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 > 聊斋新编 > 上一页    下一页


  §陆判

  聊斋故事之中,有许多是为人所熟知的,“陆判”可算其中之一。这个故事的原文相当长,这里是取其中的几点。最有趣的,自然是阴间、阳间的随意突破,生死界限几乎不再存在,设想奇绝。在故事中,也可以看出古人认为思想由心产生的这种观念,所以换心可以聪慧,换了头思想不变。这种“手术”的设想,至今仍然大胆新奇之至。

  ***

  少了朱尔旦豪放爽朗的笑声,气氛一样热烈,因为大家在讨论:朱尔旦是否大胆到真能把阎王殿上的那具判官“请”来。

  在你一言我一语中,大有一提起阎王殿,就脸上变色者在。十殿阎王,判官小鬼,牛头马面,一尊尊都塑得栩栩如生,白天走进去,传统的精神压力和森严的景象,都会令人感到阴风阵阵,幽明阻隔,阴阳分界,都那么神秘不可测,人死之后必然要进阎王殿去果报分明一番的观念,都会叫人自心底深处栗然,所以也就连气息都要放缓。何况如今已是午夜,更何况是那一尊判官像——绿脸红须,最是狰狞可怖!朱尔旦居然口出狂言要把它“请”来!

  许多人对一个,打了赌,要是朱尔旦真有这个胆子,大家轮流请他豪饮,要是他不敢,自然也得轮流请客,有人料定朱尔旦必输的,算算朱尔旦得花多少银子,彷佛已看到了他垂头丧气的样子。

  然而,没有多久,所有人全静了下来,朱尔旦一步跨进来,双手环抱着一尊比常人略高的塑像,放下,将塑像转过身,面对众人,他若无其事地哈哈大笑,所有人不但出不了声,且有脸青唇白,全身发抖的!

  虽然灯火通明,判官塑像也离了庙,人也多,可是判官实在太狰狞,那一对凸出的眼睛之中,闪耀着夺命追魂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背脊上像有许多虫在爬一样地不自在。

  好一会,才有一胆子较大的开了口:“我们……认输,你把……判官请回去吧!”

  朱尔旦哈哈大笑:“既然来了,岂可无酒!拿酒来,我和判官对饮!”

  那人咕哝了一句:“你……饮吧,我们……失陪了!”

  各人闪的闪,躲的躲,转眼之间,都溜走了,朱尔旦骂:“胆小鬼!”

  他大碗酒喝下肚,大碗酒在判官面前,洒向地,直到天色将明,才拦腰抱起塑像,脚步不免有点踉跄,可是胆气更豪,哼着小调,把塑像送回了阎王殿。

  一连几天,各人心悦诚服,轮流宴饮,朱尔旦酒醉饭饱回家,有时未能尽兴,兀自独酌,听更鼓声,正是三更,门外忽然有沉重的脚步声渐渐移近,竟连地面也似在隐隐震动。

  门半开着,垂着竹帘,外面黑,看不真切是甚么人有这样异样的脚步声。朱尔旦不禁感到一股寒意,陡然起立,看到帘外影影绰绰,似有一条人影。

  他毕竟意态豪迈,一声长笑:“何不进来?”

  随着他的语声,竹帘“砉”然掀起,赫然便是绿脸红须的判官,大踏步走了进来。

  朱尔旦先是一凛,头皮发麻,双腿发软,遍体生寒,毕生未曾有过那种恐惧之感,他的第一个想法是:我死了!已经在阴间!不然,何能见到真正的判官?

  一想到自己已死,反倒定下神来——反正已经是那么回事,害怕又有何用?他一豁出去,再无惧意,哈哈笑着:“可是前几晚冒犯金身,现在来捉拿我归阴曹地府?”

  判官阔嘴一咧,笑容极为难看,可是却很真诚:“当然不是,那晚喝得不够,今晚再来!”

  朱尔旦喜得手舞足蹈,提起酒瓶来,每人先连干三碗,才问:“判官贵姓大名?”

  喝得急了,酒顺着判官的红须下来,他也不抹:“我姓陆,无名。”

  朱尔旦又举起了酒碗:“陆判兄,再干三碗!”

  陆判大声酣呼:“痛苦!痛苦!”

  朱尔旦和陆判成了好朋友,陆判虽然不至于每晚都来,但一个月总有十七八天到朱家来痛饮,朱家上下,吓得动都不敢动,朱夫人更是胆小。一次陆判走了,朱尔旦大有酒意,进房之后,见妻子脸色惊惧,就指着妻子大笑:“你容貌本来就不怎么样,这一害怕,更是难看!”

  妻子低下头去——她也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朱尔旦走向前,一把将妻子搂在怀里,手在她丰满的胸脯上恣意抚捏,由衷地赞美:“可是你的身子,却是美女中的美女!你自己看,多么白腻诱人!”

  他的手向下移,妻子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莹白柔滑,如丝如缎,如玉如璧的女体,在闪耀不定的烛光下,闪起一片令丈夫血脉偾张的光彩,妻子也尽量把自己身体的美好处,向丈夫呈现。

  第二天晚上,午夜过后,陆判没有到,朱尔旦在书房睡着了,朦胧中,忽然觉得胸口有点凉意,睁开眼来,看到的景象,令他想直跳起来,可是却软得一点气力都没有,他想大叫,但他对自己和陆判友情的信心,使他镇定下来——他看到的是,自己整个胸膛都打开着,陆判正捧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心,放进胸口去!

  朱尔旦的声音还是不免有点发颤:“陆兄,你自然不会害我,可是你在做甚么?”

  陆判神情严肃,说着话,手上一刻不停;把人心放进去之后,将打开的胸口合上,伸手在上面抚摸,伤口随摸随合,了无异状,他说的是:“找了一颗极聪慧的心,心窍剔透玲珑,替你换上,可使你文思大进,博个功名!”

  等他说完,缩回手,朱尔旦坐起身,像是甚么也未曾发生过一样,他陡然之间想起一件事来,疾声问:“人心可以换,人头能不能换?”

  陆判笑:“要换,自然可以!”

  他侧着头,打量着朱尔旦,朱尔旦双手乱摇:“不是我,嗯……我妻子……体形……大佳,可是容颜……”

  他结结巴巴说到一半,陆判大笑:“我明白了,等有好的,我替你留意!”

  朱尔旦喜得当晚捧着妻子的丑脸胡言乱语,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些甚么。第二天酒醒,略微记得些,也没存着太大希望,倒是换心之后,文思大进,出口成章,人人都惊讶不已。

  过了一个来月,四更天时,朱尔旦骤然惊醒,只见陆判胸前全是血,手中挽着一柄锋利之极、刃口雪亮的长刃,已直闯了进来,一手拉起朱尔旦,一刀已向仍在睡乡中的朱夫人颈际切了下去。

  朱尔旦张口结舌,陆判动作快绝,随手抛开切下的头,自怀中提出另一颗血迹斑斑的头,向无头身子的脖子上按下去,手在头上的衔接处缓缓抚摸,低声喝:“快取水来洗血污!”

  朱尔旦没口答应,等他取了水来,看到陆判已然不在,妻子坐着,一脸血污,也看不出是甚么模样,他忙用面巾一把一把抹拭着,才抹了两把,就看到星眸流转,口角带春,朱唇欲语,鼻孔翕张,美得连替她抹脸的手,也在发颤。

  可是美丽的脸庞上,却充满了迷惘的神情,一开口,声音娇甜:“夫君,为甚么替我抹脸?”又吃惊地叫:“怎么全是血!”

  然后,用手在自己脸上抹着,惊惶更令她的美丽增加了楚楚动人。

  朱尔旦作手势,妻子望向他,血已全抹干净了,他温柔地缓慢地贪婪地吻向她诱人丰满的朱唇——这是他们夫妻间以前从未有过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