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远东朝鲜战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五四


  而此时的中国军队没有占领汉城的打算。

  中国军队在前沿的所有部队此时已是粮弹已尽。

  29日,彭德怀命令中国军队全线停止攻击。

  第五次战役从1951年4月22日始,到4月29日止,历时整整七天。

  七天是一个星期,正是李奇微说的“礼拜攻势”。

  但是,停止攻击以后,中国军队该怎么办?

  §打伪军去!

  彭德怀不大喜欢看文艺演出,但是侯宝林的一段《语言的艺术》还是把他逗乐了。

  志愿军指挥部作战室的洞子不大,但是这天里面却集中了中国一些最著名的艺术家。高元钧的山东快书《十字坡》说的是几百年前中国一个落难的豪杰在流放途中遇到一位专门卖人肉包子的女侠客的故事。还有名角的京剧清唱和杂技表演。

  中国国内赴朝鲜前线的慰问团一行575人,在廖承志团长的率领下,分8个分团,携带全国各地赠送的1093面锦旗、420多亿元(旧币)的慰问金,2000多箱慰问品,于4月中旬到达朝鲜前线。

  4月21日,中国军队发动第五次战役的前一天,慰问团乘军用汽车到达平壤西部的一个小山村,首先向朝鲜人民、朝鲜劳动党和政府、人民军以及金日成表示慰问。廖承志代表中国人民向金日成主席的致词:“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

  席说过,我们灿烂的红色国旗,是染有朝鲜革命烈士的鲜血在上面的。今天我们献给您一面鲜艳的锦旗,是表示中国人民以自己的鲜血洒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为光荣,并准备以最大的决心,实现抗美援朝战争的完全胜利。“接着,金日成在欢迎宴会上致词:“当我们朝鲜人民处在祖国解放战争最艰苦的时期,中国人民派遣了自己的优秀儿女——中国人民志愿军来帮助我们,现在又派遣了慰问团来慰问我们。朝鲜人民永远不能忘记中国人民对我们的这种国际友谊。朝鲜人民坚信我们能够获得胜利,因为在我们背后有着四万万七千万中国人民做我们的后盾。自从中国人民志愿军来到朝鲜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以来,已取得四次战役的胜利,给予美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从而奠定了最后胜利的基础。”

  在朝鲜战争进入到最艰苦的时期,虽然在战争的具体目标上中朝不见得完全一致,但双方期待战争所产生的意义是一致的,那就是:决不向联合国的势力低下头颅,用事实向全世界显示东方的这两个国家的存在——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北朝鲜,当时都是被联合国拒之门外的“非法存在”的国家。

  这最重要的一致使得中朝人民拥有了一个共同战斗的基础。

  当时,“中朝人民的友谊”被不计其数地描绘在中朝的报纸上。

  安玉姬是平壤人,丈夫参军了人民军。在联合国军占领平壤的时候,怀孕的她带着七岁的儿子金永洙向北逃亡,就在母子饥寒交迫的时候,中国士兵在路边发现了他们,并把怀孕的安玉姬抬到驻地,安置在一个隐蔽的房子里。第二天,她流产了。中国士兵们轮流前去照顾她,送粮送衣,烧水做饭,使她终于活了下来。

  就在安玉姬刚刚康复能够下地的时候,她得知经常来照顾他的一个叫李治黄的中国士兵在执行侦察任务时没有回来。她惦念这位中国士兵,怀里揣着一枚手榴弹,带着儿子金永谦向敌占区走去。

  她终于打听到李治黄没有死,而是被俘了,关押在一个村子里。黄昏的时候,她来到了这个村子,她给了儿子一把镰刀,对儿子说:“到了叔叔那里,你就把镰刀从门缝中递给叔叔,然后和叔叔一起上山。你们不要等我,就向我扔一块石头让我知道就行了。”

  儿子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安王姬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不要等妈妈,妈妈也许回不来了!”

  在李治黄被关押的地方,七岁的金水珠躲过哨兵的监视,从门维用镰刀把捆绑着李治黄的绳子割断,李治费又用镰刀杨开房子的后门,与金永沫进上山。金永诛记住妈妈的话,临走的时候向母亲的方向扔了块石头。

  就在石头落地的时候,他们听见一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安玉姬与和她纠缠在一起的五个敌人同归于尽了。

  4月30日,慰问团在志愿军总部举行慰问大会,他们向志愿军领导机关敬献的锦旗上面写着:“你们是中国人民的代表,是朝鲜人民的忠诚朋友,也是世界和平的英勇前卫。”廖承志团长在志愿军总部的致词是:“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一起英勇作战,粉碎敌人的侵略阴谋,保卫了国家的安全。志愿军在抗美前线所取得的伟大胜利,更加提高了祖国的地位。国内的抗美援朝运动也加强了全国人民的团结。慰问团这次带来的礼物和慰问金虽然很少,但从这里也可看出祖国人民对志愿军的感谢和关心,祖国人民今后一定会源源不断地支援抗美援朝前线。”

  彭德怀是这样对慰问团的代表们介绍朝鲜战争的:“敌人想诱我们前去洛东江,实现所谓的沃克计划。我们不上他的当,使之落了空。第四次战役敌人的损失和消耗更大。长此下去,敌人就受不丁。美帝国主义的装备是现代化的,眼睛长在后脑勺上,只会向后看,前途是一片黑暗。”

  慰问团分成若干分团,深入到前沿阵地。中国士兵对祖国来的人情感亲切,把自己用弹壳制作的纪念品送给慰问团的代表们。当时,前线传唱着这样一首歌:

  春风吹过鸭绿江,祖国亲人来前方。
  带着嘱托和希望,来和子弟叙短长。
  今天见了亲人面,我们心里暖洋洋。
  好像见了毛主席,好像见了亲爹娘!

  但是,彭德怀的心头仍有卸不去的沉重。

  第六十四军军党委写来的检讨报告就在他的手上。

  中国军队发动的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的战斗,历时七天,联合国军方面将其称之为“中国军队的第一次春季攻势”。中国军队把战线向南推进了50-80公里,遏制了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步步向北的进攻势头。无论各部队报来的战果统计上写着消灭了多少敌人,彭德怀知道这只是个大概的数字,决不能以这些数字为胜利的标准。他坚定地认为:“只有成建制地消灭美军和南朝鲜军队的几个师,才能彻底扭转被动的局面。”但是,从第五次

  战役第一阶段的战场结果上看;这个战役目标没有实现。应该说,战役的计划是周密的,中间突破、两翼迂回的战法也是对的。

  可打起来的情况却是:突破艰难,迂回受阻。美军节节抵抗,有秩序地后退,使得整个战线平行地往南推,而在战线的任何一个局部都很难打进去。当然,这与战役准备时间的仓促有关,特别是第三兵团,昼夜兼程地开赴前线,立即投入战斗,没有任何的战役准备。在战役的进程中,中国军队确实多次把美军成建制地包围了,有时包围住的甚至是一个整师,但是,在美军强大的火力掩护下,整团整师还是跑了。那么,中国军队的进攻可能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美军两栖登陆作战的企图,但两栖登陆作战仅仅是一种猜测。不消灭敌人大量的有生力量,无论在何种战场态势下都不能算是胜利……

  就在慰问团的演出刚刚结束的时候,参谋人员送来一份敌情通报:美军在中国军队刚刚停止攻击的时候,已经于全线有了反击的迹象。

  要迅速进入下一步作战!决不能让李奇微从容地反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