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


  §木雕美人

  这则记载原文不过一百二十字——真正只能算是记载,不是故事。但是细看下来,却又有大可铺排之处。“聊斋”中这一类记载极多,可以化成千百种几乎完全不同的小说,是一种十分有趣的现象。而这则记载也很有诡异之处,更值得将它化成小说。

  ***

  泺河岸边的大道上,人来马往,是通向济南的道路,各色人等都有,河边上还搭有许多茶寮,配合着河上的来往船只,繁盛热闹,人声鼎沸,所以当两个公差吆喝着向前飞奔而来,路上的行旅纷纷向路边闪避时,引起了一阵暂时的混乱。

  两个公差,一个手中扬着闪亮的钢刀,另一个则挥舞着黑沉沉的铁尺,一面奔,一面叫:“前面带狗的那汉子,站住!”

  前面路上,还有些人在赶路,确然有一个汉子,背上负着一个相当大的竹子编成的箱子,手中牵着两头大狗——那两头狗好大,一黑一黄,光光的耳朵竖得老高,足到人腰际。

  公差追了上来,如临大敌,忽地身形一闪,已经一前一后,拦住了那汉子的去路。路上所有行旅都停了下来,在两头,有喜欢看热闹的,还向近处挤过来,不消片刻,自然而然,把汉子和两个公差,围在路中心的一大片空地上。

  两个公差因为刚才奔得急,所以一停下来,气咻咻地,一时讲不出话,而那汉子,则一脸错愕的神色,望着公差,他牵着的那两头大狗,陡然一起狂吠起来,白森森的牙齿,看来极其骇人,两个公差,都不由自主,后退一步。要不是那汉子用力拉住了两头狗,只怕公差手上,虽然一个有刀,一个有铁尺,还是免不了要吃眼前亏。

  汉子不但拉住了狗,而且连声吆喝,不令大狗再吠,大狗的脖际,仍然发出可怕的“咕咕”声,看来它们保护主人的决心,十分坚决。

  汉子本来想握拳行礼,但又怕自己一松手,大狗会咬人,所以只好不伦不类地举手为礼,声音镇定,语调也十分抱歉:“两位公爷,有何见教?”

  这时,两个公差也缓过气来,手执钢刀的那个,刀尖一伸:“有人告你拐带女童!”

  汉子睁大了眼,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摊着手:“拐带女童?女童又在哪里?”

  拿铁尺的那个,向汉子背上所负的竹箱子一指:“就在里面,有人见了的!”

  汉子吁了一口气,满脸都是笑容,旁观的人都大是讶异,拐带人口,其罪不小,难得这汉子,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他一面笑,一面道:“看到的人弄错了,我这箱子里,倒真是有人——”

  他讲到这里,故意顿上一顿,所有人更是又惊又气,不知他这样说是甚么意思,两个公差,也大为紧张。却见那汉子不慌不忙,先拍着两头大狗,令两头狗在他身边蹲了下来,再解下背上所负的竹箱。

  一时之间,人人都屏气静息,想看他拐带的,是甚么样的孩子,等到他缓缓揭开箱盖,倒有一大半人,发出了“啊”地一下惊呼声!

  竹箱之中,果然有两个孩童在!一男一女,看身形,约莫两三岁,全躺着不动。可是在“啊”地一下惊呼声之后,却又人人屏住了气息,因为光天化日,阳光普照,人人都可以看得十分明白,那女童——其实并不是女童,而是眉目如画,标致之极的一个美人!

  这时,连公差也胡涂了,想喝问那汉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由于惊诧太甚,所以张大了口,却发不出声音来。其余的围观者,更是惊疑不止。

  那汉子笑吟吟四面一看,伸手,先把那只有两三岁孩童高大的美人,自竹箱中取出来,汉子的手很粗很大,可是当他抚摸那小美人之际,动作却极其轻柔,看来令人有心醉的温馨。

  这时,那两个公差,和不少人,都已经看出来了,他们都一起叫:“木雕的!”

  那汉子不说话,手仍在木雕美人身上轻抚,陡然之间,所有人都呆住了,那木雕美人,不但扬手扭腰,而且美目流盼,秋波横溢,竟比真的美人还要多上几分艳光,看得那两个公差也傻了眼,其中一个鼓起了勇气,才喝了一句:“这……这是甚么妖法?”

  汉子摇头:“不是妖法,公爷,这是异邦巧匠所制,一切和真人关节无异,说她是木雕的,当然对,但说她是人,又何尝不可?”

  公差挥着手,那汉子的话,不是很容易听得明白,但却有一股极度的诡异感,令人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只想快快把事情结束。

  那公差道:“既是木头人,一定是告发的人看错了,你继续走你的路罢!”

  那汉子笑着,侧着头,这时,在他身边的木雕美人,朱唇轻启,像是在说话,他也像是在侧首细听,围观的人虽多,却静得出奇,没有别人听到木雕美人讲了些甚么,那汉子却在听了一会之后道:“小美人说,既然大家都见到了她,也算是有缘,她要为各位表演点玩意儿让各位评赏!”

  那汉子这样说的时候,小美人向四方盈盈下拜,体态动人,虽然明知那是木雕的,可是也有叫人想入非非的能力,两个公差不知如何才好,围观的已经轰然叫起好来,那汉子自竹箱中,取出了两小幅锦绣,吆喝着,领两头大狗起来,把锦绣披在犬背上,轻轻抱起小美人,往犬背上一放,伸手在狗屁股上,拍了一下,那大狗就来回奔驰,像是骏马,而在狗背上的小美人,先是稳稳地骑着,接着,突然身子一长,竟变得站到了狗背上,这时,狗已越奔越快,可是小美人不但站得稳,而且还在狗背上,向路人招手致意。

  所有的人都看得呆了,小美人的花样更多,身子向旁陡然一侧,人人都以为她要跌下来了,她却又灵巧地藏进了狗腹之中。

  路人之中,有懂得骑术的,忘情地叫了起来:“蹬里藏身!这一式叫蹬里藏身!”

  所有的人,都看得“啊啊”地发出声响,都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事实,可是一切又呈现在他们眼前。

  约莫一炷香时分,那汉子一声吆喝,奔驰中的大狗,立时停下,汉子走过去,扶住了木雕美人,用一幅丝巾,在她俏丽的脸上,柔柔地抹着,彷佛木雕美人正在香汗淋漓,汉子的口中还不住地说:“辛苦了!辛苦了!”

  围观者的惊诧声,赞叹声,简直已成了一片汪洋大海,两个公差也忘了自己是干甚么来的了,他们瞪着竹箱中另一个木雕人:“这个……也一样?”

  汉子道:“这个……差一点……”

  说着,他将另一个也取了出来,那是一个男人,将之放在另一头狗身上,陡地扬声:“来一出昭君出塞!”

  两头狗,上面骑着两个木雕人,那木雕美人垂着头,偶尔抬头一下,眉目之间,竟大有幽怨神态,有时朱唇微启,事后竟有几个人,坚持说他们听到了小美人的叹息声:昭君出塞,自然不免长嗟短叹!

  所以看到的人,都忘了那是木雕人,而把她当做真正的美人,一直到那汉子将两个木雕人都放进了竹箱,合上了箱盖。

  站得近的人,包括那两个公差在内,都彷佛听到那汉子喃喃自语,说了几句话:“女人,只要你真心真意对她,木头的也会变活人!”

  汉子是不是真的这样说了,也没有甚么人去对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