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神秘血影掌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我先和张连根作私人的接触,因为我和警方的关系,亦不密切,我借一个题目,安排和他见面,或者不至引起他的怀疑。”

  “可是,这样进行起来,便慢得多了,别忘记,我们只有七十二小时的时间啊!”方局长翻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这时,刚好是子夜。

  云四风笑了一下,道:“但是这样做,却有效得多!”

  方局长考虑了一分钟,才道:“好,可是如果你没有什么结果,那么,你立时通知我们,请你带上这具小型的无线电通讯仪。”

  方局长向一位警官指了一指,那警官的面前,放着一只方型的公文包,他立即将之打了开来,在公文包中,取出了一只小盒子来。

  然后,他打开小盒子,拿起了一只镊子,拣起了米粒大小的一件物事,向云四风扬了扬。云四风自己,便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自然立即可以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那是可以发出极简单的无线电波的信号仪,只消加以压力,无线电波便会发出,而无线电波一发出,接收仪上便会发出“的的”声。

  由于它的体积小,所以它的构造,实在是十分简单的,它不能用作通讯之用,只能在事先讲明的情形下,发出信号来,譬如已到达目的地,已放弃某项工作,或者已经成功地完成任务等等而且,它可使用的时间,也十分短暂的,大约是只有五秒钟。但是由于它的体积十分小,是以还是乐于被采用的。云四风伸出手来,那位警官便将这小型的,只有米粒大的东西,用一块和指甲一样颜色的胶布,贴在他的指甲之上。

  方局长又道:“如果你的调查工作,已然失败,那你就发出信号,我们便会立时派人去接替调查张连根的工作。这东西是经过专家的改良的,接收仪中甚至可以在短短的几秒钟内,确定它发出无线电波时所在的方向和位置,希望你别小着了它。”

  云四风点着头,道:“各位再见!”

  他大踏步地走出了会议室,一直来到了警局的门外,午夜的寒风,迎面吹来,令得他精神为立一振,他在警局门口略停了一停,想要通知他的几个兄弟。然而他却并没有那样做。

  因为这并不是一件靠人多就可以完成的事!

  若是靠人多就可以完成的话,那么本市的警方力量,是极其雄厚,何以竟然一点线索也掌握不到,处处落于下风呢?他走过马路,又步行了五分钟,直到肯定并没有人在跟踪他,才截了一辆街车,来到了他的住所。他是住在工厂中的。

  而他所住的地方,也可以说是一间特殊之极的工厂。他的卧床,是在两具精密之极的仪器之间,那两具仪器,可以制出许多精密的仪器来。

  而在一张极长的长桌上,则是堆栈着的许多图样,以及各种各样的零件,他自小便热爱机器,他可以说是一个极杰出的工艺家。

  他用十分钟的时间,将全身装备好,他的工具全是极其小型的,因之他身上虽然带了不少东西,但是从外表看,却是看不出来的。

  然后,他奔到了车房中。

  车房中停了七辆车子,他跳上了其中一辆狭而长的跑车,那是一辆水陆两用车,在水上,它的速度绝不下于第一流的快艇。

  由于张连根是住在游艇上的,所以他选择了这辆车子。他驶着车子,直向七号码头进发,他并不知道张连根游艇的样子,但那是不必要的,张连根是七号码头的名人,只要码头上有人,就会有人告诉他的了!他一面将车子的速度,尽可能地提高,但一面,他的心中,却在不断地告诫自己:自己一个人在行事,但事情的成败,却关系太大了!

  那不但关系着木兰花、高翔和穆秀珍三人的生死,而且,还关系着全市警方的声誉,以及正义与邪恶的胜负,关系着全市的治安!

  张连根这个人,可以说是一大团乱得不堪的线团中的一个线头!在这件事中,“线头”不是未曾出现过,但却都是一出现就断了。

  而现在,他却要小心地拉住郊“线头”,将之抽出来,非但不能将之“拉断”,而且还要循着它,将整团乱线解了开来!

  云四风还是第一次一个人从事如此艰难的一件事,他握着驾驶盘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在出汗,而且在连连地抹拭着。在云四风到达七号码头之际,已是零时三十分了。七十二小时已去了半小时,而这半小时之中,又是什么成绩也没有的。

  云四风将车子直驶向一条有灯光传出来的小巷,当他的车子停下之际,他发现那小巷中,有十几个流氓,正在聚赌。那是一条死巷,而云四风的车子,恰好停在巷口,那等于塞住了这十几个人的去路,是以那十几个人,都大声喝骂起来。

  有两个人,甚至撩拳捏臂,一面骂着,一面走了过来。

  但是云四风仍然一动不动地坐着,等到那两人来到了面前,他一扬手将一迭簇新的钞票,在手心上拍了拍道:“张连根在那里?我想要见他。”

  那十几个流氓钱也不赌了,都围了上来,望着云四风手中的那些钞票,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现出了极其贪婪的神色来。

  但是,却并有人回答云四风的问题。

  有一个流氓,突然大叫一声,伸手便来抢云四风手中的钞票,可是他的手,还未曾碰到钞票,云四风便已倏然地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向外便挥。

  那流氓的身子,整个飞了起来,跌出了三码开外。

  “谁带我去见张连根,这些钱就是他的!”云四风宣布着。

  那十几个流氓,都耸然动容了。

  可是,仍然没有人出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