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血溅黄金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一共有十六个人,围住了车子。

  车门被打了开来,一根手提机枪的管子,伸了进来,一个声音喝道:“放开他,小姐,你不必希望会有奇迹出现,我们一共有十六个人之多!”

  当木兰花一感到事情不对头之际,她的心中,甚至还有十分好笑的感觉,因为她以为那假扮奥拉婷夫人扮得太像了,以致另外有人以为她是“贵族集团”的人,而来绑架她了,这不是很有趣么?可是这时,她向外一看时,那种感觉却消失了。

  外面团团围住了车子的十六个人,一色的黑色西服,和曾经闯进她家中的那八名枪手的服饰,是完全一样的,甚至武器也一样。

  那也就是说,那是“贵族集团”中的人!

  更进一步的结论是:她假扮奥拉婷夫人的把戏,已然被对方拆穿了,那自然会导致许多恶果,第一,穆秀珍和云四风两人,将不会获得释放。第二,高翔到指定的地点去,非但接不到两人,而且,还有可能发生重大的危险,那是自投罗网!

  刚才,木兰花还以为自己在这个回合之中,已取得了胜利,但是转眼之间,胜利却变成了失败,而且还连累了高翔!

  木兰花的心中,自然极其沮丧。

  而更令得她沮丧的是,毛病出在什么地方,她竟然一点也找不出来。她进酒店的时候,可以说绝未被跟踪,她制服奥拉婷夫人,是在套房的间进行的,窗帘全拉得十分紧密,而且,奥拉婷夫人根本没有机会发出任何求救的呼声。

  那么,对方是怎知自己假扮一事的呢?

  她只僵持了十来秒钟,当她知道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她实是不得不服从对方的吩咐时,她松开了手臂,让那司机恢复了自由。

  那司机喘了一口气,立时有两名大汉,进了车厢,一左一右,将木兰花挤在中间,另一名则坐到了司机的旁边,转过身来监视她。

  其余的人,也纷纷跳进了其余的车子,两辆车子带头,木兰花的那辆在中,又有两辆在后,五辆车子,在深夜的寂静街道上,疾驶而出。

  木兰花在车子驶行之后,才吸了一口气,道:“你们将带我到什么地方去,我想,我应该有这个权利知道的,是么?”

  “是的,一位重要人物要见你。”一个人说。

  “是谁?”

  “我们不知道。”仍是那个人回答。

  “我是谁,你们知道么?”木兰花问。

  那四个人一齐笑了起来,令得木兰花十分尴尬,幸而他们笑的时间并不长,便道:“知道的,小姐,你是鼎鼎大名的木兰花小姐!”

  木兰花苦笑了一下,“鼎鼎大名”这个形容词,在她如今这样的情形下,听起来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她停了半晌,才又道:“可是歌芳伯爵本人要见我么?”

  那人冷冷地道:“我已说过了,我不知道。”

  车子突然转了一个弯,在一幢小洋房前停了下来,小洋房的楼下,灯火通明,前面的两辆车子已驶了进去,木兰花的车子也跟着驶进,直达门前。

  然后,车门打开,木兰花被押了下来。

  洋房正面的落地玻璃门也在这时打开,一个五十上下,身形非常高,丰度极佳,穿着晚服的男子,走了出来,道:“不要枪,木兰花小姐既然来了,一定是乐于接受我的邀请,和我共进晚餐的,将枪收起来,再没有比枪更破坏情趣的东西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走下了石阶,来到了木兰花的面前,向木兰花弯腰行了一礼,伸出一只手臂来,好让木兰花挽着他。

  这种贵族式的礼节,木兰花看着,不禁十分好笑,而对方竟然对她如此之不防范,这也是使她摸不透对方的葫芦中究竟是在卖些什么药的。

  木兰花笑着,将手插进了他的臂弯之中,两人一起向屋内走去,屋中的布置十分幽雅,一阵阵柔和的音乐,正从隐藏的扬声器中,传了出来。

  那中年人请木兰花坐下,然后双掌互击,立时有穿了雪白制服的仆人,躬身侍立,那中年人道:“客人来了,吩咐餐厅准备。”

  木兰花在这样的情形下,自然没有必要再掩饰自己的身份了,她站了起来,道:“如果阁下可以允许我将脸上的化装抹去的话——”

  那中年人道:“当然可以,请!”

  他又击着掌,一名女侍应声而至,将木兰花带到了化妆室中。木兰花抹去了脸上的化装,回复了本来的面目,又走了出来。

  自那中年人的口中,立时滚出了一大串的赞美词来,使木兰花觉得,他们简直是在演戏一样,木兰花在和他一齐走向餐厅的时候道:“你还未曾向我自我介绍哩!”

  “唉,”那中年人叹了一声,有点忧郁地道:“一个已被世界遗忘了的人。还有什么重提姓名的必要呢?真要请你原谅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