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甄后

  在许多讲前世和今生的男女纠缠关系的故事中,这一篇最是诡异,原文颇长,只取了甄后忽然兴之所至,与以前的情人相会的一段,而袁公度其时不知已历几世,变成了普通之极的一个书生。甄后的故事在三国演义中十分轰动,本来也是小说中人物,却被利用来写成了另一个故事,故事中还论及曹操父子,涉及甄后由于美丽而在威势赫赫的男人手里传来传去,自然,都删去了。

  ***

  刘中堪只觉得头十分沉重,向下垂,像是一直要垂向无底深渊,他咬紧牙关,用力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下,才使得头脑略微清醒了一些,望着摇曳的烛火,他不禁苦笑:为甚么同样的人,同样的书,人家读上几遍就能朗朗上口,他就算读上一夜,到第二天一早,脑中就会一片空白?

  他不相信自己笨,一定是睡觉的时候有甚么怪异的事发生,使他的记忆消失,或许就是那些怪异莫名的梦。昨晚上的一个梦,他就梦见许多艰涩的古字,个个都在字角上长出了手,手中都握着明晃晃的刀,不断地刺向他的脑袋,每刺一刀,就是一下剧痛,可怪的是,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汗,当他终于挣脱了噩梦而醒过来时,一头是汗。

  梦醒后,他定了定神,想在黑暗中把临睡前念熟了的那篇古文再背诵一遍,可是却一个字也想不起来,而他在感觉上,像是整个脑子都被掏空了一样。

  所以,今晚他发了个狠——不睡,看到了雄鸡三唱,天下大白时,会不会再不记得读过的书。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远处的更点声传来,彷佛三更,他又吸了一口气,奇怪,好香!书房里没有甚么东西会那么香,而这种香味,以前也从来没有闻到过,突如其来,满室都是那种浓淡适中,不必特意去闻,就会自然从三万六千个毛孔中钻进去,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

  他感到有点怪异,慌慌张张站了起来,想去寻找香味的来源。

  烛光只及书桌,书房的其他地方,烛光所及,只是黯淡昏黄的一片,看不清楚甚么,他感到口唇有点干,伸出舌头来,舐了一舐,在舌尖上,似乎也感到了有异样的香味,那令他发出了几下心满意足的“唔唔”声,突然,他看到自己的影子投射在对面的墙上——有强烈的光芒自他的身后发出!

  所有的倦意,一下子一扫而空,他急速转过身来,实实在在呆住了!

  他书斋并不大,但这时眼前却是极明亮的一大片,书斋的空间,做了不知多少倍的扩展,在那一片明亮之中,人影绰绰,由于他乍一面对光亮,不是看得很真切,但可以肯定,来的全是女子,蓬松的发髻,阵阵的幽香,玉佩和镯子在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好像从很远的地方来,可是又一下子到了眼前。

  他看清楚了,他,刘中堪,二十多年的生命之中,从来也未曾见过那么盛装的美人!那是甚么装束?应该是宫装,那么多的配饰,看来隆重之极,把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更衬托得令人不敢逼视——可是却又忍不住不去看,而只是看了一眼,才和那一双黑白分明,不知有多深,不知有多媚的大眼睛目光相触,他就不由自主张大了口,好准备让自己的心从口里跳出来,免得在剧烈的跳动中把胸口撞破。

  他真正感到吃惊,美人后面跟着的那些人,看来全是婢仆,他也无需去注意,只觉得膝盖不由自主的发软,竟自然而然拜伏在地,不敢仰视。

  不敢仰视,只要睁开眼,还是可以看到眼前的情景,他看到美女到了自己的身前,半侧着身蹲了下来,当她这样做时,柳腰款款柔柔地摆动,令他有一阵昏眩,以致那一双莹白柔软的手是甚么时候伸到他身前来的都不知道。

  那一双手,他盯着尖纤的手指看着,那一双手竟然握住了他的手,他身子微微发颤,脑际干得像火烧,想讲些甚么,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那美人笑,笑声如同甘霖一样滋润人心,她的语声亲切而随和:“快起来,这回倒对我那么有礼了!”

  刘中堪陡然一怔:美人这样说,是甚么意思?他抬起头来,美人正蹲着身望向他,两人的鼻尖相距至多三寸,美人樱唇微颤,欲语又止,似笑非笑,眼神之中,有着令人心醉的怜惜,令他心中陡地一荡,全身发热,胆子也大了些,他反握住了美人柔软的手,甚至还轻轻搓捏着,神情仍多少有点惶恐:“这话,从何说起,你……天仙一般,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又怎会对你无礼?”

  美人笑靥如花:“起来再说!”

  她盈盈站起,他也跟着站起来,他仍然握住她的手不放,她也没有挣脱的意思,那又令他心头狂跳,更乘机挨近了些,美人瞟了他一眼,那种眼光,叫人连小脚趾都会发酥!

  美人颐指气使,跟来的婢仆迅速排案整席,酒菜齐备,那些器具,刘中堪连想都未曾想到过,精美得令人目眩,可这又实在放在眼前。当他和美人面对面坐下,美人把一盏美酒捧到他的面前时,他心中暗道:“还是进入了梦乡,不过今天这个梦比昨天好得多,这样的梦要是每天能做,神仙也不过如此了吧!”

  他一口喝干了酒,向美人望去,看到美人妙目流盼,也正望着他,他又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美人低叹一声:“我只不过到瑶池赴了一次宴……对了,你已经历了几世,甚至都记不得了!”

  他又惊又喜,紧张得牙关发颤,所以讲起话来也断断续续:“莫非……我们……前几生……竟然是相识?”

  美人笑,笑得又腻又荡,又甜又醉,又媚又艳,这个笑容,倒像是唤起了他心中遥远的记忆,但实在太遥远了,遥远得他完全记不起来!

  他的神情更恍惚,美人忽然又笑起来:“你曾为我遭罪,所以我心中不忍,今日之会,算是——”

  他已急捉住了她的手:“你是——”

  美人垂下眼睑,声音更甜:“我是甄氏!”

  他张大了口,美人陡然睁开眼来,自她的眼中,似乎有两道灵光直照向他。他张大口,本来是茫然不知所措的神情,但剎那之间,灵光闪进了他的脑际,他明白他十几世之前是甚么人了!

  三国,那还是三国之前,魏蜀吴的鼎立形势还未形成,他袁家的势力大得可以遮天,甄氏这个美女……淹没了的历史,忽然变成了事实,他甚至可以记得,美人雪白的胸脯上有一颗小小的、鲜红的痣,他曾不止一次吮舐着那颗红痣,听她发出低吟声!

  他又大口喝了一杯酒,美人已倒向他的怀中,那么自然,美人的盛装一件一件卸下,发髻抖开来,乌黑的头发披散在雪白的肩头上,小红痣当然在,他也就习惯地用舌尖去舐它,美人发出的呻吟声,也是那么熟悉。

  他不让烛火熄灭——以前一直是这样的,在华丽的卧室中点上几十支巨烛,在明亮的烛火下,她雪肌玉肤会映出令人目眩的艳光,单是望着,搓揉着、抚摸她的身体,已几乎可以令人疯狂!

  她也和以前完全一样,懂得如何以她的身体,替他带来无穷无尽的欢乐。

  所不同的是,在热烈而疯狂的燕好之中,他总不由自主会想及过去的事,城破,兵败,美人归于敌将,想象美人在别的男人怀中婉转承欢,他有点咬牙切齿,也格外疯狂。

  第二天,他不能确定是梦还是真,半分也不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