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四


  等了半天,没见疼痛,猎鹰奇怪地偏头看了眼,却见李芬依旧端着盘子站在那里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猎鹰一喜:“不打?”

  “美死你。”李芬突然脸红道,“你总得自己把裤子脱了吧。”

  猎鹰的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赶紧解开腰带,露出臀部的肌肉,不一会儿,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臀部像被蚂蚁咬了一下那样的疼痛了。

  打完针后,李芬还是和以前一样坐下来,猎鹰边提裤子边等着李芬提要求,因为按这十几天来的习惯,李芬一定会要求自己讲些战斗故事,特别是狙击手的战斗故事。可今天李芬却一反常态,居然跟做贼似的悄悄地说:“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刚才听他们说了,你今天就可以下石膏了。高兴不?”

  “真的?”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娘的,天天躺在这病床上,哪儿都去不了,动都不能乱动,手臂上痒得要命却不能去抓,猎鹰都快疯了,用他自己的话说,背上都捂出趼子了。如今一听可以去掉石膏了,那也就是说可以下床,可以出院了,这怎么能不叫猎鹰兴奋了,当下迅速坐起来就问。

  “我骗你做什么。”李芬显然也很高兴,“你怎么谢我?”

  “你说!只要我有的,都行!”

  “那!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别的不要,就要你打仗后给我一颗子弹,这不过分吧?”

  “那可不行,我们每次行动,子弹消耗都是要上报的,很多时候,狙击弹的弹壳都要上交的,能不能换个,比如说请你吃顿饭什么的?”

  “小气鬼,大木头,你就不能少报一颗吗?”

  猎鹰依旧摇头,因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

  “那我要你亲手击毙敌人的那颗子弹的弹壳,这总能成了吧?”

  猎鹰想又了想,看了又看李芬那满心期待的神情,一咬牙,点了点头:“但你不能对别人说这事,不然我就要受处分了,好吧?”

  “太好了,哈哈!……”然后李芬才从盘子里拿起一张纸,打开后里面是几颗药丸,“吃吧。”

  一般来说,怕打针的人都不怕吃药,再苦都能吃。猎鹰想也没想地就吞了下去。

  “水,水,要喝水。”

  “你怎么这么麻烦,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要你管,我好心地提醒你,你居然还说我嫁不出去,哼!好心没好报,真不该对你说。”说完,李芬有些脸红地跑了出去,在门口还回头道,“你可别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哦,不然我一定找到你们那儿去要。”

  猎鹰无奈地点了点头。

  果然,不一会儿就来了四位医生和几位护士,满满一屋子人,这让猎鹰很奇怪:不就是拆个石膏吗?来这么多人搞什么。

  猎鹰不知道,为了他的伤,医院已经集中了最优秀的医生和护士,还从别的医院请了几位专家过来研究,可见,他们对猎鹰有多重视,也能想象,上级给了他们多大的压力。

  就像某位领导说的那样:“每一位负伤的战士都是英雄,正是他们的浴血奋战才守住了国家的疆土,人民才有了安定的生活……你们既然是救死扶伤的医生,就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治每一位士兵,这是你们的天职!”当然,这是猎鹰无法想象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个士兵,一个普通的狙击手而已。

  很快,石膏就拆完了,当看到那个伤口上露出的新肉时,满屋子的人都长长地吐了口气。一位中年医生在猎鹰的伤口上摸了摸,又在他的右手上把了把脉后,肯定地对身后的人点了点头,所有人都露出了笑脸。连猎鹰都欣喜地笑了。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收获而激动。可是,当猎鹰试着活动几下右手臂时,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使不上一点力气,他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看到猎鹰的脸色越来越激动,所有的人都严肃起来,可是奇迹并没有因为众人的注视而出现。

  “大夫,我右手怎么——怎么使不上一点力气?”猎鹰惶恐地注视着主治医生。

  也许是他们早就商量过了,口径十分统一。主治医生很随和地随口应道:“这是正常反应,猎鹰同志,你受的是枪伤,你也知道,不管是什么伤害,就算立即治疗好后,身体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去适应。你现在的这种状况很正常,别担心,过几天就会好的。现在,你应该多休息,配合我们的工作,那样,你才能恢复得快些,才能尽快回到部队。明白吗?”

  猎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刚才因为紧张而变得苍白的脸色也慢慢恢复了正常:“谢谢大夫,我一定配合你们的工作,争取早日出院。谢谢!”

  随后,大家又鼓励了猎鹰几句,就匆忙地离开了。

  在走廊上,程连长和团政委正着急地等待着,一见主治大夫,程连长一把拉住他急问:“怎么样?他怎么样了?”

  主治大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实在是没办法了。”

  程连长虎躯一震,失望地独自走到窗口,默默地吸着烟。

  政委看了看程连长,回头接着问:“大夫,真的没办法了?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吗?”

  见到大夫的神情,政委强行打起精神:“你们对他说了这事吗?”

  “没有,就算不按我们先前说的,我也无法对他开口说实话,唉!我也只能是暂时性地安抚,希望能拖几天是几天吧,反正每多拖一天对他的身体就多有利一些。”

  程连长是军人,是见过血的军人,他不喜欢这种欺骗,他喜欢直来直去,他更相信自己的士兵能接受这种现实,虽然它很残酷:“我去说吧。”

  “还是等几天吧。大夫不是说了嘛,多拖一天对他身体恢复就有利一些。”

  然而,医生却打击道:“他很聪明,观察力很仔细,估计也拖不了几天,到时候,恐怕他会无法接受,而那时,他会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的,对治疗会更加不利。所以,我个人的建议现在就去说,趁他现在还有点心理准备,不然,恐怕几天之后,他会更受不了,时间拖得越长,对他的打击也会越大。”说完,医生苦笑着离开了。

  政委能体谅医生的心情,拉起程连长就走了出去,两人在外面商量着到底该怎么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