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娇娜

  中国传统小说之中,涉及医药部分的很多,大都玄乎其玄,“医者意也”,而且很少写到施行外科手术的。所以不多被写追小说里的“开刀”手术,就给人印象甚深,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三国演义》 之中,华佗替关羽刮骨疗毒那一段。这个故事中的一段也相当有名,进行的是肿瘤切除手术,施术的是一个美丽的妙龄女郎,还涉及到异类修炼成为人形之后的“内丹”,诡异有趣之至。

  ***

  孔雪笠和他新认识的一老一少两个朋友,都愁眉苦脸,孔雪笠更不住发出呻吟声,虽然他竭力忍着,不想令他的朋友更添忧烦,可是来自胸口的一阵阵剧痛,却令他全身发颤,连呻吟声也是一连串的颤音,痛楚那么剧烈,叫他看出来的眼前一切都扭曲而模糊,而每一阵剧痛,都会抽紧他全身毛孔,从毛孔中迸出汗珠子来。

  前两天还是好好的,喝酒吟诗,昨天胸口像是有点红肿,有点痛,可是还不觉得怎样。昨宵深夜,被恶梦惊醒,在梦里,像是有人用铁锤在他的胸口狠狠敲了一记,他惊醒之后,自然而然伸手扪向心口,一摸就吓了一跳,点着了灯看,更是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胸口竟肿起了桃子大小的一块,皮肤被绷得又红又亮,阵阵痛楚令人抽搐。

  下半夜没有阖眼,到天亮,肿处变得如盌大小,痛得身子缩成一团又舒开来,痛得紧咬着牙,连唇都咬破,不知是甚么无名肿毒,一夜之间,就把本来风度翩翩的孔雪笠折磨得脸无人色。

  当他的情形被他新识的那一老一少知道之后,两人是愁容满面,过了好一会,少的那个才道:“看来,只有舍妹娇娜能治疗!”

  孔雪笠翻着眼,他已经连讲话的气力也没有了,身子各处都是不动还好,不然,就算是掀一掀口唇,肿处都会如万箭穿心一样地痛,他只用眼色望向他的新相识,眼色的用意,谁都明白:不论是甚么人,能医得好这毒瘤,快请他来!

  一老一少互望一眼,讲了几句安慰的话,告辞退去,孔雪笠更跌进了痛苦的深渊,自他毛孔中冒出来的,不再是细小的汗珠,而是豆大的汗滴,一冒出来,就向下淌,淌得满脸满身都是,自额上沁出的汗水更多,眉毛早已阻挡不住,顺着眼皮向下涌,令他视线完全模糊,所以当他又看到眼前有人影晃动时,他并没有看清娇娜是甚么样子,只看到一个窈窈窕窕的人影,但即使看不清,当她站定的时候,也可以感到那俏生生的倩影,和一股淡淡的幽香,冲破了他一身的汗味,沁入了鼻端。

  他用力眨着眼,忍着痛,令眼皮上的汗浆顺着眼角淌下去,这才看清,一张俏脸离他极近,正在察看他胸前的肿毒,呼出来的气息,令肿毒的疼痛也陡然减轻,那么娇媚的少女,孔雪笠屏住了气息,恣意地、贪婪地看着,全身抽搐的痛楚,似乎不再存在!

  年少的那新相识道:“娇娜妹子,这是哥哥的好朋友,妹子好好用心医!”

  娇娜这才抬起头来,和孔雪笠打了一个照面,眼波略转,朱唇略启,雪白的牙齿若隐若现,又顺手搭住了孔雪笠的手腕,孔雪笠只觉得剎那之间,自己跌进了一个芬芳馥郁、温柔艳丽的摇篮之中,那摇篮还在轻轻晃动,令他感到阵阵舒适无比的昏眩。

  娇娜把脉的时间不长,纤秀的、引人想入非非的手指,略一起伏按动,就缩回手去,逗人喜爱的口角向上微翘,似笑非笑,吐音如莺,悦耳动听:“怪不得胸口会起肿毒,原来是心脉动了……”

  孔雪笠听出了她弦外之音,也知道自己失态了,是以苍白的脸色上,居然也有了红晕。娇娜的眼波又在他脸上转了一转:“病症虽危,还可以医治,不过要伐皮削肉!”

  孔雪笠心中十分害怕,可是那张莹白如玉的俏脸却大有定神镇痛的作用,尤其是那一双深邃不可测度,流转起来令人飘飘然的眼睛,更叫人把一切都可以豁出去,他点了点头,神情坚决。

  娇娜并不避人,撩高衣袖,雪白粉嫩的手臂在近肩处套着一只金钏,黄澄澄的金子略陷在她的藕臂之中,孔雪笠忍不住又“心脉大动”,想象自己的手指,若是能紧握住她滑腴的手臂,那只怕正合上古人所说“未曾真个已销魂”了!

  娇娜像是知道孔雪笠在想甚么,俏脸无缘无故红了一下,更增娇艳,然后,她缓缓褪下金钏,向孔云笠胸口上的肿毒按了下去,

  她五指纤纤,并没有怎样用力,可是孔雪笠痛得眼前金星乱迸,万千金星在剎那之间迸散开来,像是都幻化成为娇娜的俏脸——看穿了他的心意,并不发怒,可是却又略带动人之极的娇嗔!

  也全靠了那么多在眼前晃动的俏脸,才把他从半昏迷中拉了回来,使他又看到了娇娜的手中已多了一柄形状如新月的小刀,刀刃薄得和纸一样,刃口闪耀着精钢特有的殷蓝,显示着它的锋冷,看来那么冰冷无情,叫人联想到死亡的利刃,偏偏握在那么柔软可爱的小手之中,叫人心头起了一种极奇异的感觉,不知是悲是喜,是死是生。

  娇娜一翻利刃,再轻轻一压金钏,肿毒自金钏之中突了出来,利刃横过,已将突起部分一削而过,脓血一起涌出,孔雪笠竟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这时娇娜多半为了起刀方便,靠得他极近,柔软的、香馥馥的身子,有一些紧靠着他,他鼻端闻到的是阵阵幽香,眼中所看到的,是聚精会神在对付着他胸口肿毒的俏脸,哪里还觉得痛?他甚至不知道娇娜那一刀的效果如何,就算那一刀直刺向他的心头,他也愿意承受!

  倒是在一旁观看的一老一少发出了一下低呼声,他还嫌他们大惊小怪,本来很想瞪他们一眼,但是视线实在不肯离开娇娜,所以才作罢。

  娇娜的口唇掀动:“要是痛,抓着点东西。”

  孔雪笠“嗯”地一声,自然而然就握住了娇娜按住金钏的手的小臂。娇娜并没有停止运刀,只是看到她秀眉略蹙,但随即舒展。

  而孔雪笠在手指接触到她那么细腻柔滑的肌肤之际,也不必紧紧握住,自然就不再觉得疼痛,他甚至希望娇娜的动作慢一点,肿毒大一点,那么像如今这样的情景,才可以继续维持下去。

  娇娜运刀如飞,刀身上精光闪耀,血不断的涌出来,由一开始的紫黑色,到随着腐肉一片片被削除,而渐渐血色转红,终于成了鲜红色。

  水来了,洗净了血污,娇娜突然向孔雪笠一笑,一张口,自口中吐出了拇指头大小的一颗红丸来,孔雪笠看得呆了,他读书多,知道异颊修行,成为人形之后,炼有“内丹”,那么娇娜不是人,是狐?

  他没能多想,娇娜用那颗红丸在伤口缓缓滚动,滚过之处,清凉直沁入骨髓,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娇娜先向他望了一眼,再望向他的双手,孔雪笠立时松开了手。

  娇娜没有多停留半刻,一转身,带起一阵香风,飘了开去。

  孔雪笠胸口的肿毒痊愈,可是他心中的相思,却令他更憔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