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血溅黄金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接着,木兰花便听到自那只“袋表”之中,传出了一个极其冷酷无情的声音,道:“记得组织纪律第一条,紧紧记得!”

  木兰花听到了那声音,那人自然也听到了那声音。

  木兰花倏地踏前半步,一伸手,就将那“袋表”自那呆若木鸡的人手中,抢了过来,疾声道:“别听他的,你完全可以不死!”

  木兰花的话讲得十分大声,已有五六个人,向他望来,高翔,云四风和穆秀珍三人,也一齐快步向前,奔了过来。

  但是木兰花的话还未曾讲完,那人便苦笑着,摇着头,道:“组织纪律第一条,组织纪律第一条,我记得,我当然记得!”

  当他自言自语地讲到最后一句时,他的身子已开始摇幌,木兰花忙又伸手,抓住他的衣领,“你已经服了毒药?”

  那人已不能讲话了,他只是点了点头,然而也只不过点了一下,他的头便再也抬不起来了,木兰花一松手,那人的身子,便软倒在地上不动了。

  在旁边,有几个女人,看到了这等情形,尖声叫了起来,木兰花忙道:“高翔,命令任何人不准移动身子,谁也不准走!”

  高翔已然拨出了佩枪,大声道:“我是警方人员,谁也不准动!”他一面说,一面向着空处,“砰”地放了一枪。

  枪声惊动了警卫室中的警员,八名警员,由一名警官率倾着,一起冲了出来,高翔立吩咐他们将两廊的出口,一齐封锁。

  被困在走廊中的,连参观者和艺术家在内,一共有三十来人,木兰花一个一个地望着他们,她几乎可以肯定,刚才那发号施令,提醒那人不可以忘记组织纪律的人,一定在这些人之中,因为那人若不是清楚地看到现场的情形,是绝不能恰在要紧关头提醒那人自杀的!

  木兰花沉声道:“对不起各位,这发生了十分严重的案件,在这的每一个人,全要被搜身,相信作为一个守法的市民,各位是一定肯和警方合作的!”

  有的人发出喃喃的诅咒声,有的人更高声叫号了起来,有的则不出声,当然,被搜身绝不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的。

  木兰花也不是喜欢对这的所有人进行搜身的,但是她却没有别的办法来识别究竟在这许多人中,哪一个才是她要找的人。

  在那样的情形下,进行个别搜身,自然是最简单的办法了。高翔已领着那些人,一个一个地进警卫室去进行搜查了。

  三十多人中,绝大多数是男子,等到第二十七名男子也通过了搜查之后,剩下来的,共七名女子,木兰花向她们一再表示了歉意,亲自搜查她们。

  但是,搜查的结果,却没有一个人是可疑的。

  木兰花坐在警卫室中,艺术院院长和院内的高级职员也全来了,方局长带着大批警员也赶到了,新闻记者到的更多。

  小小的警卫室中,几乎挤满了人,每一个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讲话,询问着,方局长和高翔两人,则在答复着每一个人提出的问题。

  只有木兰花一个人,一声不出。

  木兰花记得,在事情发生之后,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匆忙地从现场离开,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决定进行对每一个人的搜查的。

  但是,搜查却一点结果也没有,这未免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别说是她,就是连方局长也没有这个权力将这许多人一齐扣留起来的。

  木兰花自然又遭到了一次失败!

  对方可以就在现场,命令要他集团中的人自杀,而她竟连对方的影子也未曾见到过,面对着这样的敌人,这不是太可怕了?

  在方局长大声宣布要将艺术院连同两廊,暂时加以封闭的消息之际,木兰花挤出了人丛离开了警卫室,向聚集在走廊中的一些记者们摇了摇手,道:“各位请别来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木兰花和记者们的关系是最好的,记者全可以看出她愁眉不展的情形,是以没有人出声,一齐退了开去,木兰花背负着双手慢慢地踱进了艺术院的大堂。

  艺术院的大堂中,这时冷清清地,除了两个警员之外,一个人也没有。木兰花毫无目的地慢慢地踱着,她的脑中十分混乱。

  因为她想到,那个集团。行事是如此神秘,对集团中的人,控制得如此之严,这应该是最难对付的一个犯罪组织了!

  如果他们进一步进行其它种类的犯罪活动,那么警方和自己,岂不是又要大伤脑筋了么?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木兰花暗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大堂的窄顶建筑得十分华丽,一盏极大的吊灯,自上垂了下来,木兰花看了一会,心中突然一想起,刚才自己只不过未曾看到有人自走廊离去而已。

  但如果有一个人,本来就是站在大堂口的,当事情发生之际,他先退进了大堂,再发声令那人自杀,那么,他是有足够的时间自大堂从容离去的。

  而自己,却还大动干戈地对三十四名无辜的人,进行了搜查,在敌人的眼中看来,自己简直就如同被播弄的一个小丑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