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阿绣

  “阿绣”故事极长,而且情节浩繁,错综复杂之至,全然是大部头的长篇小说格局,真要将之全部重写,十万字也嫌不够,这里选的,只是原文的首段,写一对少年男女,尤其是少男对异性的倾慕爱恋之情,十分细腻动人。人在各阶段,对爱情的看法、行动,都大不相同,自然以少年时期最纯最真,人在成年之后,若然还能有少年人一样的爱情方式,大是幸事。

  ***

  十五岁的刘子固,身子相当高,也很壮实,上唇已有了淡淡的一层汗毛,每当他照镜子的时候,他就觉得很自傲:长大了!自己已不再是儿童,很快,并不浓密的汗毛会变得浓密,还会变成又黑又硬的胡子!

  他的声音也早已脱离了童音,虽然还不是嗓门很粗,但已和孩子大不相同,他的喉际,也有了初看很难看,但是越看越气派的喉结。

  不过,最重要的是,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有一个少女跌进了一个荷塘中,挣扎着,恰好他经过,就伸手去拉,怎么拉也拉不上来,少女的手太滑,于是他想出方法,去拉少女的衣袖,一用力,把少女上衣全扯脱了,梦里,他一着急,就有一股异样的兴奋,那种兴奋形成一股令他全身抽搐的快感,他醒了,可是那种快感,却还延续了一阵。他有点害怕,但是心中也很高兴,他已听说过,男人,要成为真正的男人,都会那样,自然,他也更回味那种异样的、无可替代的快感,心头不知道该想些甚么才好。

  而这种感觉,一直隐隐约约,一点也不实在,直到那一天,如同有人抡起了大锤,“砰”地一声把一根桩子敲进了他心中,他才开始有了实在的感觉。

  他进城,在他舅父家做客,离住所不远是一间杂货铺,他到城第三天,偶然经过,整个人就僵在铺门口,无法移动了!铺中,一个少女正低着头在整理着甚么,一条大发辫歪在一边,露出半截雪白的脖子,一双灵巧的手,十只手指,怎么看就怎么好看,垂着头,双颊白里透红,刘子固不由自主自喉际发出一种异样的声响,引起少女的注意,抬头,挺身,她身上的衣服十分单薄,紧贴着,胸前略有鼓起,腰细得难以想象。眼波如水,略有瞋意。

  他忽然又有了那晚上的那种异样的兴奋,他的神情自然也古怪之极,那少女一个转身,变成了背向着他。但那反倒使刘子固松了一口气——那少女如果一直逼视着他,只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昏死过去!

  少女的背影窈窕,比正面更诱人,他想起比他年纪大的同伴所说的一些男女间的事,不免有点脸红耳赤,他不想被少女当作是儇薄少年,但是双脚却不由自主向前移动,进了店堂,先咳嗽了一声,少女转过身来,眼神令他心慌意乱,结结巴巴:“有……好扇子吗?”

  少女扬声:“爹,有人要买扇子!”

  少女的声音还在店堂中荡漾——本来阴暗的店堂,彷佛艳光四射,但也立时又更阴暗,少女走了进去,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

  扇子没有买成,刘子固走出来,在可以看到店铺门口的街角,痴痴地等着,看各种各样顾客在杂货店进进出出,少女一直没有再在店堂露面,一直到上了铺,他才怏怏回去。

  当晚,翻来覆去,只是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托着头想那少女白裹透红的俏脸,不一会倒也睡着了,奇的是,竟没有做梦。

  第二天一早,他又到那街角去等,天可怜见,皇天不负苦心人,那中年人离开了杂货店,他看到她在店堂里,站在柜台后面!

  刘子固心头狂跳,深深吸了几口气,胸口隐隐有点生痛,再用力在胸口拍了几下,鼓足了勇气,一步一步向前走,来到店铺门口,他已经冒汗冒到了脚底,口水也不知吞咽了多少口,终于在汗水令他视线模糊的情形下,他走进了店铺。

  他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张俏脸——实际上,只是那一对明澈的大眼睛,大眼睛黑白分明,对准了他,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可是那对大眼睛分明在对他说话,在问他进店来干甚么,他支吾着,不知说了些甚么(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甚么,人家当然更不懂)。这时他听到了实实在在的声音:“我爹不在,是不是等他回来?”

  她的声音那么温和,那么悦耳,像是一副最好的清凉剂,令他在极度的燥热之中宁静下来,他气息畅顺了许多,也把她看得更清楚,简直是看了个够,从一头青丝到白嫩的俏脸,看到浅葱绿的夹袄,月白色的裤子,和小巧的葱绿弓鞋,他一面看,一面回答:“不必!不必!随便你……说好了,我不会还价!”

  少女抿嘴一笑:“那你究竟要甚么啊?”

  那一笑,令他整个人像是跌在云团上,有一种摇摇晃晃,不实在的感觉,他竟然大胆地指向她的脸颊——刚才她一笑时,颊边现出了一个极可爱极甜的酒涡,在那个小小的酒涡里,像是有着醇酒,令他心醉,他道:“买……一些胭脂水粉,就是你……用的那种!”

  少女嘟起了嘴:“我可没搽甚么胭脂水粉!”

  他有点手足无措:“随便包一些……”

  少女又笑了一下,多半是觉得这样的顾客太有趣,所以笑得十分自然,他痴痴地看着,她又觉得这个少年顾客的目光有点古怪,像是两团灼热的火,叫人不敢接触——也不是不敢,而是和他的目光接触了之后,就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彷佛连包惯了纸包的手指,也会变得僵硬和不灵活。

  所以,她知道人家的眼光一直盯在她的身上,她却一直避开,只是挑了几种胭脂水粉,分门别类地包着,包好了,伸舌头出来,在纸包的一角舐一下,把纸角舐湿了,轻轻一按,好叫纸包不散开来。

  当她第一次做这个动作,小小的舌尖自她的樱唇中透出来,舐向纸角时,盯着她看的刘子固,整个人像雷殛一样震动——他绝对没有在她的动作上联想到任何事,他还太少去真正了解男女间的事,根本无法作任何实际上的联想。

  但是,她那要命的动作,又的确,使他全身都感到异样的震动——和那晚上带来异样快感的震动一般。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刘子固看得汗涔涔下,可是却又说不出来的舒畅。共是四包,少女往柜上一放:“五百文!”

  刘子固连声道:“是!是!”倾囊以赴,取了货,付了钱,没有理由再留在店铺中,他一步一步倒退着走出了店堂,心跳得怦怦响。

  回到了住所,他把纸包的那一角,曾被她舐过的那一角,紧贴住自己的唇,闭上眼,想象着自己的唇印在她唇上的情形,他简直不克自制,喉间发出了怪异的声音,气息急促。一个纸包又一个纸包,每个纸包都曾经她舌尖的轻舐,他愿意自己化作那些纸张!

  迷迷糊糊过了一天,第二天,他又等到了中年人离去,奔进了店堂,他和她互望着,他又把她看了一个饱,实实在在人在眼前,比闭着眼来想好了不知道多少,他吸了一口气:“昨天……的那些,我还要一份!”

  她没说甚么,又开始包纸包,他悄悄吞咽着口水,看她丰满的嘴唇张开,舌尖柔滑地吐出。

  她把四个纸包推过来,声音很低:“不必给钱了,昨天我要了你双倍钱!”

  他喘着气:“其实我也不要甚么胭脂水粉,我只是想看到你!”

  她低下头,他大胆地碰向她的指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