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现在猎鹰的心里最牵挂的就是黑鹰,一听这话,猛地一愣,迅速扑向黑鹰。

  “兄弟,兄弟!你挺住,你要挺住啊!你不是说自己有九条命吗,你剩下八条命呢?……我都还没死,我不批准你死在我前面,你给老子起来,起来啊!……啊!”

  看到黑鹰那双慢慢暗淡的眼神,感受着死神一点一点地把黑鹰的灵魂带走,注视着黑鹰那一张一合的嘴唇,却听不见它发出一丝声音,猎鹰是那么的无助,又是那样的悲痛,最后,他通红着双眼,发出了死神般的怒吼——对天长啸。

  他舍不得与黑鹰分开,却又想帮他报仇,抱着黑鹰,握着狙击枪,移到机舱边,注视着下面,搜索着目标。

  “嘣!”

  一无所获,就在猎鹰死心而放弃搜索时,又一声枪响,紧接着一颗子弹击中了猎鹰的右肩膀,猎鹰的狙击枪掉落在机舱里,他却无动于衷。因为他终于看见了敌人,这是两人几次较量之后第一次面对面的注视。

  当枪声响起后,草地边缘处站起一个人来,正是“苦瓜”,他满脸画着油彩,无法认清面目,但猎鹰却记住了他,永远地、深深地把刻骨铭心的仇恨记在了心里,因为他看了对方的眼神,那是一种鹰一般锐利的眼神,让人注视一眼后就无法忘记的眼神。更何况,他见到猎鹰中枪后,虽然知道没有杀死猎鹰,却很有狙击尊严地没有再开枪,而是把手中的狙击枪高高举起,拍了拍狙击枪的枪垛,对着猎鹰高昂着头,眼神充满了淡淡的笑意……

  “兄弟,放心地去吧,我一定给你报仇,还会照顾好你的弟弟,从今天起,你的弟弟就是我的亲弟弟,他一定比我活得更久。”猎鹰看着黑鹰的眼神一点一点地暗淡,最终,在猎鹰说完最后一句话时,黑鹰抽咽了一下,眼神完全消失了,痛苦的表情也得以缓解。

  见直升机正要远离此地,猎鹰依旧抱着黑鹰的尸体,靠在机舱口,注视着下面的敌人。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猎鹰没有一点兴趣再去拿枪,他甚至有些恨那把平日里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狙击枪。他的心态平稳得让人心寒,眼神中没有生气,却在眼神的最深处有了一丝死气,这就是狙击手最高的境界:对一切都无动于衷,包括自己的生命。战友用生命让自己终于步入了狙击手的最高殿堂,可猎鹰不想如此,但又无能为力。

  “等一下再走,等一下再走,我想让我的兄弟看看他最后战斗的地方。请等一下再走!好吗?”猎鹰注视着下面,突然对身边一直关切自己的机枪手淡淡地说。机枪手想了下,很理解地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向机长汇报。很快,直升机又开了回来,按照军人送别英雄的方式,在草地上空盘旋了三圈才离去。

  “我最好的兄弟,黑鹰!一路走好!请在天堂里等着我的到来。”猎鹰在心里默默地为黑鹰送别。

  当那片草地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时,猎鹰“噗!”的一声,猛地向前喷了口鲜血,身体向后一倒,晕过去了。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他听不见身边机枪手的喊声,却看见了两双眼睛:一双是黑鹰那剧痛而不甘的眼睛,另一双是鹰一般锐利的眼睛……

  第十一章 拯救

  时间:5月4日7点15分

  地点:昆明市,解放军某医院内

  “……你们这群无能的浑蛋,在前方治疗不好,说是条件不行,可现在是在你们大后方的大医院里,你们都是专家中的专家,居然还是说要切除——!”连长正在院长办公室里对着三位医生大发雷霆。

  “解放军同志,解放军同志,请消消气,请消消气,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看着这么英勇的战斗英雄要失去右手,我们也很难过,但也请你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刚才我不是对你详细解释过了吗,虽然子弹在前方就已经取出来了,可他的右臂神经中枢被打伤,无法恢复,所以必须尽快切除他的右臂。不然,时间一长,他的右臂肌肉组织坏死,病情就会急剧恶化,到那时,他的生命都可能保不住……唉!你骂得对,是我们无能,身为军医,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志负伤而无法圆满解决,我们有何脸面去面对这些在前方奋勇杀敌的战士,我——”也许是见到了太多无能为力的伤势,这位中年军医居然眼圈都红了。

  “那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只有两个要求:我兄弟的命要保住,他的手臂也要保住。”他突然掏出手枪,用力地拍在桌子上,杀气腾腾地威胁道,“如果没经过老子的同意,你们谁敢擅自对他进行切除手术,老子认识你,但老子的枪可不认识你。你们看着办!”

  团政委一直在旁边看着连长大吼大叫,如果说他心里不埋怨这些医生,那是扯淡,所以即使连长对医生动粗口他也不管。现在一看,连长居然把枪都掏出来了,这问题可就严重了,当下大吼:“小程,对自己的同志掏枪,你还想造反啊!现在马上给我出去,在走廊里等我。”

  “政委!”见团政委发火了,连长不得不软下来,“政委,猎鹰可是我们团,不!是全国最好的狙击手啊,他的野外射击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啊,他的军功可比一个班都多啊……可是他们居然要让这样好的兄弟失去右手,我不干,坚决不干!我——”

  政委一拳打在程连长的肩膀上,眼睛红红地指着门口:“我现在就命令你立即到走廊上去等着,现在!马上!”

  “我——”

  “你还翻天了。你当我不知道猎鹰的战功吗?看到他现在这样的下场,你当我心里好受吗?他可是我亲自争取过来的……可就算你说破了天,也不能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同志。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在前线战场上杀敌的地方,解放军的枪口还从来没有对准自己人的先例。现在!拿着你的枪,出去!”

  “哼!”程连长当下拿着枪走出去,走到门口,还挑衅似的对着几位医生哼了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决不允许切除猎鹰的手臂。可见到政委皱紧的眉头,他立即闪到了门外。

  见这个脾气火暴的程连长走了,政委才说:“几位同志,真是对不起,是我没管教好他们,回去后我一定严肃处理此事,在这里我替他向各位道歉了。他脾气本来就火暴,又见到自己手下这样了,才——唉!我再次向大家说声对不起,请你们原谅。但我也希望大家不要把这种内部矛盾扩大,好吗?”

  几位医生当场答应。

  从某些方面来说,如果说程连长刚才唱的是黑脸,那政委现在就要唱白脸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