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


  “不好!”危险的感觉瞬间使他全身的寒毛倒立起来,他当下一个倒转身又躲了回去,然后靠着大树大口大口地喘气。勇敢面对死亡的勇气过后就是泄气,猎鹰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气势上已经矮了一截,所以,只能选择撤退。狙击手靠的是永远的冷静,冲动不是好事。不过猎鹰并不知道,此时,他根本就没有危险,至少暂时没有,因为那个“苦瓜”正在往回缩,想躲到山后面,然后重新找个满意的狙击点与猎鹰一决雌雄。

  猎鹰借着树干的掩护,呈直线形迅速往森林里退去,然后再绕回来,到一个能和黑鹰对视的树下趴着。

  面对死亡,没有人不怕,更没有人不紧张,尤其是在自己没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就更加紧张了。黑鹰手握冰寒的匕首,正紧张地等待着猎鹰给他发出胜利的信号。可惜,当几声枪响后却没了下文,黑鹰以为自己的战友已经阵亡了,心里是又急又怒,可又毫无办法。此时,估计“苦瓜”的副手也是同样的心态,双方都在等待。

  就在他站起来打算冒险借着树干的掩护去捡自己的枪时,却见到猎鹰正从自己的右边注视着自己。他差点跳起来欢呼着去干掉那个离自己只有一两米远的该死的家伙,却见猎鹰对自己不断地使眼色。黑鹰一愣,但看见猎鹰不停地用眼色要求他往森林里退时,他算是明白了,两位主狙击手的这次对决,没有胜负,而且从某些方面来看,自己的战友好像败了。不然,他不解决对手是不可能叫自己撤退的。

  黑鹰心里叹了口气,但又有些开心,毕竟,猎鹰还活着,那就还有反败为胜的本钱。

  在“苦瓜”刚好举起狙击枪时,黑鹰已经顺利地来到了猎鹰的身边,就连他的狙击枪也被他顺手牵羊地给捡了回来。而“苦瓜”的副手,却依旧在焦急中期待着“苦瓜”的再次出现。

  说来好笑,“苦瓜”的副手现在是进退两难,黑鹰还可以借着树干往森林里退去,但他的面前是一片平地,后面又是敌人的埋伏点,自己又不能反击,真是快急死了。

  “怎么样?伤到哪儿了?”黑鹰以为猎鹰是受伤了才要求自己来到他身边的,所以边用目光检查他的身体边十分紧张地问。

  猎鹰看了眼自己右臂上,摇了摇头。

  黑鹰看了看,心放了下来:“还打不?”

  猎鹰是瞎子吃汤圆——心里有数,无可奈何地笑道:“没时间了,难道你想走回去?”

  接着,猎鹰眼神愤恨地看着那边,嘴里却淡淡地说:“下次吧,机会还有的是,现在先甩开他们。”

  然后,两人就悄悄地顺着丛林来到了那条羊肠小道,然后向前狂奔而去。但是两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离开丛林刚走到那条小道上时,居然机缘巧合地被山顶上的“苦瓜”给看到了。但是因为他们的身形太快,而且又有树干的掩护(从“苦瓜”的视线看过去),“苦瓜”放弃了这场决斗中的最后一次射杀机会。可是,他的嘴角却露出了狡猾的笑容,那是对自己即将猎取猎物时的胜利微笑。随后,“苦瓜”和他的副手也尾随而去。

  两位主角的第一次巅峰对决看似已经完成了,而且是平局,可实际上却依旧在继续。

  ……

  时间:下午6点整

  地点:直升机前来迎接他们的那块平坦草地。

  “兄弟,刚才你可吓死我了,我一听见枪声停了就在等待你的信号,但老不见你发出来,还以为你牺牲了,没想到你小子命这么大啊,几枪都没能要你的命,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两人是一路狂奔过来的,到了这儿停下,边等待边互相给对方包扎伤口。

  见猎鹰笑了下没做声,黑鹰继续唠叨着:“对了,说起来你今天可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开了好几枪,居然没干掉对手,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意放生啊?”

  猎鹰怪怪地笑了下,黑鹰就当没见到一样:“拜托了,下次你想放生时,能不能先通知我一下。我的好同志,我迟早会被你玩出高血压的。对了,你知道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吗?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摇头啊,和你搭档这么久了,你老是这样,多说说话对你没坏处,别整天板着个死人脸,好像谁都欠你钱似的,搞得我真想揍你。”

  “好,好,你说吧,我听着了。”猎鹰一直在回想着自己和那个没见过面的“苦瓜”生死对决,因此有些心不在焉。

  “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坏了,这家伙完了;第二个想法是:我得想个法子把他的枪带回去,不然,他做鬼也会半夜来敲门的。”

  “你怎么不想着给我报仇啊,你小子装死那会儿,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帮你报仇。”

  “我怎么没想啊,我的第三个想法就是帮你报仇啊。嘿嘿!”黑鹰争辩道,然后边给他伤口上的纱布打结边问,“说说,我当时装得像不像?”

  “连我都以为你真的牺牲了,还有谁能看得出你没死啊?”

  “嘿嘿!我怎么可能死在你前面了啊,我不是说了嘛,我有九条命,你才一条,我不可能就这么完了,我都还没娶媳妇了。而且,当时我都觉得自己有当演员的天赋,对了,你说等战争结束后我申请去文工团,他们会批准吗?”

  猎鹰直接鄙视着黑鹰那得意样儿。

  “我差点忘记了,你不是说回去后你把你那个交往了四年的笔友让给我吗?嘿嘿!说话可要算话啊。好了,好了,瞧你那要吃人的鸟样,我不跟你抢就是了,不过这保密费嘛,最少得请我撮几顿,怎么样?啊!你还这么看我干什么,看得我都脸红了。”

  ……

  就这样,两人在用简单的语言表达着彼此能幸运地活着的激动以及相互的关心,同时,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等了十几分钟,直升机还没来,猎鹰看了看表,都超过时间了,怎么还不来呢?

  “黑鹰,我们要不要暂时转移一下,或者对周围进行下搜索,免得那个“苦瓜”追上来打我们的黑枪。”猎鹰有些担心地边四下观察边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