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幽灵狙击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左我右,可不要再被人‘点头’(射杀头部)了。”看着黑鹰有些得意忘形地在那儿指点江山,猎鹰狠狠地打击道。

  任何事情被打击多了,也就不在乎了,黑鹰现在就不在乎:“放心,老子这次定要像捏死只蚂蚁似的,把他们一只一只地捏死,看他们还追老子不。”

  猎鹰早就习惯了黑鹰的这种大话,说实话,他心里多少有些羡慕黑鹰这种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失信心,都能吹牛的爽朗个性。

  当下两人打开地图,开始作战前的准备,考虑撤退的路线和可能出现的情况,特别是伪装物必须换换了。在丛林里你可以是绿色,但在众多石头间,还是伪装成一块石头得好。

  就在两人忙于作战前准备时,敌人却出其不意打出了另一张牌:他们打算绕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从后面偷袭。

  双鹰二人等啊等啊,等得花儿都谢了,结果——“猎鹰,你说这些兔崽子们怎么还不来啊?瞄得老子眼睛都要成兔子眼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猎鹰很奇怪,平日里黑鹰虽然爱闹,可一旦上了战场,他总是十分沉得住气。最让人佩服的就是在一个臭气熏天的粪坑里趴了两天三夜,一直等到目标出现,才一举把对方拉进粪坑,硬是用匕首在粪坑里割破了目标的脖子,可以想象他的耐心和承受力有多强。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被上级派到自己身边做搭档。当然,这一年多来,黑鹰也是自己最放心最可靠的战友。虽然上级现在已经不怎么轻易出动他俩了,可一旦出动,他俩总是在天衣无缝的配合中顺利完成各种艰巨的任务。只是,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不仅话多,而且显得异常浮躁。浮躁可是狙击手的大忌。

  “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你说怪不怪,也许是我终于要熬出头,终于要离开你这个一棍子打下去也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大木头了(连长私下里提前给他俩透露的消息:等他俩完成这次任务后,他俩都将以老带新,也就是说,黑鹰也能当主狙击手去带新人了)。哈!哈!想想都叫人兴奋。嘿嘿!”黑鹰今天确实反常,他居然大声地笑答着。虽说这里天高地广,这样大声说话山下也未必能听见,但黑鹰在战场上这样大声地说话,让猎鹰很不习惯:“你就不能小声点吗?你这样的心态能让人放心吗?我真为你那位还没出现的新搭档感到悲哀。”

  “没事,猎鹰,你看看我们周围,离我们最近的一座山头直线距离少说也有千米远,就这帮狗日的那菜鸟枪法,想打到我,门儿都没有。”

  猎鹰无视他,两人又陷入了无声之中。

  就这样,两人守株待兔,结果依旧没人。猎鹰看了看表:“黑鹰,我们在这里都守了快一个小时了,按说他们早就应该追到我们了,怎么还没来了?”

  黑鹰摇摇头。

  在外行看来,狙击手的战斗力取决于三点:一是枪法好,二是隐蔽性强,三是有超强的耐心。可真实的情况中还要加上一条最主要的:智慧与经验的结合。单兵作战中的斗志斗勇才是最主要的。当然,运气也很重要。

  也许是想发泄下这承受了太久的无形压力吧,猎鹰突然站起来,举枪,扣动扳机——“嘣!”

  然后,他又像发泄愤怒般地向四周大声地吼叫着:“啊!”

  枪声和吼叫声在群山中久久地徘徊,除了惊起一群麻雀外,没有任何别的反应。

  但猎鹰却像是明白了什么:“黑鹰,走,转移。”

  “怎么了?”黑鹰嘴里虽然有些奇怪地问,但他立即就要出发的动作却表明他对兄弟的绝对信任。

  “敌人这么久还没追来,可能采取和先前的一样的战术,又想绕到我们后方偷袭我们。”

  两人半跪在一起,黑鹰打开地图,猎鹰指着地图说:“我们的位置在这儿,你看,这附近都是山,敌人不在乎体力,那说明他们的人数比我们多。而且,敌人连续两次都在运用战术想偷袭我们,加上先前那么高明的伪装和比较差的杀气,说明敌人是以老带新。不过得说实话,那个高手确实厉害,对丛林里的熟知情况不比我们差。娘的,他几乎是把我们当成猎物而不是对手了,而且还是用来锻炼新手的猎物,围着圈子跟我们打转。嘿嘿,他还真的小看我了。”

  “猎鹰,你就别卖关子了,咱俩合作这么久,你什么时候见我能做主的,每次不都是听你的嘛。快说,怎么办?”

  猎鹰知道,别看现在是风平浪静,可这种平静越长久,那就说明敌人准备得越充分,一旦出手,必然是有了绝对的把握。表面看来,自己好像是占据着主动,可他心里清楚,敌人就像条狼一样在等待,等待能给予目标致命一击的最佳时机。这种状况必须打破,不然,自己再怎么小心,也有疏忽的时候,一旦让敌人抓住了机会,后果不堪设想。可到底要怎样才能扭转这种局势?

  猎鹰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咬咬牙:“我们不能老是在明处,等着敌人在暗地里下手,我们得想法子也转入暗处,至少,让敌人摸不清楚我们的方向。”

  “我也觉得很窝囊,老是摸不清对手,让我心里憋气得慌。你说吧,我听你的。”

  “反正现在有时间,咱们就和他们玩玩。”猎鹰看着山下那大片大片的森林,怪异地笑笑,当下小声地说起了自己的办法。“敌人肯定知道我们的接应地点在北方,所以断定我们肯定会穿过下面的森林。既然敌人这么肯定我们的撤退路线,那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先从这里下山,直入下面那片林子,在林子里做些陷阱,做好后冲向西面,让敌人来追赶我们,然后我们在南边那座山头上来个回马枪,看看敌人的反应。”

  “要是敌人不上当呢?”

  “那也好,我们就穿过南边那座山头,然后绕道回到这里,再向北走到对面那座山头,要是敌人还不来,那我们就直接到接头点上就行了。记住,没必要和对方死拼,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和敌人在这里耗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