下来。

  他才一坐下,立时又站起——非站起来不可,整个屋子都在震动,墙在摇晃,墙上的白垩一片一片落下来,椽子和柱子都在摇晃,发出格格的声响,于公甚至觉得站立不稳。

  从被撞破的窗口望出去,外面漆黑一片,甚么也看不到,竟然不知是甚么怪异!

  寻常人在这种情形下,一定惊骇莫名,可是于公倒豪意陡生,心念陡转:与其在屋中坐待,不如迎将出去,看看究竟是何妖孽!

  他仗剑大啸,一脚踹开门,冲到了院子中,只见一个相貌恶极的恶鬼,个子比屋子还高,面色漆黑如煤,双眼如铜铃,闪着诡异的黄色光芒,赤着上身,也赤着足有两尺来长的大脚,正在用力撼着屋子,一看到于公出来,反手操起弓箭,动作快绝,张弓搭箭,“嗖”地一箭,带起一股腥风,射向于公。

  于公挥剑格开,巨鬼发箭极快,可是于公跳跃趋避,剑出如风,巨鬼十支箭皆落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陡然挥起一柄精光闪闪的大刀,向于公猛砍猛攻,出手快绝,挥刀如风。

  院子并不大,巨鬼身形长大,刀挥处,于公几乎无处可逃,仗着武术精娴,勉力应付,巨鬼刀过处,碗口粗细的树、老大的石块,无不应声而断,应刀而裂,于公看得心惊,虽仍奋力应砍,心中不禁叫苦!

  巨鬼吼叫如雷,震得人心慌意乱,于公想要奔出院子去,可是巨鬼身子挡在门口,于公冲不出去,勉力格开巨鬼两刀,手背被震得酸麻,连剑都几乎拿捏不稳。

  于公渐渐退,又退向屋内,身子向后一翻,自窗口翻了进去,巨鬼直迫过来,撞在屋上,撞得屋子一阵震动,几乎塌下来,于公看到巨鬼身子就在窗前,双手并握,用尽生平气力,一剑直刺,剑身刺进巨鬼,几乎直没全柄,巨鬼发出可怕的吼叫声,身子向后倾倒,于公随即跃出,手起剑落,巨鬼的头颅滚出去,撞向墙角,将墙撞塌了半边。脖子断处,腥血泉涌,奇臭无比!

  于公站在巨鬼身上,挥剑乱砍,星月微光之下,已可看出,巨鬼是木头雕成,可是每一剑砍下去,都有奇臭无比的血腥冒出。

  于公喘着气,等他住手时,才发觉天色已明,卜者所说的三天过去了!

  当于公在阳光普照下,又出现在卜者的面前时,卜者神色惨白,汗出如浆,于公带着公差一起来,粗大的铁链套上了卜者的脖子时,于公感到了一股快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