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非人协会系列 > 三千年死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自然,他可以在这时,轻而易举,一刀戮进大鹰的胸口,而大鹰受了这一刺之后,也一定非死不可,可是对他来说,有甚么好处呢?这时候,离下面的山头,至少有一千尺,唯一的结果就是,他在一千尺的高空,直摔下去。

  高空的风很劲很冷,金维的脸上就像有小刀在刮着一样,他没有再想甚么,只是缓缓地将猎刀插进了腰际的皮鞘之中。

  同时,他又用小心的动作,将系住皮背心的带子,扭得紧了一些。

  大鹰抓住了他的皮背心,要是带子松了,那么他就会摔下去。就在这时候,大鹰像是知道他在不放心一样,另一只爪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皮裤。

  如果不是风那么劲,使得他根本无法笑出来的话,他一定会大笑起来了。

  他,金维,谁都知道的他身手,最矫捷,为最勇敢的猎人,这时却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被大鹰抓着,在高空飞行,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大鹰在继续向前飞着,金维的心中,也渐渐镇定了下来,他第一次想到了一点:这头恶鹰对他,可能并不存在甚么恶意。

  当他一想到这一点之后,他更是迅速地冷静了下来。

  照理说,羊鹰和一切在地下行走的动物,不论是四只脚行走的,或是两只脚行走的,都是世仇,地上的动物或者和大鹰没有甚么仇恨,但是大鹰却非要将之擒杀不可,因为那是大鹰维持生命的食物的唯一来源,可是,这头大鹰的大不寻常,不止在于夜间飞翔,更奇在它自第一击开始,就一直放弃了很多早就可以将他抓死的机会,好像它的目的,只是带着他飞,而不伤害他。

  当然,金维也想到,可能这头大鹰的鹰巢之中,有着饥饿的,嗜吃活物的小鹰在,但是这种推测,无论如何是匪夷所思的,鹰就是鹰,没有鹰会拣饮择食的,然而,金维也不敢再轻视鹰了,眼前这头鹰,不就是如此之特殊么?

  金维觉得,自己应该试探一下那头大鹰的意向了。

  首先,他觉得自己这样被大鹰抓着来飞,十分不是味道,至少应该变成他抓住大鹰,那样,双方之间的地位,才会平等一点。

  他打定了主意,慢慢转着身子,反伸过去,抓住了大鹰爪上的一节腿,腿粗糙得很,而他的手指,又冻得很僵硬,简直没有法子可以将之握得紧,可是金维还是咬紧牙关,尽自己的一切力量,紧紧拉住了鹰脚。

  他感到,他必需展现一点自己的力量,尤其是如果那头鹰真的没有恶意的话,他更需要表现自己的力量和勇气,鹰是那样高傲的动物,它绝不会看得起一个由得它抓了来飞行的人。

  金维的右手,终于紧紧抓住了鹰脚,他的身子,已经半转过来,可是他的左手,却无法再碰到鹰脚了,而要凭一只手,支持自己的体重,那是没有可能的。

  金维踌躇了一下,大鹰抓住他背心的爪,忽然松了开来,金维连忙转过身,左手也抓住了鹰脚,手指渐渐收紧,同时急速地喘着气。

  当他的双手一起抓住鹰脚之际,大鹰另一只抓住他衣裤的爪,也松了开来,金维的双手,顺着大鹰的脚杆,猛地向下一滑。

  那向下一滑,只不过滑了半尺左右,可是金维的心,却向下陡地沉了不知多少,他觉得手心一阵剧痛,大鹰粗糙的腿脚皮肤,一定将他的手心割破了很多,可是金维还是咬紧了牙关,他的手指,冻得几乎完全不听他的指挥,他要用最大的毅力,才能将鹰脚抓紧,使他自己的身子,吊在空中。

  他也感到,自己这样做,实在是一件很愚蠢的事,在一头大鹰面前,不顾粉身碎骨的危险,来表现自己的毅力和勇敢,是不是蠢了一点。

  但是金维却仍然不改变自己的主意,他忍受着最大的痛苦,只求证明一个事实:他不是被大鹰抓了来,而是大鹰带着他来的。

  这看来仍然是很愚蠢的事,不过对于一个勇敢的,有人格的人来说,这种在聪明人眼中极其愚蠢的事,却又极其重要。

  掌心的刺痛,痛入心腑,手背的关节在格格作响,手背像是在不断伸长,伸到了和全身完全脱离关系的地步。

  但是金维自己可以看得到,他的身子能悬在空中,完全是依靠自己的手臂。

  大鹰好像越飞越高,金维咬得牙齿格格作响,忽然之间,在月色之下,他看到了一座高崖。

  那座高崖耸立在群山之下,迎着大鹰飞去的那一面,崖下的积雪并不多,露出着黑褐色的,巉峨的山石,每一块石头,看来全像是铁块一样。

  山崖下的积雪并不多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个是它太高,太耸立,太孤独了,当狂风扫过来之际,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东西替它挡住一点风,所以崖下的积雪,就被狂风扫了下去,另一个可能就是,金维看到的,是山崖背风的一面,而且太陡峭了,连雪片都沾不上去。

  金维对那个山峰,并不陌生,事实上,任何曾在山中行走过的人,对这个山峰,都是不陌生的,那座山峰,太特别,太孤傲了,远在几里之外的山头上,就可看到这一座孤峰。

  这座孤峰,山中的人对它,各有各的名称,金维知道,彝族人称它为“特斯奥里卡峰”。“特斯奥里卡峰”就是“孤傲的勇士”之意,而这座孤峰,在远处看来,也真像是一个挺立的,勇敢而高傲的战士一样,绝不许有甚么东西接近它,或许它的本意不是如此,但是它的外表却的确如此。

  从来也没有人接近过那座孤峰,连金维也没有。金维记得很清楚,他曾经想过,要攀上这座孤峰,他也已经成功地,越过了三道小冰川,到达了和这座孤峰相当接近的一座山峰之上。

  他也是在那座山峰下,认识了海烈根先生的,海烈根先生和他怀着同样的目的而来,也一样成功地越过了三道小冰川,来到了那个山峰上。

  可是,就在他们和那座孤峰之间,横亘着一道更大的冰川,冰块和霜雪在缓缓移动着,这种冰川的移动,在一片茫茫白色之下,是几乎看不出来的,可是这种移动,却是任何物体的坟墓。

  海烈根先生和金维,将一件皮袄抛向大冰川,皮袄在缓慢的移动之中向下沉,不到十分钟就消失在冰雪之下,永远不能再为人们所见了。

  金维和海烈根先生在那个大冰川之旁,耽搁了一年之久,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无法使自己可以踏上那大冰川半步,才颓然而返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