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二


  猎鹰的眼睛湿润了。多好的战友,多好的兄弟,多好的连长,他们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并没有放弃自己,并没有看不起自己,并没有去计较自己的过去,而是用真心来温暖着自己的心灵,用热情来鼓励自己这颗自卑的心。猎鹰就这么站着,心里既感动,又骄傲。

  “看什么呢,还不吹蜡烛。可别浪费了,这可是我专门给你买的。这首歌也是我教了半天大家才会唱的。真不容易啊!”连长碰了碰正在发呆的猎鹰,骄傲地说。

  这群单纯的军人,这群连唱生日歌都唱不全的军人,这群连主角必须许愿的过程都不知道的军人,在自己的战友落难时,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热情与关怀。

  “今天是我生日?”

  “你的参军纪录上写的就是今天。”

  猎鹰点点头,吹熄了蜡烛,灯光亮起,掌声响起,猎鹰却红了眼睛。也许,猎鹰自己都不知道,自从受伤后,他被感动过多少次,他的眼圈红了多少次,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猎鹰明白了“军人情义”这四个字的含义。

  “谢谢各位战友,谢谢你们在我猎鹰最困难的时候,还这样不计前嫌地帮助我,鼓励我。以前,我做过很多对不起大家的事,就拿二组的‘山羊’来说,他要我教他野外生存的技巧,我却挖苦他说他根本就没资格待在这里,可没想到,今天他却——却——真的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还有‘猴子’,他向我请教怎么才能远距离狙杀目标,我却故意耍他,没想到,他不计前嫌,还到医院去接我。我——我——”

  “哗啦啦……哗啦啦……”见猎鹰越说越说不下去了,连长带头,站起来鼓掌。此时,不仅仅是猎鹰的眼角有泪光,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里都饱含着热泪,这群不怕牺牲不怕流血的铁血军人,却为了这几句真心话而感动。

  “好了,大家都不要再说了,来,大家举起酒碗。”连长第一个端起酒碗。

  所有的人都站立,端着酒碗:“一切都在这碗里了!这一口下去,以前的一切不愉快都没了,大家都是好兄弟。兄弟们。干!”

  “干!”

  ……

  这天,猎鹰醉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大醉。同时,他也哭了,嗷嗷大哭。可他心里却无比的开心,因为他终于找回了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地,他也找回了自信心。

  猎鹰的激动一旁的连长看到了眼里,心里也放松下来。他真怕这个优秀的狙击手从此一蹶不振,或者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现在他骨子里那争强好胜、永不服输、永不放弃的种子已经被激活了,这个人才真的得救了。

  第十九章 夜谈

  “黑鹰,撒尿去。黑——”半夜,猎鹰酒醒了,口干涩得厉害,他摸黑给自己倒了杯水,习惯性地要拿黑鹰开心。

  以前,他和黑鹰谁要起夜,都不让对方躺在榻上安睡。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对方,把沉睡的对方弄醒。这一次猎鹰刚想故技重施,可看到黑鹰那空荡荡的床,张开的嘴却怎么也发不出一丝声音了。

  猎鹰轻轻地放下杯子,打开电灯,孤独地坐在自己的床位上,默默地注视着黑鹰的床位,怎么也睡不着了。

  最为全连技术最好的双鹰组合,两人拥有一间宿舍,即使对于待遇明显好于普通士兵的特种兵来说,也是一项令人骄傲的殊荣,因为这体现了领导对他们的认可和鼓励。可现在,猎鹰特别想搬离这个宿舍。这里有太多的回忆压得猎鹰喘不过气来。

  白炽灯下,黑鹰床位上的被子被折叠得整整齐齐,床下的摆设依旧如故。床头上贴着一张两人的合影,照片上的两人全副武装地站在一起,黑鹰笑得是那样的开心,他的左手放在猎鹰的脑袋顶上,表示自己比猎鹰高出许多。

  猎鹰记得这张照片。那是他们第一次合作成功后照的。猎鹰本来不想照相,可黑鹰不依不饶,强行拉他的。在相机前,黑鹰用手比量着说:“猎鹰,甭看你技术比我好得多,可你有一样不如我,你没我个子高,嘿嘿嘿!”

  技术上比不过自己,就在身高上找回点自信。为此,黑鹰每每都会拿出这张照片在猎鹰眼前晃来晃去,异常得意地大肆取笑猎鹰,搞得猎鹰几次都想揍他……

  可现在好了,自己想被黑鹰取笑,黑鹰却已经不在了,就剩下这空荡荡的床位和这张相片孤独地陪伴着自己。

  猎鹰不敢去触碰那床上的任何东西,生怕自己一碰,那东西就永远地消失了。就这样,猎鹰静静地坐着、想着、思念着……

  门突然被推开,猎鹰惊异地抬头看去,却见到两个执勤的士兵走了进来。

  “熄灯号都吹过了这么久,怎么还不熄灯,你——早点睡吧。”一位执勤兵本来怒气冲冲,可看到眼前发呆的是猎鹰,以及猎鹰对面黑鹰那张空荡荡的床位时,他的怒气一下就消了,吩咐猎鹰早点休息后就想出去。

  “有烟吗?”猎鹰呆呆地问。

  “有,有!给!”另一位执勤兵立即就掏出香烟递了过去,猎鹰接过来后淡然道:“对不起,我马上就熄灯,这烟明天我还你。”

  “不用了,猎鹰,这烟就当我送给你和黑鹰兄弟的。”说完,两人向黑鹰那张空荡荡的床位敬了个军礼,默默地走出去,小心地关上门。

  这一夜,他俩再也没有来打搅猎鹰,因为他们也能体谅失去最好兄弟的痛苦。

  猎鹰慢慢地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地放在黑鹰的床头,又给自己点了一根,才慢悠悠地说:“兄弟,以前你说你有烟瘾,可我不准你吸,你就悄悄地躲在厕所吸……现在好了,你就吸个够吧。我支持你吸,我陪你吸,痛痛快快地吸吧。

  “兄弟,你交代的事,我都会替你完成……

  “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请你保佑那个该死的人,保佑他多活些日子,别让人打死了,这样,我才能亲手帮你报仇。

  “等着吧……”

  一盒香烟一支一支地点燃,从不吸烟的猎鹰靠着黑鹰的床头坐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烟呛得他满眼泪光,还是他真的在流泪……

  门又被推开了。

  “连长,你怎么来了。”一看是连长进来,猎鹰立即抹了把眼泪,站起来敬礼。

  “我没事做,又睡不着,无聊得想找个人聊聊天,见你房里灯亮了,就来和你说说话。你在想什么呢,我敲了半天的门也不见你开门。”连长拍了拍猎鹰的肩膀。他转头看着黑鹰的空床位和那张照片,敬礼,鞠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