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一


  §画皮

  在聊斋故事之中,最著名的,当推“画皮”。这个故事中鬼怪的行为,被当做一种寓言,被广泛运用,已经成为文学作品中的经典。

  小说中另有一点,十分有趣,可见当时的民俗:那个王生,莫名其妙,带了一个女人回家,与之燕好,他的妻子看来,全然不得过问,当时流行的不是一夫一妻制,所以才有这种现象。

  ***

  王生慢慢地走近围墙,略停了一停,心中犹豫。自己家里的围墙,他自然再熟悉也没有,何处的白垩剥落了,何处墙头有一簇紫艳艳的野菊,他都可以数得出来,但这时,他却又很有点陌生之感。

  是不是因为他带了那个女郎回来之后,令得一切全都起了变化?

  想起了那个女郎,王生不由自主,吞咽了一口口水,心中有一阵荡荡的、漾漾的,难以捉摸,却又实实在在的感觉,令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天早上,晨雾未散,他在路上,不知不觉地跟着前面一个苗条之极的背影,转进了一条他不该走的岔路——实在是那背影太动人了,腰细得恰到好处,所以浑圆的臀部格外突出,走得相当急,所以臀部的摆动,也就格外叫人心跳。

  转进小路不久,前面的女郎站定,他心跳加速,而等到那女郎转过身来时,他有一个短暂时间的昏眩,那么俏丽的脸,在因为赶路而略见凌乱的刘海之下,是明亮的大眼睛,挺高的鼻子和小巧的朱唇,鼻尖有细小的汗珠,神情略有惶急,看来更楚楚可怜。

  他定过神来,大着胆子走近去搭讪:“一个人,走得那么急?”

  女郎神情苦楚:“走得快,可以逃得远!”

  王生扬了扬眉,离她更近,女郎忽然盈盈下拜,王生忙去扶她,温香软玉,已经满在怀抱,女郎气息有点急促:“家贫,卖身为妾,受不了虐待……”

  说着,泪水就从晶莹的眼中,忽闪着,涌了出来。王生的手并没有闲着,早已在女郎的细腰上来回婆娑:“我妻子贤慧,跟我回去?”

  女郎略仰起头来,轻咬着下唇,神态更是娇媚之极,颊上略见红晕,终于,点了点头。

  王生心中只是高兴,忍不住跳了起来,身子旋转着,令得身边的晨雾,团团散了开去。

  在带着她快到家门时,女郎才道:“要是能不告诉任何人,最好不告诉……”

  王生轻拧着她的脸,只觉得手指像是碰在丝缎上一般的滑腻:“好,你就先住在后院,那里荒废很久,不会有甚么人去。”

  他带着她,绕过了围墙,推开了后院的门,进入了虽然空置着,但是一应俱全的后院,当女郎在床边垂头坐下来时,王生的手,已经在她的衣襟之中伸了进去,女郎发出的荡声,令得王生突然不知身在何处——那绝不是他家简陋的后院,神仙境地,也不过就是这样的吧,他一面喘气,一面那样想。

  过了两天,他忍不住得意洋洋,告诉了他的妻子,并且警告:“她不喜欢被人知道,别去打扰她。”

  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妻子听了之后,有短暂时间的木然,然而,是几千年来妇女的无可奈何的委屈:“若是大户人家的逃妾,只怕会惹官非,叫她走吧!”

  王生一挥手,打了一个哈哈:“不去张扬,谁知道?而且她……”

  她的好处,妻子怎能明白,自然也不必说了!

  妻子的话可以当耳边风,可是今天出门见到的那个道士的话,却不能不考虑。

  道士的声音犹如才在耳际:“施主你一身妖气,定然有妖物相缠!”

  他大吃一惊,立刻想起了那女郎——明明是那么娇婉可人的丽人,怎么会是妖物?他站着发怔,道士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意:“别动声色,回去偷看,或能看出点真相来!”

  道士的话,令他心中犯疑,所以,他在围墙前犹豫了片刻,并不推门,悄悄翻过了墙,矮着身,走向后院,房门关着,他转过了墙角,窗也关着,他用舌尖,舐在窗纸上,不免又想着用舌尖舐那女郎时的那种旖旎风光。

  舌尖舐破了窗纸,他凑上眼去,先是一怔,这蹲在地上,背对着窗的是甚么人,怎么有那样丑陋的人,而且还赤身裸体,他在干甚么?那人蹲着,瘦骨嶙峋,皮肤粗得像百年老树,起着令人恶心的鳞片,像是轻轻一碰,就会簌簌响,发着恶臭,一起落下来。

  所有的骨节处,都可怕地突出着,有几处地方,不知是新伤旧创,有着烂糟糟的腐肉,王生已经忍不住想要大吐特吐!

  这个人在干甚么?王生看了一会,也弄明白了,地上摊着一张人形的皮,看来细腻白滑,他正用一支笔,在人形皮张上画着,画的是人脸的部分,已经有了弯弯的柳眉,有了明亮漆黑的眼睛,有了挺耸秀气的鼻子,也有了诱人的小口。

  正在画的,是额上的刘海,那人画得十分仔细,一笔就是一绺刘海。

  画好的面目,看来极其娟好艳媚,看来已有点脸熟,依稀就是那个道左相逢,被自己带了回来,令自己尝到了前所未曾的男女欢乐的那个女郎!

  王生心中大异,待要喝问,却见那人已经画完了,缓缓地站了起来,这一站起,虽然还只是背影,但是已叫人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人的一双腿,简直就是白骨,整个盆骨上,甚至可以见到骨头上的洞,挂在上面的,怎么能算是皮肤?

  妖物!他陡然想起了,那道士所说的妖物!他也自然而然想起:那俏媚的女郎,他爱得如珍如宝的那个,一定已被妖物害死了。

  那张人形的皮……莫非妖物竟然……竟然吸干了她的血肉?一想到这里,他更是头皮发麻!

  这时,妖物低着头,像是对自己画成的人脸,十分欣赏,然后,他用鸟爪一样的手,提起那张皮,转过身来,在那一剎间,王生看到了那妖物的脸,那是甚么样的一个恶鬼!

  脸是绿色的,那种霉绿色,使他的脸,就像是涂了厚厚霉层的面浆,两只眼睛处,是两个深洞,那已经够令人恶心的了,偏偏又泛着一重灰白色的光,一闪一闪之间,叫人想到地狱里的鬼火。根本没有唇,老长的,尖利的,白森森的牙齿,全都暴露在外。

  王生整个人都僵硬,连血液也几乎为之凝结。接着,他看到那狞鬼扬起了那张人形的皮来,披向身上,像是穿衣服,转眼之间,皮张振动,披上了人皮的恶鬼,已经成为千娇百媚的丽人——他带回来的那个!

  王生想起过去日子中他和恶鬼的缱绻,他终于昏了过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