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非人协会系列 > 三千年死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金维在捡回了自己的东西之后,来到了羊鹰的身边,他发现羊鹰只用一只脚站着,另一只系着皮兜的脚,缩了起来,以避免踏在皮兜之上。

  金维将皮兜拔开了一些,看到那人紧闭着眼睛,呼吸十分急促,情形看来像是十分严重。金维直起身子,拉着大鹰的翼,向着铁马寺的方向,指了一指,道:“往西飞去,一直到我叫你下降。”

  大鹰侧着头,金维没有再说甚么,只是一直向他要去的方向指着。然后,他又将自己手腕上的皮条,系在大鹰的脚上,再用力在大鹰的腹际,踢了一脚。

  大鹰立时又飞了起来,等到大鹰一飞上天空,金维就吁了一口气。

  那头羊鹰真是独一无二的羊鹰,它完全明白了金维的意思,它正向金维所指的西南方向飞出去,不但飞得稳,而且飞得十分快。

  一个一个山头,在下面掠了过去,金维估计,照这样速度向前飞,只要四五个小时,就可以飞到铁马寺的上空了。

  虽然空中的风强劲而寒冷,但是金维还是尽可能睁大眼,望着下面,因为附在鹰脚之上,在高空飞行,这种经历,毕竟不是经常发生,金维想到,自己可能是有这种经历的第一个人。

  金维又抬头向上看,根据太阳移动的位置,来判断时间,等到中午时分,金维已经可以看到下面的山坳中,有着牛队,在空中看来,一队队的犁牛,就像是蚂蚁一样,再向前飞去,他看到了在山涧行走的商队。

  在上空看来,商队是完全静止不动的,商队行进的方向,正是铁马寺,金维忍受着冷风的吹袭,向前看去,他已经可以看到铁马寺了。

  金维并不是第一次到铁马寺,可是在空中看铁马寺,却还是第一遭。寺院巍峨的建筑,自空中看下去,只不过是一堆灰褐色的小石块而已。

  在铁马寺附近的房子,看起来,更连石块也不是,就像是山石上的一点一点的斑迹。

  铁马寺越来越近,终于,到了铁马寺的上空,金维松开了一只手,用力扯动着联系着他的手腕和大鹰脚之间的皮条,在开始的时候,大鹰看来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没有多久,它就开始下降,盘旋着,越来越低,铁马寺的屋顶,看来逐渐接近,终于,大鹰落在铁马寺之后的一个山坡上。

  §五、喇嘛与智者

  那一场大雪的范围十分广,铁马寺后的那个山坡上,全是新积的雪。大鹰一落下来,金维就解开了后腕上的皮条,再解下皮兜,然后,双手向上摆着,对着大鹰吆喝着,道:“走!走!”

  大鹰向旁,扑出了几步,又转过头来,望着那个皮兜,看它的情形,好像很不放心。

  金维仍扬着手,呼喝着,再奔过去,赶着大鹰,大鹰腾着翅膀,低飞了一会,终于,一直腾空,飞了起来,金维抬头望着它,只见它盘旋着,越飞越高,渐渐地看不见了。也就在这时候,金维听到了人声,他转过头去,看到有两个喇嘛,向他走了过来。

  那两个喇嘛,来到了近前,向金维合十为礼,金维还了礼,不等那两个喇嘛发问,就道:“我是康力克喇嘛的朋友,有要紧的事要找他。”

  铁马寺中的喇嘛,人数并不一定,但经常在寺中常驻的,至少有两千个以上,喇嘛虽是宗教的信徒,但是大喇嘛寺中,喇嘛和喇嘛之间,等级的分别,都十分严格,在铁马寺中,有七个最高级的喇嘛,金维所说的康力克喇嘛,就是这七个为首的喇嘛中的一个。

  那两个喇嘛一听得金维提起了康力克的名字,立时换上了一副极其尊敬的神色,可是他们那种疑惑的神情,却依然未曾消退,一个喇嘛问道:“你是怎么来的?”

  他一面间,一面四面看着,在四面山坡上,积雪上一点有人走过的痕迹也没有。

  金维笑了笑,道:“我告诉你,我是从天上来的,你们是不是相信?”

  那两个喇嘛互望了一眼,不说甚么,金维来到了皮兜前,这时,他才发现,当他和那两个喇嘛在说话之际,那个人已经将皮兜拉开了少许,睁大眼,望着他们。

  金维用力提起了皮兜,将那人负在背上,和那两个喇嘛,一起向前走去,走进了铁马寺的石围墙,在一扇小门之中,走进了铁马寺。

  铁马寺的建筑,十分宏伟,深邃和神秘,在铁马寺中,究竟有多少佛像,究竟有多少经书,究竟寺中有多少房间,究竟有多少财产,是完全没有人知道的,以前没有人知道,以后也不会有人知道。

  铁马寺是一个极著名的地方,也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地方,常驻在寺中的喇嘛之中,有的终生不出寺门一步,有的连自己的年龄也忘记了。有的穷一生的力,钻研堆积如山的经书,有的只是静坐冥思。

  喇嘛之中,也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才,有的是妙手回春的医生,有的能读得通最古老的,世上已没有甚么人认识的文字写下的经书,有的还有着如同神话传说中的武技,有的甚至可以经年累月,只吃些令人难以相信的食物。

  在寺中,那一重又一重,一进又一进,一条又一条阴暗的走廊两旁,阴暗而气氛神秘的房间之中,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可以遇到外间难以想象的奇事,而那一级一级被踏得光滑了的石级上,也不知留下过多少奇异的喇嘛的脚印。

  金维是铁马寺的常客,从第一次起,他每一次来到铁马寺,一见到古老,灰黯,但像是永恒耸立在那里的建筑,一闻到佛殿中焚烧的香,所发出的那种奇异的气味,他总会由心底深处,升起一股异样的虔诚之感。

  事实上,每一个初入铁马寺的人,几乎全是一样的,这座神秘的喇嘛寺,有一股奇异的感染力量,使得每一个人的行动,都变得缓慢而不急躁,讲话的声音,也尽量压得很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