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血溅黄金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信上有收信人的姓名。但是木兰花知道,这位日本将领,后来调赴前线,已然阵亡了,当然,也不可能从这方面着手,来查知那“特殊物资”是什么了。

  木兰花看到这,略想了一想:“特殊物资”,是不是如那人在电话中所说,是一批假的美钞呢?木兰花摇了摇头。

  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轴心国大量印制假英镑和美金,已然不是什么“特殊”的秘密了,所谓“特殊物资”,也一定不会是假美钞。

  而那人之所以这样告诉自己,当然是另有用意的。

  他的用意,其实也十分容易揣知,她是想自己这方面,以为事情已了,而放松对艺术院方面的警戒,从而可以容易下手。

  木兰花放下了第二张纸,又去看第三张。

  第三张的残峡不全更甚,那是一张普通的纸,像是从最普通的练习簿上撕下来的,但又被人撕成碎片过,如今看到的,是其中的若干碎片,被拼凑起来之后,又贴在另一张纸上的,所以东缺一块,西少一块,上面有着文字,但文字的意义,也因而无从解释。

  木兰花皱起了双眉,纸上最连贯的是五个字,那是“头上顶水的”五个字。这五个字,是什么意思,只有神仙才晓得了。

  其余的字,全是三个,两个,甚至一个的。

  那也全是一些没有意义的字,例如“晨早”,“暴风雨”,“一个坐”,“雨中”,“晚”,“野”,“四只”,“瓶”,“静”等等。

  这些字,可以说全是不连贯的,它们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意义,实在难以推测得定。木兰花这时,也明白了何以某国领事馆中的特务人员,在得到了这样的文件之后,也宁愿将之出卖,而不愿意自己费神去推敲这些单字中的含意了。

  木兰花相信这三张纸,正是原来的文件。

  她这时也进一步地知道,对方将这件文件送给她的用意了,那是对方已然猜破了文件中的哑谜,而来考考她,看她是不是也猜得出来。

  这是一种挑战!

  她殚智竭虑,设想着这种单字间的含意,因为她知道,这第三张纸,才是最重要的一张,这张纸和前一张纸,两张纸的右上角,都有相同的两个小孔,那是订书机的痕迹。可见这两张纸,当时是被连在一起的,那么,这张纸上所写的,自然便是信中所提到的“特殊物资”了!

  那艺术院的图样纸,纸张不同,是后来加上去的。

  这就更有理由使人相信,这批特殊物资,到了本市之后,是和艺术院发生过关系的,可能它们还留在艺术院之中!

  但是,那是些什么,在什么地方?

  那封信中,曾提及十多个人护送前来,而且又被称为“物资”,数字一定不少,而且,体积也绝不会小的。

  那么,何以如此彻底的十日搜寻,竟会一无结果?

  木兰花被无数疑问所包围着,暂时忘记了穆秀珍的突然离去,直到她听到了门铃响,她才奔去,看到云四风站在铁门外。

  “兰花,秀珍回来了吗?”云四风焦切地问。

  “没有。”木兰花打开了铁门。

  但是云四风却并不进来,天气虽然冷,但是他还是用手帕不断地抹着汗,道:“我在公路上来回驰着,什么迹象也没有。”

  木兰花的心中其实也十分急,但是她却不得不安慰云四风,道:“你别急,或者她忽然高兴起来,去看一场电影,也说不定的。”

  云四风叹了一声,道:“兰花,你不必安慰我了,那怎可能?我再去找找她,她什么也未曾对你说,就突然走了么?”

  “是的,而且她是不应该走的,我叫她留在客厅中,注意着外面的动静——”木兰花讲到这,突然停了下来,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

  云四风却是莫名其妙,道:“为什么要留意外面的动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木兰花大声道:“对了,她一定是发觉外面有什么动静,是以才离去的。可是……可是……如果是什么声响惊动了她,何以我一无所觉呢?”

  云四风仍不明白木兰花在说些什么,木兰花深吸了一口气,道:“四风,你别急,秀珍是有意外了,你车子在外面么?我们先上了车,我再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你!”

  他们一齐走出了铁门,木兰花将铁门锁上,又按下了一个掣,围墙上的电流接通,门柱旁的自动摄影机,也开始工作了。

  这是她们两人全不在家中时的安全措施。

  木兰花和云四风一齐到了车旁,云四风打开车门,让木兰花上车,道:“那么,我们该到什么地方去找寻秀珍呢?”

  “没有办法,我们只好顺着公路驶出去看看。”木兰花说。

  云四风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在黑暗之中,飞驰而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