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冷血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死人虽然不能说话,”木兰花的声音很低沉,“但是,死人一样可以告诉我们很多事的,高翔,你总不会否认这个说法吧,”

  “当然了!”高翔立时回答。

  云四风插言道:“这件事情,至少可以暂时搁一搁,你们回来了,我已替你们准备了一个酒会,许多人想和你们见见面,已经是时候了!”

  木兰花笑着道:“对,我们也该让人家知道我们已经回来了才是!”

  ***

  酒会在云氏大厦顶楼,豪华宽阔的大厅中举行,云四风发出的请帖并不多,但是闻风而来的人,却比预计多出了三四倍。

  好在云四风是十分好客的人,客人来得越多,他越是高兴,木兰花和高翔两人,自然是酒会中的中心,他们和每一个人交谈着。

  到了傍晚时分,宾客已渐渐散去了,只有十几个实在亲密的朋友,还留连未去,穆秀珍不知和人家在争论什么,只听得她在哇哇大叫。

  就在这时候,一个警官,匆匆走了进来,来到了高翔的身边,低声道:“高主任,我们在公路边的一间空屋中,找到了一具尸体,杨科长现在正在那里。”

  高翔忙向木兰花招了招手,木兰花走了过来,一听得已发现了尸体,便向安妮使了一个眼色,安妮也走了过来,木兰花道:“安妮,你还记得那人的样子?”

  “当然记得!”

  “已经发现了一具尸体,我们一起去看看!”

  安妮点着头,木兰花看到穆秀珍还在和人家争得兴高采烈,她也不去惊动她,和云四风说了一声,他们三人,和那警官,便离开了市区。

  三十分钟之后,他们在一幢石屋面前,停了下来。

  那间石屋,离公路大约有两百码,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向石屋,但是那石屋显然已被废置了好久,因为那条小路上全是荒草。

  这时,在公路边上,停着两辆警车,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杨科长就站在石屋之前,一看到高翔,木兰花和安妮,他就奔了过来。

  杨科长到了面前,便道:“高主任,法医刚才已来过了,断定死者是在那件神秘车祸发生的那时间死去的,我想我们已找到要找的人了!”

  高翔点着头,走进了那石屋中。

  石屋中已然很阴暗,有一扑鼻而来的霉湿之气,已有警员,从公路边的电灯柱上,搭了一条电线过来,着亮了一盏水银灯。

  那盏水银灯一着,小小的石屋中,每一吋的地方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看到了那死者,蜷缩着,坐在石屋的一角。

  他致死的原囚,一看就知道,在他的太阳穴上,有一个乌溜溜的弹孔,看来十分骇人,从那弹孔中流下来的鲜血,贴在他的额上和颈上,已经成为紫酱色。高翔向那尸体看了一眼,立时转过头,向安妮望去。安妮的神色很苍白。

  安妮神色苍白,并不是她心中害怕,她是一个神经很敏感的人,或者说,她是神经质的人,一遇到有紧张的事,她的脸色就会变得苍白,她一直无法戒得脱咬手指的习惯,也是因为这个原故。

  高翔一向她望来,她立时点了点头。

  木兰花道:“就是这个人?”

  安妮咬着指甲,道:“一点不错,是他!”

  木兰花和高翔,一起向前,走出了一步,来到了尸体的面前,高翔道:“杨科长,你曾经搬动过尸体?”

  “没有,”杨科长立时回答。

  有经验的警务人员,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死者曾有被移动和被搜索的痕迹,是以杨科长又道:“我想,死者是在公路上被杀,拖到这石屋中来的,而且,他已经被全身搜索过!”

  高翔点了点头,他就是因为看出死尸曾被移动和搜索过,是以才那样问杨科长的,他自然也同意杨科长的见解。

  这时,木兰花已俯下身来,她轻轻抬着死者右手的中指,将死者的右手,提了起来,由于死者的死亡,已有了相当时间,是以他的皮肤,已起了一种可怕的皱纹,如果再迟些发现这具尸体的话,那么,死者的皮肤,一定已开始腐烂了!

  但即使是如此,在木兰花锐利的观察力之下,还是可以看出不少情形来,她将死者的手,翻了过来,道:“死者好像是一个科学家,你看他的手,中指的第一节的皮肤特别厚,这证明他曾有一个时期,执笔为生,我还发现他的指甲中,好像有些金属质,他的研究工作,一定和金属有关的——”

  木兰花讲到了这里,站起身来,道:“自然,详细的判断,要等待化验室的决定,高翔,化验工作,一定要极其详尽!”

  高翔点着头,这时,运尸的黑箱车,也早已来到了,很多记者也得了消息,赶到了现场,但是他们得到的消息,却是在郊区公路旁的一间石屋中,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而已。

  谁也不知道这具无名尸体之死,有着什么内幕,并不是高翔不肯透露其中的内幕,而是事实上,高翔,木兰花和杨科长,也茫无头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