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倪匡作品集 > 怪力乱神短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杀人之后

  人类的行为之中,有相当一部分十分可怕,杀人,大约是其中之最了。杀人这种行为,是如何形成的,颇值得研究,原始人之间,必然也已有了杀人的行为,最早,可能只是为了争夺猎物的误杀,等到发现杀了一个人之后,那个人就在也不能和自己争夺什么时,杀人的行为就形成了!

  杀人已经成了最严重的罪行,“约法三章”之中,第一就是“杀人者死”!

  杀人者死,所以杀人者就一定要千方百计地逃避杀人的罪名。

  ***

  他决定要杀人已经很久了,之所以迟迟未曾下手的缘故,是他想不出杀了人之后该怎么做。换句话说,是一个老问题,在许多充满智慧的中国俗谚之中,就有“杀人容易毁尸难”字句,形容杀了人之后的一个最难处理的问题!如何处理被杀的尸体呢?

  他曾考虑过,把它要杀的人,引到一处荒郊去,就把哪里当作杀人的第一现场,杀了人之后,就把尸体留在那里,由于地方荒僻,一年半载,不会有人发现,等到被人发现了,早已成为一副白骨,那么毁尸的这一关,自然也可以过惯了。

  可是,问题在于,他选了几处地方,都堪称理想,可是来回都相当费时间,考虑到杀人事件一发生之后,他必然成为主要的嫌疑人,所以也需要安排良好的不在现场的证据,那么,来回需要三小时的路程,就不是十分适合了,所以他还在犹豫。

  为什么杀人一旦成为事实之后,他必然会成为主要的嫌疑人呢?很简单,因为他要杀的,是一个和他关系十分密切的人。

  这个人和她的关系不但密切,而且还十分暧昧,他们两个人的年纪相仿,学历相仿,同样地左一个大机构工作,职位也相仿,这种大机构的中层职员,升级的机会十分高,堪称前途无量,而且虽然他们的年纪都不足三十,但是在社会上已经大露头角,早已自视,也被公认为社会的精英分子。

  自然,他们都是男性,而且风度翩翩——这也是他们暧昧关系的根源,一开始(他们说也不知道是如何开始的),是由于他们一起租了一个相当大而舒适的居住单位,由于他们的性格和生活习惯都十分相近,所以他们的“同居”生活,十分融合,应该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完全迷惘到了不知如何才好。他从来也不知道有同性恋的倾向,也曾在事后去和一个著名的心理医生详谈过。

  心理医生替他做了详细的心理测验,证明他只有极微的同性恋倾向——有这种倾向的人,绝大多数,终其一生,都不会真正发生同性恋的行为。绝少数人,会不幸遇到强烈的诱惑,而发生同性恋行为。

  而且,这条少数的不幸者,都会在事情发生之后,感到十分迷惘,感到厌恶。

  心理医生的分析,显然十分有理,因为他正处于这种情绪之中,而且越来越不能忍受——不能忍受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和他的同伴,那种形影不离的亲热,已经使得他们周围的人,都私下猜测他们两人之间的真正关系——虽然他们所处的社会阶层并不歧视这种行为,可是别忘记,他并不是真正的同性恋者,只是稍微有同性恋的倾向而已。

  而真正使他下定决心要杀人的是,他肯定了他的同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同性恋者。

  同一个心理医生曾警告过他,彻底的同性恋者,对感情的认真,远在一般正常人之上,同性恋者的妒嫉是疯狂的,没有理性的!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之间,他要结束目前的这种关系,他就会处左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之中,他的同伴会不允许他那么做。

  那就领得他非杀他的同伴不可,除了使得他的同伴变成死人之外,他有别的办法可以摆脱他的同伴。

  自然,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原因,是她的出现——和很多小说电影小说中所写的一样,她美丽成熟,而且富有至极,她是一个年轻的寡妇,十八岁那年,已经艳光四射,颠倒众生,结果,下架了一个比他年长五十岁的大富翁,到他二十四岁那年,大富翁寿终正寝,带着甜蜜之至的笑容去世,把所有的财产,全留给了她。

  大富翁的子女和其他的遗族不服,要求推翻大富翁的遗嘱,引起了连场诉讼,可是大富翁早有先见之明,在立遗嘱的时候,请了七位著名的律师,共同作证,证明他都是神智绝对清醒正常,立这样的遗嘱,完全是大富翁自己的意愿。

  于是,她胜诉,成了城中最富有的美女。而且,由于大富翁是这个大机构的重要人物,所以,二十五岁,美艳得叫人不敢迫视,肤光寒雪,身材佳妙得令男性喘不过气来的她,进入了董事局,而且负责实际工作,成为大机构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她的出现,简直令到大机构之中,每一个男性疯狂,人大多数没有自知之明,连两个“办公室助理”都在公然谈论:“要是能得到她的垂顾,那就好了!”“得到了她——等于得到了全世界!”

  他自然也曾这样想,不过他为人比较实际,偶然想一下,在有机会进入他的办公室时,也维持着十分恰当的男性矜持,十分得体。

  可是,幸运之神,偏偏就降临在他的身上。

  那天下午,在她的办公室中,在谈完了一件普通的公事之后,她忽然用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望定了他,他勉力使自己不脸红心热,也用礼貌的目光会望着她,两人在互望了一分钟之后,他几次用十分巧妙的小动作,暗示她有话只管说,而她,终于在轻咬了下唇之后,用十分低柔的声音说:“我其实十分寂寞——”

  她说到这里,双手伸向后,自后颈起,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这个动作,诱人至极。

  他已经无法自恃了。她忽然笑了起来:“今夜月圆!一个人作海上游,十分没趣!”

  他忍住了急速的呼吸,一字一顿地道:“我是一个十分够格的船长、水手——”

  他们又互望了十秒钟,聪明人是不必多说话的,他们的约会已经定下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