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四


  在医院里,穿的都是拖鞋,不用系鞋带。可现在,他穿的是解放鞋,平时最简单的系鞋带却怎么也做不好。

  猎鹰先是用左手去系,可根本系不上。得找个东西把一根鞋带固定住,于是他找来一根棍子作支撑点,可是系不紧。

  猎鹰气恼自己怎么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把鞋子一扔,拼命地捏自己的右手,可还是使不上一点力气。

  最终,他丧气地坐在凳子上,看着门口的鞋子,听着外面正在集合的战友的脚步声,心里是又着急又难过。

  门突然被打开,猴子全副武装地进来,笑嘻嘻地问:“猎鹰,怎么了,快穿鞋集合啊,快!再不穿就来不及了。”

  猎鹰叹了口气,点了一下头,捡起鞋子又穿了起来,结果还是老样子。

  “来,我帮你。”

  “我自己来。”猎鹰一把抢过鞋子,继续系着鞋带。因为他明白,现在不战胜这个困难,将来就不可能战胜更多的困难。别人可以帮助你一次,不可能帮你一辈子。况且自己还想重新拿起狙击枪,重新回到战场,还要为黑鹰报仇,如果自己连系鞋带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还怎么开始训练,怎么能够实现自己重新站起来的理想!

  “猴子,你先去吧,我马上就来。”猎鹰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于是无可奈何地对一旁替自己着急的猴子说。猴子默默地点了一下头,却没有动的意思。

  “你坐在地上,用牙咬住左边的鞋带,左手打结,不就行了。”猎鹰赶紧坐下试试,果然成功了,虽然有点紧,但猎鹰很满意。

  等两人出来时,已经过了集合时间。

  “报告!”

  所有队员都如钢枪般站立在那儿,大家都拿眼角瞄着他俩,听着连长的处罚。

  “猎鹰、猴子,为什么迟到?”

  “报告连长,我鞋带捆不了,猴子在帮我捆,所以迟到了。”猎鹰站出来敬礼后大声答道。

  “猴子,是这样的吗?”

  “是!”

  “猎鹰,入列!”

  “是!”

  猎鹰入列后,连长走过去盯着猴子大声说:“猴子,你早操出勤迟到,做两百个俯卧撑、两百个仰卧起坐。”

  “是!”

  猴子放下背包就要做,猎鹰却义气地站了出来:“报告,连长!”

  “出列。”

  “是!”猎鹰出列后敬礼,等连长回礼后才大声地说,“报告连长,猴子是因为我才迟到的,我愿意替他受罚。”

  “替他受罚?”

  “是!”

  “好,猎鹰,四百个仰卧起坐,现在开始做。”

  猎鹰放下背包就做了起来,只是他的一只手做起来很困难,更没什么美感可言。连长转身对一排排长道:“蝰蛇。”

  “到!”

  “今天是五公里越野拉练,由你带领。”

  “是!”

  眼看着队伍出发远去,连长走到猎鹰与猴子中间,自己也做了起来。

  操场上就只剩下三个不停地边做俯卧撑边报着数字的军人,汗水慢慢地浸湿了衣背,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但三人并不理会。

  猎鹰边听着连长嘴里喊的数字边在心里佩服这个平时看上去不怎么运动,还有些发福的家伙,没想到他居然比自己做得还要快,还要标准。

  最终,在自己身下留下一摊汗水后,猎鹰最后用了别人两倍的时间总算是做完了。

  连长对猎鹰招了招手,三人都靠着墙坐下。

  连长脱下衣服,擦了把脸上的汗水,却先问猴子:“猴子。”

  “到!”猴子立即就要站起来,连长一把拉住他:“不用了,大家休息休息,谈谈心。”

  “猴子,我对你的处罚你服气吗?”

  红二连之所以能够成为一支精锐的连队,有一个很重要的精神维系,那就是上下级之间都光明磊落,绝不会欺骗对方。对于这一点,历任连长都很尊重。除非是上级有特别要求的,否则,在红二连中没有秘密可言。比如上次猎鹰和黑鹰去执行的任务,连长说得很直接:这次任务的完成率很低,所以才要派最好的狙击小组去完成。同时负责这项任务的人的生存概率很低,有什么遗言可以大胆地说,只要有能力办到的一定办。

  正是这种相互坦率与信任,信任队友、信任组织,为完成任务,死而无悔。

  “连长,我不服。”

  “哦?说说。”指导员不在,连长当然得担负起指导员的责任去开导战士。

  “连长,你和指导员不是经常说:大家应该相互关心,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共同进步吗?”

  “没错!”

  “那我想到猎鹰手脚可能有些不方便,去帮帮他,有什么错?”

  连长瞄了一眼正独自低头坐着的猎鹰,然后才看着猴子说:“我们先不说纪律。就说说你帮猎鹰的事。首先,猎鹰是个兵,而且是个好兵,他不就是右手一时还没恢复嘛,用得着你去充好汉吗?再有,你能帮猎鹰一次,难道还能帮猎鹰一辈子吗?”

  “那我帮得了一次是一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