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怒歼恶魔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卡车行驶的这条路,是通向一幢古色古香的大房子的,那幢大屋,华丽得像是宫殿一样,但这时候却是一片漆黑,看来十分阴森。

  卡车并不是直接驶向那幢大屋的,而是在驶出了十英码之后,便停了下来,卡车降下之后不久,只听得一阵“轧轧”声音,自地下传了出来,卡车竟向地下陷落了下去!

  在卡车轮下的一块地,看来虽然和路面无疑,但却是一架大型升降机,卡车在被升降机带得下沉了二十尺左右,才停止下落。

  这时,卡车是在地下了,在地下,可以看到一条十分平整,斜斜向上的通道,卡车停止了下沉,两个人又迎了上来。

  直到这时,卡车后面的门才打开,那两个迎上来的人大声道:“江先生,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的诚意如何,不得不如此。”

  卡车中传来一个听来不在乎的声音,道:“不要紧,你们是做大买卖的人,当然不能不小心一些的,我可以出来了么?”

  “可以了,请出来。”

  卡车中是漆黑的,但是有烟头的火在一闪一闪,那驾驶一辆小汽车进入卡车的人,这时口咬着一支香烟,走了出来。

  他咬住香烟的那种神态,看来也是有点满不在乎的,他牙齿轻轻地咬住烟尾的滤嘴,甚至还在微笑着,当他走下斜板的时候,抬头向上看了一下。

  他所看到的,只是一块漆黑的天空,他当然是不能仅借这一块天空而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的,他耸了耸肩,然后再向前望去。

  那两个来迎接他的人,这时正定定地望着他。

  他向两人笑道:“我该向哪里走?两位。”

  那商人吸了一口气失声道:“天,你不是……高翔?”

  “或许我是他。”他仍然用牙齿咬着烟,但是缕缕的烟,却自他的齿缝中飘了出来,“请你们带路,我是应邀而来的。”

  “是……是,”那两个人连忙转过身去。

  他们在那条斜路上向前走着,他吸着烟,跟在后面,不一会,便来到了一架升降机的前面,三个人一齐走了进去。

  升降机向上升着,四十秒之后,停了下来,他们又出了升降机。

  一出升降机,那人便不禁一呆,那是一座十分华丽的大厅。

  而且,其时正灯火通明,每一张沙发上,都有人坐着,算来最少有二三十人之多,场面居然会如此热闹,那是事先所料不到的!

  他跨出了升降机,升降机和引他前来的两人,都落了下去。他镇定地向前跨出了两步,数十道目光,一齐向他射过来,有许多人离座起立,其中一个人,甚至立时取出了一柄锋利的小刀,扬起手,待向他抛了过来。

  可是那人的小刀还未抛出,便听得一个傲慢之极的声音道:“到这里来见我的人,身上是不准带任何凶器的,何以你的身边有刀?”

  那人陡地一震,小刀落到了地上,由于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的原故,是以小刀落地,是一点声音也没有的。

  他转头向那傲慢的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那是一个身材高大,面目浮肿的胖子,他独自一人,坐在一张大得异常的沙发上。

  紧靠着他而坐的,乃是一个长面,瘦削,面色发青,衬得一点点的胡须渣子更加显眼的痨病鬼也似的人。只有这痨病鬼离那胖子最近,别的人至少和他保持着六尺以上的距离。

  那个取出小刀的人,这时僵硬地站着,大厅之中,没有一个人出声,痨病鬼冷笑了一声,道:“你过去对组织有过不少贡献,但何以在晋见首领之际,还带着凶器?”

  那人忙道:“我……我只是……”

  痨病鬼不等他讲完,便伸手在他所坐的沙发扶手的掣上,按了一下,立时有两个大汉,自一扇门中走了进来。

  那两个大汉,身上所穿的是一身红得令人想起鲜血的红衣,痨病鬼向僵立着的那人指了一指,两个红衣大汉立时来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挟住。那人哀叫道:“首领,我是一时大意,念在我过去曾为组织出力,你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你饶恕我这一次,你一定要……”

  可是他的哀告,却一点用处也没有,那面目浮肿的胖子扬着头,痨病鬼用阴森的目光,扫视着大厅中其余的人。

  其余人的面上,都是一点表情也没有的。

  看他们那种样子,似乎眼前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

  那人被拖了出去,一直在听到他的号叫声,但突然之间,他的号叫声停止了,那面目浮肿的胖子冷笑了一下,在他身边的痨病鬼忙道:“任何不服从首领任何命令的人,都必须被处死!”他讲到这里,顿了一顿,然后才站了起来,道:“江涛先生么?欢迎,欢迎!”

  被称着江涛的那个,正是经过了曲折的道路来到了这里,一到之后,便目睹了这一幕活剧的那人,这时,他又向前走了两步,道:“我一定使各位吃惊了,是不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