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恒娘

  聊斋故事题材包罗万有,不单是狐、鬼。这一篇,在聊斋故事中极有名,写的全是男女之间的心理战,有趣之极。

  这篇的原文相当长,自然不是“翻译”,而是全盘改写。

  ***

  躲在院子的一角,她泪水泉涌,可是却又紧咬着牙,不哭出声来。手绢早已湿得可以绞出水,忽然,她抬起头来,还未曾看清站在近前的是甚么人,就听到了一个十分柔和的声音,略带责备:“整天只知道哭,难怪洪先生不喜欢你!”

  她抽噎着,抬起头,泪水令视线模糊,她只是依稀辨认出,那是新来的邻居,他们搬来的时候,曾做过礼貌式的拜访——丈夫姓狄,布商,妻子的名字……她由于心情的哀伤,不是很记得了,这时她嘴唇掀动着,无法叫出对方的名字。

  对方先开口,熟稔地轻握住了她的手:“我叫恒娘!不记得了?”

  她又一阵心酸,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大颗眼泪涌出,视线清楚,她看到院子的一角,围墙倒了一片,恒娘自然就是从那里跨过来的。

  恒娘的声音十分柔和动听,可是讲的话,对她来说,却极其刺心:“像你这样美丽的小妇人,哭得那么伤心,原因只有一个:为了男人!”

  她又抽噎着,点头。恒娘轻轻提起了她的手,衣袖褪下,露出了雪白的一截手臂。恒娘称她为“美丽的小妇人”,一点也没有错,她,洪大业的妻子,看到她的人没有不说她美丽的。这时,她莹白的手臂,在阳光下看来,有隐现的蓝色的血管,那样柔滑,那样鲜嫩,使人忍不住要去抚摸这如丝如缎的肌肤。恒娘的指尖在她手臂上轻轻拂过,令她全身酥麻颤抖,她睁大眼睛,现出疑惑的眼神。

  她的声音听来凄迷:“我,美?那为甚么他……只喜欢宝带?人人都说宝带姿色不如我,可是他……为甚么只喜欢宝带?”

  宝带原来是洪家的婢女,今年洪大业纳宝带为妾。

  妻不如妾!

  从此,她在丈夫的眼中几乎是透明,丈夫的眼神,甚至连投向她都吝啬!

  她这样躲起来呜咽哭泣,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丈夫的人和心,却都在宝带的身上,令她气愤郁结的是,没有人说宝带的姿色及得上她三分!

  恒娘叹了一声:“女人失去甚么,总有原因的,女人要得到甚么,也总得失去些甚么!”

  她有点听不懂恒娘的话,正想问,一阵风过,送来了一阵男女的嬉笑声,女的声音听来浪荡,男的声音听来欢畅。那是她的丈夫和宝带在嬉戏!

  她紧咬着下唇,神情凄苦,恒娘浅浅地笑,俯身在她的耳际说着话,她听得入神,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从那天起,她照着恒娘的嘱咐,甚至不梳妆打扮,蓬首垢面,一个月之后,她丈夫在她的身边经过时,甚至掩鼻,声音自然也粗鲁之至:“你看看你自己,像甚么?”

  她在等这句话,恒娘说过:等你丈夫这样说你时,你来找我!

  她看到丈夫搂着宝带进房间,不等有浪声浪音传出来,就急急跨过院子的破墙,见了恒娘,恒娘把她带到镜子前,她一个月未曾照镜子,这时,看到自己竟然像鬼怪一样,心中伤痛着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恒娘却咯咯笑着,按着她坐下来,冷不防,就扯下了她的上衣,她本能地双手环抱胸前,半遮住了饱满挺秀的双乳,用惊恐的目光望向恒娘。

  恒娘轻抚着她柔滑的肩:“我来替你打扮,你先好好洗一洗身子。”

  她双颊有点发红,点头答应。

  半个时辰之后,她美丽的胴体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蜂腰修腿,隆乳丰臀,看得恒娘“啧啧”连声,她还是第一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的身体——那不是淑女的行径!然而,这时她也为自己的身体而着迷!

  又半个时辰的妆扮,使她看来明艳照人,恒娘端详着自己的杰作,又在她耳际细细叮咛了一番。

  她从断墙跨过去,回到自己的家,才到廊下,她丈夫迎面而来,陡然站定,双眼瞪得极大,盯在她的脸上、身上。只有在新婚时,她才接受过丈夫这样的眼光,这时她身子发热,自然而然停了下来。可是,她又立即想起恒娘的嘱咐,一低头,飘起一阵香风,在丈夫的身边,擦身走了过去。

  等到惊愕之极得动作不怎么灵活的丈夫转过身来时,她已经闪进了房间,而且紧关上房门。

  惊愕之极的丈夫推门,推不开,敲门,门内一点反应也没有。刚才一瞥间那种美艳,化为一股无比的冲动,那是自己的妻子!那么美丽的妻子,是的,妻子一直美丽,一直能令他动心,可是,总少了甚么,单美丽不够,男人要多一点甚么,而妻子就是少了那一点,宝带却有。

  现在,他发现妻子和以前不同了,刚才那一顿,一低首,翩然掠过,那种风情,如果是在床上,就足以销魂,足以蚀骨!

  他用力擂着门,直到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不舒服,想先睡一觉!”

  他喘着气:“我等!我等!”

  他抓耳挠腮,在她房外徘徊。宝带扭着身子走过来,娇声问:“你在干甚么?”

  他望向宝带,用力摇了摇头,真不明白过去一年,自己在做甚么!瞎子都可以分得出是妻子美艳!他粗声喝道:“不干你事!”

  宝带双臂环向他的颈,这是一直惯了的,等到抱住了他,宝带的身子,就会柔软地贴向他,缓缓扭动,他就会异常兴奋。

  可是这时,他竟然粗鲁地拉开了宝带的双臂,厉声喝:“滚开!”

  她在房间中清楚地听到了丈夫对宝带的呼喝,也听到宝带还在委委屈屈地发嗲,可是却遭到了更粗厉的呼喝。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心中想:怎么一切和恒娘所说的完全一样?

  恒娘的话又一次在她耳际响起:让他在门外等一两个时辰,然后放他进来,他会像饿狗,你要把自己当做是饿狗的口中之食,不管他要怎样,你都要答应,女人没有甚么不能忍受的,若是真要坚持些甚么,那就一定会失去些甚么!你要逗他,可是一定要让他得到,记着我的话,千万别再像以前!

  她想着想着,想起丈夫像饿狗一样冲进来之后的情形,身子不禁发起热来,感到双颊发烫,双手握着,看着镜子中,眼波流转,竟有点不克自制。

  门外,丈夫的声音听来如烈火一样在烧:“娘子,求求你,让我进来!”

  她的声音听来简直叫人窒息:“找宝带去,你眼里哪有我!”

  丈夫在哀号:“只有你!从此之后,眼中只有你!”

  她满意地笑,虽然她自己按捺得咬牙切齿,但还是照恒娘的吩咐,硬是一个时辰之后才打开门,她的丈夫果然像饿狗一样扑进来。

  她几乎没有被撕碎!她愿意被撕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