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就是爬我也要爬着去送我最好的兄弟一程。”猎鹰望着连长,眼角边闪烁着哀求的泪光。

  连长看了看团长和政委,后面两人又把目光转向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却很不上道地摇头:“从医生为病人的身体考虑,我坚决——”

  “医生同志,你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既然醒了,就死不了。请放心吧!”见医生还要反对,猎鹰几乎是坐了起来急道,“万一我出了任何事情,都与大家无关。求你们了,就让我送送黑鹰吧,不然,我心里会不安一辈子的,求求各位首长了。”

  猎鹰终于无法承受这残酷的现实而大哭起来,这可吓坏了主治医生,要知道,刚刚经过手术的病人不能过于激动,加上病人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法子,只能出去作最坏的准备。

  团长看了一眼警卫员,警卫员会意出去打电话了,黑鹰今天上午就要下葬,现在要把时间稍稍向后推迟一下。这一切,都是为了猎鹰。为了能安抚这位为保卫祖国而负伤的优秀战士的心,大家怎么做都值得!

  第十三章 送别

  时间:5月6日下午4点30分

  悲伤的气氛聚集在这座烈士陵园内,一百多名士兵整齐的如同水泥柱一般地竖立在那儿,所有人都高昂着头颅,骄傲的眼睛中却满含了泪光,严肃的神情与浓烈的杀气让人心里发寒。阴蒙蒙的天空笼罩着整个大地,悲愤的思绪压得所有人都无法抬头。细细的小雨倾打在军装上,却如同击打在众人心头般让人心情沉痛。微风骤起,却吹不走心灵的复仇之恨……

  在直升机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的剧烈疼痛也无法与他此时的心情相比,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一百多名战友就自动分开,静静地站成两排,默默地用自己的双手抬起猎鹰的担架,一点一点地把他往前递送。这对于一名军人来说是最高的荣誉,而此时猎鹰的心情更加复杂——他既为越来越接近黑鹰的墓地而感到刺痛,也为战友的这种默默的支持而感动。他无法面对战友关心和鼓励的眼神,因为他在自责,后悔没有坚持己见在登机之前再一次搜索环境,既然想到了而没有做结果却因此而断送了黑鹰的生命,他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他痛苦地闭上双眼,任由泪珠滴落。

  这短短的几十米的距离,却让猎鹰感觉犹如过了半个世纪般的漫长。终于,担架停了下来,猎鹰用左手轻轻地擦拭了一下泪水(他的右臂打着石膏,还有两护士和两位医生在一旁紧张地照看着),可他不敢睁开眼睛,说实话,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件事情让他如此害怕,可现在他真的感到害怕了,他害怕自己睁开眼睛的一刹那看见黑鹰躺在冰冷的棺木中,他害怕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大哥,我替我哥谢谢你了,我哥常常在信里提到你,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英勇的人,他以有你这样的战友和搭档而感到自豪……”

  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耳边,猎鹰听不下去了,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双真挚的眼睛,那眼神带着黑鹰第一次见到自己时的眼神:崇拜中带着激动。

  “你是李军?”这就是黑鹰到死都牵挂的弟弟。

  猎鹰哀伤地注视着他:“你不应该感谢我,你该恨我——作为领导,我没有保护好他;作为搭档,我没有掩护好他;作为兄弟,我没能当场手刃仇人——是我对不起你啊,应该是我向你说声对不起才对啊!”

  “不!猎鹰大哥,你伤得这么重仍然还要来送我哥,这已经说明我哥没看错人,就算在九泉之下,我哥也应该含笑了。”

  “不!他不会含笑的,因为我还没给他报仇,我要亲手宰——”猎鹰的眼睛愤怒得都要喷出火了,可当他本能地看着墓碑上的名字时,他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猎鹰激动地指着那墓碑,手指连连颤抖,久久无法发出一点声音来,但他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了,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终于,李军拉住了猎鹰的左手,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话来。

  身边的医生几次想制止猎鹰的激动,可团长却轻轻地拉住了他们,失去情同手足的战友的心情,他们是可以体谅的。

  猎鹰想站起来,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就连坐起来都办不到,几次的努力不能如愿后,猎鹰愤恨地捶打着担架。最后,他认命了,他知道自己无法靠自身的力量站起来了,从来不求人的猎鹰为了能亲自送送好兄弟最后一程,他不得不开口求人了:“请扶我起来,我想送他最后一程。”

  原本就在他身边用鼓励与希望的眼神注视着他的护士和李军,立即就帮助他站起来了。一站起来,猎鹰就推开了身边的人,可他却立即又倒向了地面。还好,已经围过来的战友及时扶住了他。然而,猎鹰再次推开他们,既然站不住就坐下,然而,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却连坐都坐不住了,他只能趴在地上,用标准的匍匐姿势缓慢艰难地前进。那护士想去阻止他,可看到猎鹰冰冷的眼神吓得她不敢劝阻了,只能提着吊瓶在一旁默默地跟着。

  匍匐在地,猎鹰用唯一可以活动的左手一点一点地向前爬,所有人都围在他身边,没有人出声,但所有的人都在心底为他加油打气;没有人来帮助他快点接近那墓碑,因为所有人都不忍心打扰这天人两隔的两个人表达彼此的情义;没有医生和护士来阻止他这种在医学上绝对不允许出现的行为,因为他们已经抛弃了医生冷酷的白袍,还原成一个有感情有血肉的正常人——是的,每一个正常的人在那样的情况下都会心跳减慢,都会哽咽难言,都会热泪盈眶。

  猎鹰每向前移动一点,所有人的心就跟着跳动一拍。这五米的距离是如此的漫长,最终,当他终于到达那冰冷的大理石墓碑前面时,所有的人的胸膛里都有暖流涌过,他们既为生者的情义感动,也为死者的离世可惜。

  痛累交加的猎鹰满头大汗,他旁若无人地用磨破了皮、流着血的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上的每一个字。在场所有人的心也跟着他的动作一跳一跳的疼,那每一笔每一画哪是刻在石碑上的啊!那分明是用尖刀似的在众人心中雕刻着,最终,这把尖刀在众人心中雕刻出了一个词——复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