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神秘血影掌 > 上一页    下一页


  可是推开门之后,她却只是站在门口,并不立时走进去,但是,门一被推开,木兰花只向内看了一眼,便不禁呆住了!

  本来,那是陈设得十分华丽的一个客厅(高翔一直是十分注重生活享受的人),可是这时,木兰花看到的,都是一堆又一堆的废物!

  木兰花自己的家中,也不止一次地遭受过严重的破坏,可是却也没有一次到达这样严重的地步,木兰花将那柄小枪握在手中,一步跨了进去。

  她才将门关上,便突然听得,在她的前面,由地上,发出了一阵怪笑声来,木兰花吃了一惊,连忙低头向地上看去。

  她看到在被割破了的地毡上,有一只小型的盒式录音机,而在进门口处,有着一块木板,木兰花的脚,正踏在那块木板之上。

  当然,是由于那块木板下面,隐藏有电线,木兰花踏了上去,使得电线连接,因之那录音机也立时发出了声音来了。

  自录音机中所停出来的笑声,木兰花听来,是十分之熟悉的,她虽然还未曾和这个人见过面,但是却已听过他的笑声不知多少次了。

  笑声持续了不多久,便听得“血影掌”的声音,传了出来,道:“站着别动,那么你就可以听到我所讲的全部话了,木兰花小姐!”

  木兰花的身子只是在才一听到录音机发出笑声时,震动了一下,以后,她一直凝立着不动,她心中又暗叹了一声,那是因为对方竟然料得到,第一个进高翔的房子来找高翔的,一定是自己。她在那一下叹息声中,是含有无可奈何的佩服之意的。

  那声音继续从录音机中传了出来,道:“你的心中一定在问:高翔先生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我当然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的,我们警方的伟大的高主任,一从市立艺术院回到家中来之后,就睡着了,他至少要睡十二小时,才能醒转来。”

  那声音又哈哈一笑,续道:“是以,他未能看到我们在机场内的精采表演,那是很遗憾的事。然而当他醒过来之后,他一定会明白他的处境的。

  “当高主任明白了他的处境之后,我相信,他一定会和我合作的,到时候,我一定再将进一步的消息奉告,我的话讲完了!哦,还有最后一点,我劝你不必费心机去找他,因为你绝找不到他,你连一点线索也没有,是么?哈哈哈哈!”

  在笑声之中,那声音静了下来。

  那是一种极其狂妄的,得意过份的笑声。

  这种笑声,是任何人听了,都会在心中兴起怒意和敌意的。但是木兰花心中的怒意再炽,却也没有办法,因为她根本不是对着一个人,而是对着一具录音机。

  她倏地向前跨出了两步,一脚待向那录音机踢了下去。

  可是也就在那一剎间,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那录音机对她可能极有用处的!是以她缩了脚,将那只录音机,自地上执了起来。

  她在高翔的家中逗留了一会,想看看高翔在被人弄昏迷之际,可有什么线索留下来,但是她却什么也找不到,只是看到一片极度的凌乱。

  她带着那只录音机,离开了那幢大厦。

  §第三章

  二十分钟后,木兰花在警局总部的一间小型会议室中,将那卷录音带,放了又放,而和她在一起的,一共有六个人。

  那六个人中,却只有一个是警官,还有三名,虽然也是警方人员,但却是法医。另外两名,则是画家,也是警方人员。

  “啪”地一声,在木兰花将那卷录音带作第四遍的播放,而关上了录音机之后,一位医官站了起来道:“兰花小姐,我有几句话,必需先说一说。”

  木兰花忙道:“你只管说。”

  “这种法子,是加拿大骑警发明的,一个人的声音,是由于他头骨、颚骨、口腔的构造形状来决定的,相似的人,声音也往往相类,就是这个原故。所以根据声音,有经验的人,也可以根据声音的特点,来描绘出这个人头骨的形状来,而根据头骨构造的形状的特点,也可以想象出这个人的脸容来。兰花小姐,你要我们做的就是这件事是不是?”

  “是的。”木兰花点着头。

  “我曾在加拿大骑警队中服务过,根据我的经验,”那医官续道,“根据一个人的声音所绘出的人,只是近似,而不是完全相同的。”

  “我知道这一点。”

  “所以,不论在什么案件上,这种照声音而绘出的人像,只是作为破案的参考之用的,而由于这是一门最新的破案法,所以,法庭上,也不将之作为可靠证据的。”

  木兰花道:“我全明白,因为对这个人,这卷录音带是唯一的线索,是以我们不得不从这一点着手,当然我知道设想出来的人像,不可能十足相似的。”

  那位医官点着头,道:“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兰花小姐,请你再将那卷录音带放一遍。”

  木兰花伸手按下了掣,那笑声又传了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