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〇


  看着两人有时候争得是面红耳赤,有时候却好得比亲兄弟还亲,猎鹰是一点也插不进嘴,他只能无聊地四处张望。

  突然,一面锦旗吸引了猎鹰的眼球,那是红二连完成一次特殊任务后上面发的,出于保密原因,虽然没说为什么表扬红二连,可猎鹰知道那原因,那是一次重大的任务,准确地说应该是由猎鹰和黑鹰两人去完成的任务,也是两人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次任务:为限制敌方装甲集团的活动能力,上级派他们深入敌后一百多里地去侦察敌人一个秘密油库……结果,两人却机缘巧合下把那大型油库给炸了,而两人印象最深刻的有两点:一是油库被炸时,在漆黑的夜晚下所爆发出的威力,如火山爆发般升起一朵朵巨大的蘑菇云直冲云霄,看得两人震惊当场,也深深地体验到了战争的破坏力;二是两百多个敌人漫山遍野地搜索时,看着敌人从身边经过,感受着敌人枪口的冰冷,两人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危险,什么是“激动人心”,两人都准备以身殉国了。不过还好,连长亲自带人来接应,两人总算是完整地回来了……如今,双鹰小组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只剩下自己这只孤独的鹰,而且还是只受伤的鹰。

  “猎鹰!”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猎鹰深深地陷入了回忆之中时,连长和药草的计划也初步制订完毕。连长叫了声猎鹰,却见猎鹰看着那面锦旗发呆。

  “猎鹰!”不得已,连长提高了音量。

  “到!”猎鹰下意识地立即昂首挺胸立正。

  “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没什么。”猎鹰淡淡地回答,他不想让人见到自己的哀伤,他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软弱的一面。受伤的鹰就更应该学会保护自己的尊严。

  “猎鹰,我来宣布你今后的伙食。嘿嘿!”药草搞怪地笑着,直到连长都看不下去了才继续念着,“早上,必须有两个鸡蛋,还要喝一碗粥,中午……晚上……我会把这个交给炊事班的,当然,为了能让你胃口大开,可以按天数换着来。”

  猎鹰还能说什么呢?只剩下点头的份儿了。再说了,吃这么好,他心里多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随后,连长又给他念了份体能训练的制表,从少到多,一点一点地增加,猎鹰也只能点头同意。

  “好,既然你同意了,那咱们就从现在开始做起,先吃早饭。”回头对药草补充道,“你先到食堂去,让他们现在就按这个给猎鹰做。”

  ……

  然而,这顿早饭是猎鹰吃得最不习惯的一次。别的战士的早餐无非是包子、馒头、油条之类的,而猎鹰面前却多了两颗熟鸡蛋(当时我国刚刚解放,人民生活还非常艰苦,鸡蛋是很难见到的)。开始大家还很奇怪,不过没人发话,最多也就是看一眼,然后看连长一眼,接着都很理解地各自吃饭。

  反倒是猎鹰有些不好意思了:谁都希望自己能突出,可是猎鹰现在的这种突出却像是被人看戏一般,最可气的是药草这家伙边吃饭边直直地盯着自己,用眼神提醒着自己快点把这些都吃完。

  猎鹰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目光,抬头一看,是猴子,他立即就把手中的鸡蛋递到猴子面前。

  猴子反倒是一愣,接着一喜,他以为今天改善伙食,可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深陷“包围”之中,那是一种眼神的包围,意思很明显:你小子敢吃我们就揍你!

  猴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整个餐厅就只有猎鹰有两个鸡蛋,但看看大家整齐划一地放下筷子恶狠狠地盯着自己,他立刻明白了这鸡蛋的含义,不过一听他的外号就知道他爱开玩笑,只见他拿起鸡蛋得意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开始剥鸡蛋,最后再笑嘻嘻地慢慢把鸡蛋送往自己嘴里,可他送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当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战友和药草同时站起来,要揍自己时,猴子就像被蛇咬了一般,飞速把鸡蛋放到猎鹰的碗里:“兄弟,你吃吧,多吃点,对身体有好处,大家都还等着你继续为连里立功呢。”

  猴子清晰地听见了整个大厅里有了声长长的吐气声,猴子边摸着脑袋边坐下:“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嘿嘿!”

  猎鹰也奇怪地向四周看了看,结果,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立即动起筷子,速度十分敏捷,却看得猎鹰心里直叹气:自己终究还是成为要被照顾的对象。

  猎鹰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燃烧着,他却无法去反抗,只能默默地低头吃饭,可心里却有着一股强烈的愿望:一定争取早日恢复到以前的王牌,摆脱这尴尬的场面。

  ……

  烈日当空,毒毒的太阳已经使得这儿仿如火烧般的炎热。而在这座山下,一群战士正围着这座山慢跑,跑在最前面的是猎鹰,后面是一群战友在陪练。

  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严肃,每个人的汗水都打湿了衣背,每个人都喘着粗气,只是猎鹰更甚之,因为别人都是没有任何负重地跑着,而猎鹰的双脚上却捆着沙袋,每只脚上的沙袋重五斤。猎鹰必须戴着它围绕这个大山跑两圈,这就是今天上午的恢复性训练。

  他身后的那群战友都是自发地陪练,没有人来监督,没有人下命令,他们也没有鼓励的话,他们的行动本身就使他全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劲。

  终于跑完了一圈,猎鹰回头看了看,见战友们依旧紧随在自己身后。一见自己回头,个个都露出了笑容,个别的还怕猎鹰难堪,故意露出跑得十分艰难的样子。当然,也有个别的人故意露出轻松之态,比如猴子。一见猎鹰看向自己,他就像是刚睡醒一样,故意打着哈欠伸着懒腰。

  “猎鹰,喝口水吧,还是热的。”一个战友见猎鹰有停下来的意思,立即加快脚步,把手中紧捂着的保温杯递了过去。

  猎鹰对他笑了笑,说了声谢谢,然后继续跑。

  “猎鹰,你都跑完一圈了,休息一下吧,你一个月没跑了,突然跑这么远,身体肯定吃不消的。反正连长又不在,没人知道。”

  猎鹰摇了摇头,继续跑着。

  “哎哟!”突然,那名兄弟叫了起来,原因很简单,连长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给了他一巴掌。

  见猎鹰回头,连长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

  “谁说老子不在,他娘的,你们能陪练,难道老子就不能吗?只是我没你那么话多。”连长边跑边打。

  “哎哟!连长,你干吗老打我一个啊?他们也都说话了。”

  “就你话多,不打你打谁,快跑,叫你话多!叫你话多!”其实,连长打得不重,他心疼连里的每一位战士。而那名战士却边跑边故意扯着嗓子大声地叫着,就跟上了重刑一般。看着两人的样子,大家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这也算是给这无聊的跑步带来了一丝开心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