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非人协会系列 > 三千年死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所以,铁马寺中的人虽多,可是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只有悠悠的钟声和盘声,清脆的铃声,和几乎不可辨认的诵经声荡漾在空气中。

  金维背负那人,走了进来,经过了几个院落,再登上几十级石级,从一个圆拱开的门中,走了进去,眼前就陡地黑了下来。

  金维略停了一停,那是一个殿,佛像前香烟缭绕,佛像古老而庄严,身上的金箔,有的已经剥落,镶嵌的宝石,也因为年代的久远而失去了它原有的光采。有几个喇嘛坐着,在低声诵经。

  金维并没有打扰他们,在殿旁穿了过去,又经过一条长而黝黑的长廊,在那条走廊的两旁,有很多间房间,全是上了锁的,有的锁已经生了铜青,这些房间,全是坐关的喇嘛所住的,他们将自己禁闭在一个小空间里,长年累月地思索,探求真理和自我。

  金维终于来到了这条走廊的尽头,那是两扇半闭的木门,木门重厚黝黑,金维先在门口合十致敬,然后,慢慢推开了门,门内更黑黝,也更静。

  金维才进来时,几乎甚么也看不见,但是这里他也是来过的,进门之后,他反手将门掩上,贴着墙向前走了几步,脚尖碰到了一个蒲团,他就停了下来,他先将肩上的那人,小心地放了下来,放在那个蒲团之上,他本来想扶起那人的身子,令他坐在蒲团上的。

  可是,当他那样做的时候,那人却发出了一下痛苦的呻吟声来。

  自从进了铁马寺之后,那人还是第一次出声,那一下呻吟声,使得金维改变了主意,任由那人躺着,然后,他自己踏前一步,在旁边的一个蒲团上,坐了下来。这时候,他的眼睛比较能够适应黑暗了,他看到四壁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神像,屋中唯一发光的光源,是一尊较大佛像前面,发着黝红色水光的那一簇香头。

  就凭着那点光,金维看到了趺坐在佛像前的那位喇嘛,那位喇嘛坐着,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他就是众多神像当中的一尊,也不知道他是根本没有生命的,还是生命已进到了更高的,普通人不能企及的境界。

  当金维看清楚了那喇嘛之后,他不觉呆了一呆,那不是他要求来找的那位,而是一个他以前未曾见过的。但不论那位喇嘛是谁,他能够在铁马寺几个重要的地方之一静坐,那定也是铁马寺中,品级十分高,有着特殊才能的一位。

  金维缓缓吸了一口气,道:“有人病了,我需要帮助。”

  那喇嘛微微睁开了一下眼来,随即又合上,用十分平淡的声音道:“是人都会病的。”

  金维忙又道:“这个人有点特殊,我是在那座孤峰上找到他的,他和一头大羊鹰在一起,他病得很厉害,希望能够将他治好,再探讨他的来历。”

  那喇嘛又睁开眼来,金维看到他并不是望向自己,而是望向那个人。

  金维转头看去,只见那个人的上部,也露在外面,同样勉力睁着双眼,在望那喇嘛。

  那喇嘛慢慢站了起来,道:“我是贡加喇嘛。”

  金维立时伏下身子,向贡加喇嘛行了一个至高的敬礼。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贡加喇嘛,但是他却也知道,铁马寺的贡加喇嘛,是人们心目中的活佛,他庆幸一进来就见到了这位高僧。

  贡加喇嘛向前走来,来到了那个人的面前,在他瘦削的面上,每走前一步,他脸上惊讶的神情,就增加一分,当他来到那人的身前之际,他缓缓伸出手来,同时俯下了身子,在那个人的脸上,碰了一下。

  当他碰到那人的脸,即使是一个静修了数十年的喇嘛,也无法掩饰他心中的惊骇,他突然缩回手来,望着金维,一时之间,显然说不出话来。

  但是这种惊惶的神态,却是一闪即逝,他立时又转过身来,在他刚才所坐的那只蒲团之旁,取起一只铜铃,缓缓摇了几下。

  铜铃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门随即推开,一个较年轻的喇嘛,走了进来。贡加喇嘛低声道:“去请木里喇嘛来,快。”

  那年轻的喇嘛,也陡地震动了一下,他从来也想不到,会在贡加喇嘛那样有修养的人口中,听到一个“快”字的。

  他也知道事情一定极之不寻常,所以立时转身,急急走了开去。

  贡加喇嘛在蒲团上坐了下来,又对那人看了一回,才道:“我对于医治病人,并不是十分在行,但是木里喇嘛——”

  他顿了一顿,金维忙道:“是的,我知道,木里喇嘛最精医道。”

  贡国喇嘛点了点头,然后道:“是的,他不但能医人的病,而且能医各种各样生物的病,只要是有生命的,而生命中又有了痛苦的话,他都能解除他们的痛苦。”

  金维呆了一呆,贡加活佛的话,听来是全然没有意义的,但是仔细一想,金维想到了他话中的深意,他不由自主,又向那人看了一眼,然后道:“你……你是说,他不是人?”

  贡加喇嘛的声音,已完全平静下来,他道:“我没有这样说,可是,你见过这样的人么?”

  金维回答不上来,他并不单是一个在山区活动的猎人,他到过很多地方,见到过很多很多种人,可是,他的确未曾见过这样的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