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偷桃

  这个故事十分奇特,记述的是一个魔术师惊人的表演。表演过程之精彩,可以说是写魔术师的故事中最出色的。而且,绝未在故事结尾中揭露真相,只写过程,在小说的创作方法上,这是十分罕见的一种,各方面都配合得佳妙之极,不但可以化为现代化的小说,甚至可以作为一部电影的题材!

  ***

  上元佳节,藩司衙门前的广场上,万头攒动,天子尚且与民同乐,地方官自然也要装模作样一番,几个大官全都在高台上列座,台下是黎民百姓,几处空地围着绳索,空地中百戏杂陈,有的在练武,有的在翻筋斗、吐火、吞剑,好一派升平气象。

  人丛中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花里胡哨的大姑娘小媳妇,水灵灵的眼睛四下瞟啊瞟,引得浮华子弟发出一阵一阵的口哨声,她们的娇笑声也就格外诱人,有在大人肩膀上的小孩子,伸长着颈,看着对他们来说,一切全那么新奇热闹的环境。

  也有衙役的吆喝声,把不守秩序的人赶开去,台上似乎正有大官在高声说甚么,可是除非是在台上,不然,谁也不能透过嘈杂的人声,听到他在说些甚么,只能看到他的手在摆动着。

  突然之间,嘈杂声开始静了下来——先从高台附近开始,所有的人都不再发出声音,然后,静寂像是向外扩散的水波一样,一圈圈扩开去,直到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忽然静得近乎鸦雀无声,这是一种十分诧异的情景,甚至令人心悸,所以在寂静维持了极短的时间之后,就有此起彼落的孩子哭叫声。

  接着,台上传来了嘹亮的语声,人人掂着脚,伸直了颈,望向台上,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老人,挑着一副担子,带着一个矮小瘦弱的孩子,正在台上,向着一个大官,他声音不高,但是既然四下变得那么静,也就有很多人听到他的话:“大人命小的取桃子?哎,坚冰未化,天寒地冻,桃树连花都还没开,哪来的桃子?”

  大官的声音自然更威严:“你自称有颠倒生物之能,怎么又推三阻四?”

  老者转过身来,台下众人这才看清了他的脸面,只见他愁眉苦脸,搓着手,望向身边的孩子。

  这时,所有人都望着台上,看这老者怎么应付长官的命令——老者显然是外地来跑码头的,大众也就无可避免地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心理——看到和自己全然无关的人受点苦,就会快乐,这似乎是人的劣性之一。

  老者先是长叹了一声,叫着那小孩子的名字:“八八儿,怎么办呢?”

  八八儿看来十一二岁,干瘦得可以,可是眼睛又大又明亮,透露着十二分的机灵,他的声音还带着孩童的尖利:“人间是找不到桃子的了,说不得,只好到西王母的园子里去偷!”

  他说着,手向上指了指——这一来,大家更加屏气静息,等着看下文。

  老者又长叹一声:“你敢去?”

  八八儿向那一列高官指了一指:“不敢也得去,不然不知会捱甚么罚?”

  上面一列衙役,齐声大喝:“妖言惑众,打五十大板,打得你皮开肉绽!”

  老者和八八儿都缩了缩头,老者万般无奈,在担子前坐下,伸手在担子中抄起一捆绳子来,向上一抛,剎那之间,几千人齐齐发出了“啊”地一下呼叫声,台上几个大官之中,有沉不住气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老者向上抛出的绳子,竟然笔直向上,升了上去,越升越高,只听得大盘绳子,由于不断在向上升,发出嗖嗖的声响,绳子极细,一大盘,不知有几千百丈长,人人抬头向上看,面越仰越向上,直到绳子的一端伸进了云层之中——春寒料峭,彤云密布,只怕明天就会有好大一场雪!

  那时,啼哭的孩子虽然张大了口,可是并没有哭声传出来,而他们张大了口,也不是为了想哭,而是为了极度的惊讶。

  一直到整盘绳子都升上了天,绳尾离地尺许,飘飘荡荡,八八儿愁眉苦脸:“绳子那么细……要是爬到一半,绳子断了怎么办?”

  老者长叹一声:“现在想不爬都不行了,你没听公差刚才的吆喝?”

  八八儿陡然转身,向各人行了一礼,童稚的声音,听来有一种难言的苍凉:“各位父老叔伯,我八八儿只好献丑了!”

  他攀着绳子,身子敏捷之至,向上攀去,初初看来像是一只猴子,但由于越攀越高,他的身体看来也渐渐缩小,到后来,竟像是悬在蜘蛛丝上的蜘蛛。在人人目定口呆、屏气静息的情形下,八八儿的身子,已经隐进了云层,看不见了!

  几千人一起仰头看着天上,已经发生的事已足令人惊讶的了,可是人心不足,还总希望看到更多的、更新奇的刺激。

  在寂静中,老者叫了一声,双手伸向上,人人都看到,天上有东西落下来,来势极快,老者双手伸向上,所有人都看到了,在天上落下来的,是一个桃子!好大的桃子,竟是有海碗那么大,红艳艳地,像是一碰就会有又香又甜的蜜汁溢出来。

  老者接住了桃子,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呈给了那个大官,那大官接过桃子来,神情古怪,各个大官传看着那大桃子,啧啧的赞叹声不绝于耳。

  而就在这时,老者和许多人都发出了一下惊呼声——笔直伸向天空的绳子,突然不知在甚么地方断了,向下落了下来,在地上堆成了杂乱无章的一大堆。

  老者捶胸顿足,声音凄厉,震得人人心头生寒:“完了!完了!八八儿偷王母仙桃,叫人发觉了!”

  他双手伸向天,脸也向天望,那种无助的神情,令人人看了心酸——陡然之间,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叫声!又有一团东西自天上落了下来,将落近地上时,人人都可以看清楚,那是一个人头——就是八八儿的头,双目紧闭,了无血色!

  老者惨叫一声,扑向前,把人头接住,用衣服包起来,哭叫的声音,令许多心肠软的人,都陪着他落泪,他仍然仰脸向天,老泪纵横,像无数心中凄苦之极,在人间已不可能得到任何帮助,只好向苍天作毫无希望呼叫的苦人儿,他叫着:“身体呢?你们杀了他,为甚么只还我他的头?我儿的身体呢?”

  所有人又发出惊呼声——空中又有东西落下来,那是一条胳膊,然后,是一条腿,然后,又是一条胳膊,再是一条腿,最后是一个瘦瘦小小的身体。

  所有人都觉得遍体生寒——不是由于北风呼号,而是眼前他们见到的景象,实在太令人震慑,每个人都连大气都不敢出,在一下一下的惊呼声之中,是那老者那种听来撕心裂肺的号哭声:“可怜父子两人,在江湖上混口饭吃,谁知落得这样下场!”

  他把空中落下来的肢体,一一接住,放进了担子,用布覆盖,从台上的大官开始,银块、元宝,大大小小的碎银、铜钱,也在他的悲呼声中抛掷进另一个担子里,很多人挤不近来,就把钱银交给前面的人,一个个传递到了老者的担子中,竟没有人在中途把钱银吞没的!

  担子中几乎堆满钱银了,老者作了一个四方揖,向各人致谢,抓住了布,大喝:“八八儿,还不出来道谢?”一抖手,揭开布,八八儿一个筋斗,翻了出来。

  几千人的呼叫声盖过了一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