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一


  这不喝水还感觉不到疼痛,可这温热的开水一下肚,就跟火星子掉进汽油里一样,没几秒中,猎鹰全身的神经细胞就开始发挥功效,而且是急剧扩大的功效——刚躺下的猎鹰全身犹如一团烈火从肚子里开始向全身蔓延,像一条条毒蛇在撕咬着他的身体,最终都集中在右肩膀和脑袋里一样。一开始猎鹰还咬牙挺着,但随着汗珠子越来越大,最终他额头滚下的汗珠比豆子还大,迅速打湿了他的枕头。见这情况,程连长比自己受伤还难受,在一旁干着急:“护士,护士,他怎么了?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事,就是他的麻药刚过,现在他会疼得特别厉害,挺一挺就好了。”

  “这怎么能挺了,我知道动过手术的滋味,可也没疼成这样啊,你快叫医生来看看,可别落下什么病根。你还看什么,快去喊啊!”

  没过多久,猎鹰疼得脸色发白时,医生终于来了:“这是他的药物反应,很正常的,程连长,你别转来转去的转得我头都晕了,我不是给你详细分析过了吗,他的体质好,才能在这万中无一的奇迹中使手术成功,可他伤的地方实在是很麻烦,我们也没法子,我看他快挺不住了,要不,给他打针镇定剂吧。”

  “别,别,别给我打镇定剂,那对身体不好。”猎鹰一直闭眼咬牙硬挺着不发出痛呼声,可他脑子里却很清晰地听见了主治医生的话。

  “兄弟,你都这样了,还是打一针吧,那样,你会好过很多的。”对别人,程连长也许是火暴脾气,可对躺在病床上的猎鹰,他却显得异常温和,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来试图劝说猎鹰。

  “别,别,连长,我求你了,我听老家人说过,是药三分毒,用多了对身体有害,我还得留着这身体给黑鹰报仇了。”

  程连长一听这话,眼睛又红了。他转过身去,悄悄地擦了擦眼泪。因为他知道猎鹰和黑鹰那生死之交的兄弟情义,以猎鹰的倔犟脾气,是一定要找机会给黑鹰报仇的。可以他现在的伤势,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完成亲手给黑鹰报仇的愿望了。因为猎鹰的右手臂已经废了,就算猎鹰伤好后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再上战场了,等待他的将是复员,这就是现实的残酷。可现在程连长怎么能跟猎鹰说这话,那不是往兄弟的伤口上撒盐嘛……

  程连长觉得自己心口堵得慌,而且还不能让猎鹰看出什么不对来,当下,只得笑着说:“嗯,就依你,不用药,坚决不用药。”

  程连长自己都觉得笑得很假,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等你好了后,我专门陪你去给黑鹰兄弟报仇。放心吧,放心……”

  说着说着,程连长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他猛地转身冲出了病房。

  猎鹰还以为程连长想起了黑鹰的事所以流泪,也不愿意揭穿,但他正要问问黑鹰的后事时,却见程连长跑了出去,他一急,一挣扎,剧痛瞬间就跟决堤的洪水一样冲破了他心底的最后一丝防线,他立即就晕了过去。

  “程连长,程连长,病人昏倒了,病人昏倒了……”正在一边流泪的护士立即边抢救边大喊起来。

  “猎鹰,猎鹰!……”见呼唤不醒猎鹰,程连长急了,顿时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身后的主治医生身上,转身一把抓住主治医生的领子,几乎是单手就把对方给提了起来,面目狰狞,恶狠狠地怒吼:“你不是说他挺挺就好了吗,怎么把我兄弟给痛晕了,你说,你说,你是怎么当医生的,你到底是怎么当医生的……”

  (后来程连长虽然受了批评并向医生再三道歉和书面检讨,但他却在私下里说:“那是我兄弟,谁敢伤害我兄弟,就得先让我倒下,为了兄弟,就算枪毙了我,我也心甘,这次处分还挺轻的,嘿嘿!”)

  ……

  四个小时后,当猎鹰再次睁开眼睛时,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他见到了团长、团政委、营长、连长……

  他习惯性就要站起来敬礼,连长急忙阻止了他:“别动,别动,你就好好躺着,不然,你又要痛了。”

  猎鹰点了点头,默默地躺下。

  然后就是慰问、关心的嘘寒问暖、嘱咐……终于,猎鹰忍不住问了自己心中最关心而又是别人最不愿意当着他的面提起的问题:“团长,黑鹰怎么样了?”

  顿时,原本热闹的房间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面带伤感,这么多铁骨铮铮的汉子,居然没有一人敢同猎鹰对视,没有勇气去面对猎鹰那带着最后的希望的急切眼神,更不愿意面对猎鹰那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神情。最终,猎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他的脸缓缓流下。

  到底是政委开了口,他握住猎鹰的左手,轻轻地叹了口气:“猎鹰,你要保重,黑鹰同志不在了,我们身为他的领导和同志,都很难过。”

  见猎鹰默默地点了点头,嘴角微微颤抖,左手的手劲像把钳子一样紧紧夹着自己的手,政委又安慰道:“猎鹰,你不要多想了,你现在就想一件事,好好养伤,等伤养好了后,好亲手去给黑鹰报仇,去宰了那个变态的浑蛋,他居然——居然用那种方式——方式——狗日的!”

  说着,说着,政委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痛苦得说不下去了,眼角已经有泪光在发亮。房间里所有人都哭了,大家在为黑鹰哭泣,在为失去了那么一位优秀的战士、兄弟、同志而流泪,更让人无法接受而感到无边愤怒的是,那个变态的敌人居然是用这种方式狙杀了黑鹰,让黑鹰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了这个值得怀念的世界……

  说来也奇怪,所有人都哭了,可猎鹰却是最先止住了泪水:“谢谢大家,请大家放心,我一定尽快好起来。政委说得对,我一定要亲手给黑鹰报仇雪恨。大家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

  政委惨淡地对猎鹰笑了一下。

  “政委,团长,我有个请求,请你们一定要答应我。”

  “是不是要我们把那家伙留给你?你放心,就算是受处分,我都担着,一定给你留着。”

  猎鹰却望着天花板,凄凉地笑道:“连长,每次我和黑鹰去执行任务,你都会亲自送我们上直升机,这次,我想去看看黑鹰,送他最后一程。可以吗?”

  “可是,你的身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