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血溅黄金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你去了,兰花或者要通什么消息,那怎么办?”

  “可是……”穆秀珍噘起了嘴,“你走了,我只是一个人了,叫我一个人等上一夜,那我可不干,孤魂野鬼一样,哼!”

  高翔不禁笑了起来,道:“看你说得那么可怜,其实呢,你心中正求之不得,你不会叫云四风陪你么?要不要我替你打电话?”

  穆秀珍红了脸,推着高翔就向外走,一面推,一面叫道:“去去去,去你的,谁要你来多管闲事,我一个人就不行么?”

  高翔哈哈大笑着,提起了大衣,走了出去,天黑了之后,寒风更厉,他竖起了大衣领子,钻进了车子,便向市立艺术院直驶而去。

  市立艺术院虽然是在市区之中,但是附近的区域,都是有计划辟出来的文化区,很多学校,以及博物馆等,是以这时显得十分冷清。

  当高翔的车子,一转进了直通市立艺术院的那条直路之际,他已然可以看到耸立在黑暗中的市立艺术院的庞大建筑,和建筑物之前的梧桐树了。

  这时候,他离开艺术院的大门,大约还有大半哩的路程,但是,他都突然停了车子,然后,他将车子驶进了路灯射不到的阴暗处。

  他突然停下来的原因,是因为前面太安静,太黑暗了。如果发生命案,大批警方人员,已然赶到的话,怎会有如今这样的情形?

  高翔又想起了那个电话,来得十分突兀,而自己在听了电话之后,又因为急于想赶到现扬,是以未曾向他问个仔细。

  如今照这样的情形看来,这个电话所说的事显然是虚构的,而它的目的,则是在将自己引到这来。高翔想到这,不禁冷笑了起来。如果那打电话的家伙,以为凭这样的一个电话,就可以令得他上当的话,那么他就要吃苦头了。

  高翔打开了车门,出了车外。

  他在车边上站了片刻,在那片刻间,他想了好几个问题,全是和那个电话有关的,他想到:那究竟是什么人?诱他前来的目的又是什么?何以这个人知道他在木兰花的家中?这个人和一连串到现在为止还一点线索也没有的事有何关系?

  但是这一连串的问题他却一个答案也得不到。

  §第三章

  当然,他先要见到了那个人才能得到答案的。

  他开始向前走去,他的身子一直在阴暗之中,到快要到达市立艺术院门口的时候,他又向侧绕去,他一闪身,迅速地闪进了右廊。

  市立艺术院中,有大量珍贵的艺术品,重门深镇,但是,左右两个环形的走廊,却是没有门的,高翔闪了进去之后,用极轻巧的步伐奔了十来步。

  他在一根巨大的柱子之后,躲了起来。

  他心中所想的是:对方的目的,如果是将他引到这来对付他,那么当然会估计他一到,便在正门下车,所以,对方一定躲在正门的附近。

  而这时,他却是悄然来到的,那么,他只要掩近正门,就可以发现那个隐藏起来,打假电话的那个人,而叫他吃点苦头了!他蹑手蹑足地向前走着,每到了一条大柱之后,他都停上一停,而向前仔细地察看着,光线十分黑暗,他几乎看不到什么。

  在黑暗之中,那些千奇百住的雕塑品,看来就像一个奇形怪状,蹲在那不动的鬼怪一样,看来十分骇人。高翔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当他来到了接近正门的第二根柱子时,就看到了那人就在最接近正门的第一柱子之后!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他的身子紧紧地靠着那柱子,他背对着高翔,看他的情形,像是正全神贯注地望着前面。

  他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高翔的心中,暗暗好笑,那人以为自己会上钓,但结果,倒霉的都是他自己!贴着,高翔将脚步声放得更轻,等他来到了离那人的身后,只有三四尺之际,那人仍然双手抱柱,靠柱而立,并没有发现高翔已到了他的身后,离得他如此之近。

  高翔突然再跨前一步,伸出手来,在那人的肩头上一搭,将那人的身子,转了过来,左手扬起,一拳便待向那人的下颔击去。

  然而,他那一拳,却并未击中那人的下颔。

  那一拳,在击到一半时,便突然僵住了!

  只不过他那一拳,虽然未曾击中那人,那人的身子,却也已突然向下倒了下去,而在高翔的拳头,突然停止之际,高翔也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人早已死去!

  这时,那人仰天倒在地上,在黯淡的光线下,可以看到他的脸容,十分可怖,他的衣着,又的确是十分华贵,而那也是一个中年人!

  高翔不禁感到啼笑皆非,因为那电话所说的,竟是事实,这的确又出了一件命案,而且死者是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

  只不过警方人员还未曾发现这件命案而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