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血溅黄金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不!到那咖啡室中去,我是占上风的,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木兰花立时拒绝,“你在家中,尽可能地整理一下。”

  穆秀珍翻着眼,她明知自己再说也没有用的了,是以干脆不说话,只是一脚将一只在地上的灯罩,踢到了墙角,以示抗议。

  她的抗议,当然不能使木兰花的决定有所变更,木兰花已然上楼去了,当木兰花自楼上下来的时候,她已然改换了装束。

  她穿着一件男装的长茄克,戴着帽子,步伐很大,看来十足是一个男子。她又吩咐了几句,便出了门,隐没在黑暗之中。

  木兰花走了之后,高翔便开始向那人录取口供,那人垂头丧气地供着,他果然是一个惯扒,有好几件悬而未决的案子全是他做的。

  由于他独来独往,技术又高超,是以一直得以逍遥法外,而且因为他从来也未曾被捕过,是以警局中连他的档案也没有!

  可是这一次,他想在女黑侠木兰花的家中,展其“空空妙手”,却是出师未捷,已然落网了!

  ***

  木兰花推开了蓝色池塘咖啡馆的门,一股暖气,扑面而来,咖啡馆中的顾客十分少,但是情调都仍然非常好。木兰花在门口站了一站。

  她看到有两对情侣,正头靠着头在喁喁细语。

  再过去,是一个中年人,咬着一只烟斗,在他面前正摊着一迭稿纸,而他则在闭目凝思。木兰花是认得他的,他是本市极负盛名的一位侦探、惊险小说作家。木兰花看到了他,心中不禁好笑,这位作家正在挖空心思地虚构着故事,只怕他做梦也想不到,就在这小咖啡馆中,将会有极其惊险的事发生!

  因为这时木兰花已然看到了她要找的那个人!

  那人坐在最角落处,背对着门口,正在低头啜饮着咖啡,木兰花虽然只看到他的背影,但是已能毫无疑问地肯定那是她要找的人了!

  她放快脚步,向前走去,走到了那人的身边,突然之间,将手重重地按在那人的肩头之上,那人的身子突然一震,几乎跳了起来。

  他疾抬起头来。

  当他抬起来的时候,木兰花恰好可以将一柄极精致的小手枪,指住了他的喉咙,同时低声道:“你派去的人失手了!”

  那人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木兰花按在那人肩头上的手,伸进了那人的上衣,将一柄枪取了出来,然后又道:“坐进去一些,我们该好好谈一谈了!”

  那人的身子向挪了一挪,木兰花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小手枪指在那人的腹际,道:“你们是不是不惜一切代价,想得回那根手杖?”

  那人呆了呆,才道:“是的,如果你肯出让的话。”

  木兰花将声音压得更沉,道:“那么,我首先要知道,手杖之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那……那是一束文件。”

  “文件的内容是什么?”

  “小姐,”那人苦笑了起来,“如果我全讲出来了,那么这文件也变成没有价值的东西了,是不是?而且,我们实在也是不太清楚。”

  木兰花呆了一呆,正在思忖那人这句话的真实性,只听得那人又道:“小姐,你已得了那根手杖,难道你竟无法弄开那根手杖么?”

  木兰花沉声道:“如果你想得回那手杖,那么,你只是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用不着你来问我。当日,你们领事馆中的人,拿着那手杖,想到何处去?”

  “他是一个叛徒。”那人悻悻然地回答。

  这一句话,令得木兰花心中,陡地一震,解开了她心中一直存在着的疑团,本来,她一直不明白那死者是去作什么的,但现在她都明白了。

  果然,那人又续道:“他是一个叛徒,他主管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远东方面的情报秘密档案,我们知道他在陈旧的档案之中,发现了一份极有价值的情报,他和一个叫‘贵族集团’的组织搭上了线,要将这份文件,卖给贵族集团!”

  木兰花点头道:“你们早知他的行动了,是不是?”

  “是的,我们一直监视着他,几个人一直跟踪着他,他却还不知道,那天,我们跟他到市立艺术院,看到他突然跌倒……”

  那人略顿了一顿,没有再讲下去,只是道:“以后的事情,你全在场,也不必我来再说了,我们知道他到市立艺术院去,是去和贵族集团做交易的,我们将他带回去,在他的身上找不到那文件,才想起了那根手杖,我们当时疏忽了!”

  木兰花苦笑了一下,道:“替他和贵族集团搭上关系的是什么人,你们可知道么?”

  “我们已查出了,是两个情报贩子,郭尔准和果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