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第十五章 残酷的现实

  “小李,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所有人都出去后,李芬帮猎鹰清洗拆除石膏后的伤口,并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可她却越说眼睛越红。对于猎鹰真正的病情,全院只有几个人知道,作为猎鹰的专职护士,她就是其中之一。经过这么多天的接触,她已经成为猎鹰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所以,面对猎鹰,她无法去想象当猎鹰得知自己的真实的病情之后要怎么生活下去,所以,她忍不住红了眼睛。

  “要你管!”李芬声音嘶哑地答道。

  “啊,还真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现在就帮你去揍他。”说完,猎鹰就要下床,其实,猎鹰只是想找个借口下床而已。但李芬还以为他真的要去帮自己忙,急忙劝住:“没人欺负我。”

  “那你眼睛怎么红了?”

  “沙子进眼睛里了。不行吗!”

  猎鹰注视着撅嘴的李芬半天,最终得出个结论:女人,不可捉摸的善变动物。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程连长和政委提着水果进来了。

  “哟!瞧你俩这高兴劲儿,你俩说什么了,说得这么兴高采烈的,说说,说说,让我俩也高兴高兴。别,别,别!猎鹰,你就躺着,快躺着别动。”

  猎鹰只得躺下:“政委,连长,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部队再忙,也不能不让我们请假来看你吧。”程连长笑道。政委却知道猎鹰的问题关键:“你放心,仗有你打的,只要你快点好起来就成。”

  猎鹰摸着脑袋:“那就好,那就好。”

  其实,猎鹰可以直接问:政委,连长,你们派人去对付那个杀害黑鹰的家伙了吗?要是没有,能不能留给我,我只要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我一定要那家伙好看。可猎鹰就是那种老实的个性,从不提自己的要求,就算想提,也都是问得这么含蓄,也许,这就是人民子弟兵的单纯吧。

  “两位首长,你们聊,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你们可以按他床边的按钮叫我。”说完,李芬对猎鹰笑了笑就出去了,只是那种笑容中,包含了太多的凄凉与不忍心。

  李芬出去后,两人又和猎鹰说了会儿话,都是问寒问暖的事,最终,还是程连长没能忍住。

  正当猎鹰处于幻想中时,他却突然严肃道:“猎鹰,你是我的兵吗?”

  猎鹰奇怪地看着程连长,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那就好,那你记得你完成第一个任务后,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吗?”

  “当时连长问我害怕不,我摇头,连长又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想吐,然后连长问我:体会到狙击手和普通的士兵有什么区别了吗?我说:在狙击手眼里,生命就只是一个数字,一个符号,一个任务。连长却说:生命不是一个符号,生命只是一个过程,关键是看自己在这个过程里是不是有意义。然后连长又说——”

  “好了,不用说了,你记得就好。”程连长不愿意猎鹰再说下去,打断了他,可程连长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只得沉默。

  猎鹰等了半天也不见下文,当下奇怪道:“连长,你今天怎么了,说话这么奇怪,这可不像你平时那种雷厉风行的个性。”

  政委接过话题:“猎鹰,你记得我把你推荐给程连长时说的最后一句话吗?”

  猎鹰点头道:“政委说:猎鹰,你进了这红二连,就不能让人小看了,不要怕吃苦,不能怕死,要知道,你身后有全团的弟兄在看着了。”

  “那你做到了吗?”

  “嗯!”猎鹰实在是没有心思和他俩兜圈子,因为他已经从谈话中开始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他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好,今天我再给你说一句:既然你连死都不怕,那你就更应该好好地活着,因为只有不怕死的人才更有资格活着,懂吗?”

  “政委,连长,你们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听不懂你们的话。”

  “政委,还是我来说吧!”程连长神色严肃,但口气却十分温和地对猎鹰说,“猎鹰,其实,你的伤治愈的机会十分渺茫。”

  “连长,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右手废了,废了!明白吗?”

  猎鹰看了看程连长,又看了看政委,他居然如花一样地笑了:“连长,你不会是专门来和我开这个玩笑的吧?这也太好笑了,刚才医生还说只要我安心养伤,就一定能尽快——真的?”

  见两人的脸色越来越严肃,猎鹰还是无法接受这现实:“可是,刚才医生却说——”

  “刚才那是我要求医生这么说的,怕你一时受不了,现在想想,与其长痛不如短痛。”政委一说完,连长接着说:“猎鹰,你给我听清楚了,你是红二连的兵,红二连的兵就从来没有怕死过,更不怕活着,所以,你必须要勇敢地面对一切,这是命令!”

  猎鹰却心里有什么东西轰地倒了,他眼神暗淡地看着天花板,感觉万念俱灰,心里乱糟糟的,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我!看着我!”连长紧盯着猎鹰,却见猎鹰的眼神死灰一般,他立即大吼道,“你现在还是红二连的兵,是我的兵,你就必须服从我的命令,服从命令!告诉我你的答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