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嘣!”

  目标脑袋上猛地冒出一股血气,是那样的红,是那样的鲜艳,又是那样的显眼。猎鹰却感觉到了对方灵魂的离去,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感受到了亲手击毙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所产生的震撼。他获胜了,但他却并不觉得这种胜利是令人高兴的。他趴在草地上猛地呕吐起来。

  头儿拍着他的背,叹了口气,骄傲中带着一丝伤感地说:“恭喜你,猎鹰同志,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名狙击手了,一名真正的狙击手。”

  猎鹰体会出了头儿的意思:“见过血”的狙击手才是一名真正的狙击手。而头儿的那声叹息,也表示生命在他眼里将有另一层意思,那只是一个数字,一组符号,一个标靶,一个命令而已。

  ……

  “报告!”

  “进来!”

  “报告连长,黑鹰前来报到!”

  “哦?你就是那个能在粪坑里趴两天三夜的家伙?”

  “嘿嘿!是我。”

  “好样的!欢迎你的到来。”连长转身对在一旁烤火的猎鹰说,“猎鹰,这就是上级专门给你选派的新搭档黑鹰。”

  猎鹰站起来冷漠地对黑鹰点了点头,却没有去握黑鹰伸过来的手,而是看了看后就绕开走向门口,只在从黑鹰身边经过时淡淡地说了句:“跟我来!”

  “他就是这个脾气,外冷心热,和他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他为人有多好了。好了,去看看你的宿舍吧。”连长急忙解围。

  ……

  “嘣!”

  “确认目标死亡。”黑鹰转身看着猎鹰,难以压制自己的激动:“猎鹰,你创造了纪录,一千一百五十米的野外狙杀纪录啊!娘的,你他娘的太让老子骄傲了……”

  猎鹰默默地收起枪,淡然地看着目标倒下所带来的震撼,轻轻地说:“走吧,我累了,我想回家睡觉。”

  ……

  黑鹰脑袋后的那个血孔所流出的血液,温暖了自己的手掌,却冻结了自己的心。看着黑鹰渐渐暗淡的眼神,感受着死神把黑鹰的灵魂一点一点地剥离出他的身体,最终将黑鹰的一切都带走了,对此,猎鹰无能为力,他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

  如果当初自己坚持自己的意见,在迎接地多转几圈;如果自己走在后面,而让黑鹰先上直升机……结局也许会大不相同,可这世界上有后悔药吗?没有!

  报仇,报仇,报仇!只有用敌人的鲜血才能浇熄心灵的怒火,才能让黑鹰的灵魂得以安息,才能夺回中国狙击手的尊严……猎鹰立即就想离开这无尽的画面而回到现实去给战友报仇。

  他跑啊,跑啊,跑啊,终于——“嘣!”一声枪响,猎鹰脑海里所有的画面全部被震成零星的碎片,一点一点消失在渐渐发白的光明中。

  他——猎鹰——终于醒了!

  第十二章 苏醒

  时间:5月6日8点45分

  地点:高级病房内

  “啊!”

  随着那声枪响,猎鹰脑海里所有的画面都轰然坍塌,他毫无征兆地如同诈尸般猛然坐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前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吓得一旁正在给他测量体温的女护士大声尖叫起来。

  猎鹰表情麻木,眼神空洞地转头注视着漂亮的女护士,脑海里却下意识地像个机器人一样地迅速分析:目标?不是。自己人?不是。陌生人?是!无害?不确定因素。

  女护士确实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给吓到了,连手中的温度计掉在地上摔成碎片也没发觉。不过还好,看到因猎鹰的坐起而摇摇欲坠的输液瓶就要连同输液架一起偏倒时,女护士本能地用左手扶住了它,然后用右手阻止了猎鹰的下一步动作:“你快躺下,快躺下!”

  此时此刻,刚刚从幻境中震醒过来的猎鹰完全是凭着本能在活动,既然确定了眼前这个人不是目标又不是自己战友,当然不会听她的,当下本能地把身体一挺,那女护士就推不动他了,急得女护士连忙大叫:“程连长,程连长,这位同志醒了,他醒了。”

  程连长很关心猎鹰,他已经请假来专门照顾猎鹰——准确地说,应该是他和连队的田青山指导员轮流来照顾猎鹰,连队里也能没人坐镇啊——这不,已经好几天没睡过觉的程连长,好不容易听到主治医生说能保住猎鹰的右手臂后,心里顿时放松了很多,现在病房内的沙发上合一会儿眼,就被女护士给叫醒了。

  “啊!你醒了,兄弟,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了,现在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来,来,来!让我好好看看,快让我好好看看!……”一睁开眼,程连长几乎是扑了过来,嘴里连连吐露自己的担心,仔细地看看猎鹰这儿,又摸摸那儿,直到确定猎鹰没事后,才轻轻地拍了拍猎鹰的肩膀,眼睛瞬间就湿润了。

  一认清是程连长,猎鹰全身一震,当下就要下床去敬礼。到底是老领导了,程连长立即就知道猎鹰的意思,马上按住他,声音沙哑地说:“别,别,别,你快别动,先躺下,先躺下再说。”

  猎鹰很想回答——是,但他的嘴就是张不开,好不容易张开了嘴,却一丁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急得猎鹰连脖子筋都粗了起来。

  “猎鹰,你想说什么?”

  “黑——”最终,猎鹰脑袋刚清醒点就想问问黑鹰的事,可他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劲才发出了这一个微弱的字。但程连长还是听错了,把“黑”字听成了“水”字,当下抓起一个茶杯,找到水壶倒水。试了一下,很烫,他急忙连连吹了多次,又试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把茶杯递到猎鹰嘴边:“我试过了,不烫,你慢慢喝,别呛着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