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非人协会系列 > 三千年死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大鹰只是普通人的叫法,正确的名称应该是羊鹰,普通的鹰叨的是野兔或母鸡,但是羊鹰叨的是黄牛,四五十斤重的黄牛,在山间跳跃如飞,可是,和羊鹰的凌空一击的那种迅速和准确相比较,黄牛就注定了是失败者,成为羊鹰裹腹的食品。

  金维这时所看到的那只羊鹰,双翅打横伸展开来,足有一丈五六尺长,它锐利的双爪,缩在腹际,随时可以发出闪电般的一击,它炯炯的双眼,在雪光的反映之下,犹如漆黑的宝石,这样的眼睛,可以在几千尺的高空,看到地面上一个拳头大小的物体。

  大鹰是自半空中直冲下来的,当金维的身子疾滚开去之际,大鹰双翅扇动所发出的风力,将积雪成团地搧了起来,又打在金维的头脸上。

  金维忍着雪团打在脸上的疼痛,他知道,他必需比大鹰的动作更快,才能够逃避大鹰再来的一击,而这种迅疾,根本是绝不容再作考虑的了。

  他的身子再向外翻出去,在那一剎间,那头大鹰贴着雪地,疾掠了过去,在雪地上,留下了极深的一道痕,然后,几乎是立即地,又升向上,在空中一个翻腾,卷起更大的旋风,再度向金维扑了过来。

  就在大鹰那一个回旋之间,金维也完全准备妥当了,他已经甩下了他身上的羊皮外套,将羊皮向着大鹰,抖起羊皮大衣来,向大鹰迎了上去。

  这一切,全是在同时间,间不容发的时间发生的,金维才一将羊皮大衣向上迎了上去,手中就陡地一紧,他已经是立即松手的了,可是一抓住了羊皮外套,就立时腾空而起的大鹰,还是将他带了起来。

  大鹰将金维带起了五六尺高下,所以,当金维的手松开之际,他是自五六尺高下,直跌下来的,下跌的力量,使他的身子,跌在柔软的积雪之中。而当他拂开了脸上的积雪,再去看那头大鹰之际,那头大鹰,抓着他的羊皮大衣,看来已经只是黑色的一小块,接着,就消失在溶溶的月色之下了。

  也一直到这时候,金维才有机会,吁出了一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的思绪,在那一剎间,可以说是完全麻木了的,不过那也只不过是短时间内的事,接着,他就开始为刚才的事而奇讶了。

  在山里,有大鹰出现,那绝不是值得奇怪的事,可是,羊鹰居然会在夜间出现,那就奇怪得很了,羊鹰是绝不在夜间出现的,鹰就是鹰,一切的行动,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在白天出猎,而绝不在夜间偷袭,可是那头羊鹰,为甚么会在夜间出现呢?

  这实在太不寻常了。

  金维解开了背囊,取出了一条毛毯,裹在身上,他并不急着赶路,那头羊鹰的行动是如此反常,使金维觉得,自己虽然用敏捷的手法,用猎人抵御羊鹰攻击下的唯一方法,使得那头羊鹰飞走,但是事情只怕绝对不是如此就可以结束的。

  他四面察看着,然后,急急向前走出了十几步,在一块大石之后,用积雪堆成了一个圆拱,一面以大石为屏障,他就躲在那个积雪堆成的圆拱之中,这样,也可以防止大鹰的再度来袭。

  他人躲在圆拱之中,而留下了一个小圆孔,他抓了一把雪撒在脸上,然后,抬头望着天空。

  天上明月皎洁,繁星点点,看来一点动静也没有,但是金维还是耐心等着。

  果然,不出所料,过了没有多久,他就看到,月光之下,有一个黑点,正在迅速地移动着,这一次,金维不必等到雪地上出现大鹰的影子,就知道大鹰飞来了,大鹰在天空上才一出现,他就已经看到了。

  那头大鹰的来势,是如此之迅疾,才一入眼,一眨眼间,就有尺许长短,再一眨眼,已经有五六尺长短了,紧接着,离地已不过一百尺高下了。

  金维的双眼睁得极大,他看得很清楚,那头大鹰的一只爪上,仍然抓着那件羊皮大衣,而且在越来越低之际,松爪将羊皮大衣放了下来。

  羊皮大衣在四五十尺高空上,飘了下来,落在雪地上,大鹰双翅略束,也落了下来,就停在大氅之旁,离开金维藏匿的地点,不过二十尺。

  那头羊鹰停了下来之后,足有一个人高,月色之下,翎毛如铁,看来神骏之极,那种站立的姿势,看来是如此高傲,尊贵,凛然不可侵犯和唯我独尊,使人不由自主要屏住气息。

  大鹰的头略侧,像是在倾听四周围有甚么声息,金维连眼都不敢眨,以免发出声响来。

  他虽然料到事情不会就这样完结,但是大鹰回来得那么快,而且还将羊皮大衣先抛了下来,表示它已经知道自己受了欺骗,这却是金维预料之外的事。

  他感到,如今和那头在二十尺开外站着的大鹰在对峙,并不是在斗力,而是在斗智,那头大鹰好像有着极高的智慧。

  金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鹰,如果这时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头鹰,而是另一种猛兽,譬如说是山狼的话,他一定会从隐身之处走出去,寻求进一步的办法了。

  可是,偏偏那是一头羊鹰。

  面对一头山狼,有经验的猎人,可以自卫,也有取胜的机会,就算是情形再坏,也还可以逃走,但是面对一头羊鹰,人的力量却实在太薄弱了,一被羊鹰带到了空中,就算还能够挣脱它的利爪,谁又能从超过一千公尺的高空跌下来而生存?

  所以金维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僵持着。

  §二、大鹰居住的孤峰

  那只羊鹰看来很悠闲,用它的尖喙,剔理着翎毛,而且不再东张西望,只是直视着金维藏身之处。

  金维更觉得不妙了,他用极缓慢的动作,握住了猎刀的刀柄,而也就在这时,大鹰陡地又腾空而起,离地约有七八尺,疾飞过来,在金维的头上掠过。

  大鹰的双翼,搧出的巨风,令得金维用积雪堆起来的那个用来隐藏身子的圆拱,完全摧毁,金维立时转过身来,大鹰也已经又落地,站着,侧着头,看着金维,大有“看你再怎样掩藏”之势。

  金维吸了一口气,将腰际的猎刀,慢慢抽了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