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血溅黄金柱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的。”木兰花道:“那么,打电话给领事馆。”

  “为什么?”高翔愕然。

  “刚才他们有人来……”木兰花将经过略说了一遍,“我们现在,只好在他们那方面入手,来获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可是我们却失去了那手杖啊!”

  “那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我们已然卷进了这件事的漩涡之中,还能希望交出了手杖之后,就没有了事情么?”

  “对!”高翔翻寻着电话簿,又拨通了电话。

  他将电话交给木兰花,木兰花第一句话就说道:“我是木兰花,我要和刚才到过我家中的人讲话。”

  “什么木兰花,我们不知道!”对方的回答很冷淡。

  “如果你不知道,那你最好就去问一问。”木兰花用严厉的声调教训着对方,“否则,你的职位,可能要保不住了!”

  出乎木兰花的意料之外,那面咆哮了起来,道:“我是总领事,除了外交部长的命令,谁还可以使我的职位不保?我没有听说过什么木兰花。”

  电话被“拍”地挂断了。

  这样的结果,倒是木兰花事前绝料不到的。她握着电话,呆了半晌,才将电话放了下去,穆秀珍问道:“怎么一回事?”

  木兰花摇了摇头,的确,连她也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她手托着下颔,侧着身,坐在沙发上,想了片刻,道:“我看,领事馆是我们唯一的线索,我们必需到那去一次!”

  “私入外交机构?”高翔和穆秀珍两人都吃惊地问。

  “当然是私入,难道还会堂而皇之地走进去不成?”

  “那样做——”高翔迟疑着,说:“只怕不怎么好。”

  木兰花笑了起来,道:“我们什么样的险未曾历过——何以你们两人,竟忽然大惊小怪起来了?这有什么值得出奇的?”

  “兰花!”高翔苦笑着,“那不同啊,外交机构,根据国际惯例,那等于是他们的领土,如果你在领事馆出了事,谁也没有办法帮助你的!”

  木兰花道:“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我却会尽量小心的,我现在就去,如果明天早上八时之前,我还没有回来的话——”

  穆秀珍忙不迭道:“不,兰花姐,到时你一定回来了!”

  高翔道:“如果万一不回来呢?”

  木兰花严肃地道:“那么,你们就再和他们联络,告诉他们,那根手杖可以交换我。我相信刚才来的人一定是领事馆中的人,那位总领事,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是以未便对我们承认而已。当然,我们没有那根手杖,但你可以坚持他们,将我带出来。”

  高翔和穆秀珍两人的面色,都十分难看,他们点着头,但是他们的颈子,似乎有点僵硬,是以点点头的样子,显得很滑稽。

  木兰花向楼上走去,穆秀珍道:“不行,兰花姐一个人去冒险,那不行,我也要去。”

  “她没有叫你一起去,你去了反而会误事。”

  “胡说,你才误事哩!”

  “我们不必吵,秀珍,最好我们都和她一起去。”高翔来回地踱着,“等她下来的时候,我会们同一阵线,坚持要和她一齐去!”

  “好!”穆秀珍高举双手,表示赞成。

  可是,木兰花像是料到了他们两人一定要争着一起去一样,她上了楼之后,并没有下来,等到高翔和穆秀珍两人,等了近二十分钟,感到木兰花上楼去的时间未免太长了一些之际,也走上楼去,才发现木兰花早在楼上,越窗而去了!

  木兰花在书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寥寥的几个字:千万不可同来,照我的话去做,今晚可能还有人来,小心小心。

  高翔和穆秀珍两人,看了这张纸条,都为之苦笑。

  他们两人只得又到了客厅中,那时,是晚上七时,天色已经黑了,他们可能要等一整夜,因之他们都十分无精打采。

  到了晚上九时,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穆秀珍一把拿起了电话,听了一听,便递给了高翔,道:“警局打来的。”

  高翔接过了电话,只听得那边的声音,十分惶急,道:“高主任,市立艺术院又出了命案,一个衣着笔丽的中年人被杀,请你快来!”

  高翔陡地一忖,道:“好,我立即来!”

  他放下电话,站起身来,穆秀珍忙道:“我也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