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血溅黄金柱 > 上一页    下一页


  当他站稳了身子之后,另外两人,已经扶起了那死去的中年人,高翔大喝一声,道:“这人已死了,你们移动他们作什么?”

  那人用生硬的英语道:“这是我们的事,你最好别管。”

  高翔一声冷笑,道:“看来我非管不可,因为这正是我的事,这是我的证件!”高翔将证件取了出来,给那人看了一眼。

  那人的面色变了一变,他的态度已软了许多,道:“对不起,但这件事阁下仍不应该过问,我们是领事馆中的人,这一位……死了的,是我们的副领事。”

  高翔冷冷地道:“事情如果在你们的领事馆中发生,我当然不能问,但是如今,事情是在这发生的,请你们都跟我回去!”

  那人眼珠一转,突然一掀大衣的衣襟。

  他的另一只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已从衣袖中缩了回去,当他的大衣襟一翻之际,他右手上所握的那柄枪,便露了出来。

  他立时掩上了大衣,道:“阁下还是不要管的好!”

  高翔呆了一呆,那人已开始后退去。

  高翔的枪就在腰际,但是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之下,高翔一有异动,那人毫无疑问,是会立即开枪的,是以高翔僵立着不动。

  而那人迅速地退到了他的两个同伴的身边,那两个同伴将死者扶在当中,三人一齐向后退去,高翔向木兰花望了一眼。

  木兰花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动。

  高翔的心中十分气愤,但是却也无可奈何,那三人的行动,十分之快疾,转眼之间,便退到了路上,两个人扶着死者,进了车厢。

  那人最后进车厢,而当他一进去之后,车子立时以极高的速度驶走了。在车子驶出之际,木兰花和高翔,都看到了那辆车子的车牌。

  那的确是外交人员的车牌。

  等到车子驶出之后,高翔才顿了顿足,向前奔出了几步。他这时向前奔出,当然不是去追那辆车子,因为那是再也追不上的了。那只不过是他的一种下意识的泄愤的动作而已。

  而当他奔出了几步之后,他的脚却踢中了一样东西,那东西发出相当大的声响,在地上滚动着,原来这是那中年人的手杖。

  木兰花一看到这根手杖,立时想起那中年人倒地之后,临死之前,是曾经举起过这根手杖来的,她心中不禁陡地一动。

  她道:“高翔,将这根手杖拾起来。”

  高翔一俯身,将手杖拾了起来,走回来交给了木兰花,木兰花握在手中,略看了一看,道:“希望这柄手杖中会有些什么秘密。”

  “对,我们带回去研究一下。”

  他们一齐向外走去,当他们走下石阶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两个艺术家,已言归于好了,那位画家正将雨伞骨一根一根地插起来,而那位雕塑家则在一旁叫着:“太奇妙了,你真是天才!”

  由于那两人的吵架,在大门口发生的事,几乎是没有人注意的。他们两人下了石阶,高翔道:“兰花,坐你的车子可好?”

  坐木兰花的车子,那么必然是先到木兰花的家中,那么高翔就可以多些机会和木兰花在一起了,这是他的一番苦心。

  木兰花嫣然一笑,道:“如果你公务不忙的话,我当然竭诚欢迎。”

  高翔大是高兴,道:“我们一齐研究手杖,就是公务!”

  他们说着,来到了艺术院的停车场,到了木兰花的车子之前,木兰花打开了车门,先将那根手杖,抛到了车子的后座上。

  然后,她和高翔两人,并肩坐在车前座,当车子缓缓开动之际,高翔忽然问道:“兰花,那外交官如果是死于谋杀的话——”

  “他一定是死于谋杀。”木兰花道。

  “那么,他是死在什么人手下的呢?”

  “我也正在想这个问题,要明白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明白,这个用外交官身份作掩护的间谍,究竟到这来是做什么的!”

  “兰花,你怎肯定他是间谍?”

  “一定是,那个国家是以特务工作闻名的。”

  “那么,他是来出卖情报的?”

  木兰花摇了摇头,道:“出卖情报的可能性极少,因为他有同伴一起来,他出了事,他的同伴立时就赶到,那当然是一齐来的。”

  “不是出卖情报,那一定是收买情报了。”

  “是的,但是他怎么又死了呢?这其中的情形一定很复杂了,可能一共有三方面,一方面卖,一方面买,另一方面想拦路抢截!”木兰花分析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