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远东朝鲜战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四九


  吉普车上的彭德怀背向前线的方向向北而去。自他率领中国军队参加朝鲜战争以来,他的指挥部一路向南前进:大榆洞、德川南边的玉泉、君子里,然后是南下到这个上甘岭。惟独现在,他的指挥部开始向北去了。

  给彭德怀准备的新指挥部的地点是伊川北面的空寺洞,依旧是个废弃的金矿矿洞。

  转移是趁黑夜进行的。为了安全,志愿军总部的首长分批转移。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彭德怀难得开了个玩笑。

  即使是中国军队最高指挥机关的转移也是险象环生。洪学智在彭德怀转移的第一二大乘吉货车上路,没走多远,原以为夜晚不会来的美军飞机便朝他们俯冲下来。吉普车在躲避轰炸时开进了沟里,幸而人没有受伤,但洪学智和两个警卫员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把吉普车从沟里共上来,最后还是路过的卡车把吉普车拉了上来。刚把车弄上来,一辆因为防空而没敢开灯的汽车在黑暗中冲了过来,把一个警卫员撞倒了,伤势很重,在洪学智的命令下,那辆汽车负责把这个警卫员送往医院。吉普车继续走了大约一个小时,遇到空袭,结果洪学智乘坐的吉普车又被迎

  面开来的一辆大卡车撞上了,洪学智的双腿受伤,吉普车被撞扁了。卡车上是一位第四十军的财务科长,发现被撞的竟是洪副司令的车,吓坏了,赶快下车,洪学智让他们赶紧离开。美国制造的吉普车撞成那个样子,居然还能开,在天快亮的时候,一瘸一拐的洪学智终于到了那个叫空寺洞的地方。

  空寺洞洞中滴水,实在是太潮湿,而且过于昏暗,彭德怀不愿意住。山下有几间房子没有被炸,于是彭德怀就住在房子里。

  一天早上五点,美军的飞机突然飞临上空,洪学智和邓华爬入了防空洞,但是看见彭德怀住的房子被火箭击中了。飞机飞走以后,洪学智跑过去,彭德怀住的房子已彻底烧毁,幸亏彭德怀迅速被警卫人员拉进了一个小小的防空洞没有受伤,但是堵在防空洞口的草袋足足中了70多发飞机机枪子弹。

  从那以后,彭德怀住进了潮湿阴暗的矿洞里。为了他的工作,工兵在洞口外为他挖了个小洞,美军飞机没有来的时候,他可以到有亮光的洞口去挂地图,但是,美军的飞机几乎天天来。

  就在第五次战役准备进行到紧张阶段的时候,传来三登仓库被美军飞机轰炸的消息,彭德怀大怒。

  三登,平壤以东,成川以南,是铁路线上的一个隐蔽的小车站,是志愿军后勤储藏作战物资的一个主要卸车点和转运点,它担负着供应第三十九、第十二。第十五、第六十六、第六十三军的任务。从2月初到4月上旬,这里一共卸下粮食、服装、食品等物资700多车皮,除大部分被转运走之外,这里还存放着170多车皮的物资。

  美军发现了这个目标,突然出动飞机向三登进行了长达10个小时的轰炸,结果有90节车皮的军用物资被炸毁,损失生、熟粮食260万斤,豆油33万斤,服装43.8万套,还有其他大量物资。

  在战役即将开始的时候三登被炸,彭德怀痛心之极:“暴露目标和直接责任人要军法处置!”同时,在给军委的一个电报中彭德怀说:“请立即派得力干部组织检查团,彻底追究原因和责任,严格执行纪律,教育全体人员。否则,朝鲜战争将要遭到严重损害。”

  三登的被炸,暴露了中国军队运输和防空力量的落后。大量物资因为缺乏运输手段而无法及时疏散,而如此重要的物资转运站竟然没有高射炮兵的保卫。

  不久,彭德怀又听到一个令他发火的消息:第六十军来电说没有粮食了,士兵用衣服和毛巾与当地的朝鲜人换鸡和酸菜吃。

  彭德怀对负责后勤工作的洪学智说了几句很不高兴的话,然后派自己的办公室主任前去调查,结果第六十军还有三天的粮食,来电报的意思是再给一点。

  彭德怀给洪学智送去个梨,说是闹了误会,给洪副司令“赔个梨(理)”。

  洪学智说:“这梨我可不敢吃!老总是怕部队饿肚子,这种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够我们学一辈子的!”

  第五次战役按照彭德怀的计划,一天天接近了发动的时刻。

  这时,在中国国内回国作报告的志愿军英雄代表成为当时中国国内最受欢迎的人。官兵们所到之处都是鲜花和掌声。老人们把这些不惧死亡的年轻人看做是自己的亲儿女,拉着他们的手老泪纵横。孩子们最喜欢的人就是志愿军叔叔,因为他们会讲打美国鬼子的战斗故事。学生们让他们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签名,邀请他们跳舞联欢。要求参加志愿军的年轻人愿意立即跟随他们上前线。成百上千万封信飞往朝鲜前线的战壕。写信的人从三岁的儿童到古稀老者,其中最多的是大中学生,年轻的女学生措辞优美动人甚至表达了热烈的爱情,令战壕中的中国

  士兵激动不已。由于一名中国作家就第二次战役中第三十八军的一支部队在松骨峰阻击美军的事迹写了一篇名为《谁是最可爱的人》的通讯,于是志愿军官兵有了一个全中国都使用的代名词:最可爱的人。

  这就是新中国。物质的贫乏丝毫没有使这个国家的人民感到信心的挫伤,相反,他们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这就是中国军队为什么能在武器装备与对手存在巨大差距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英勇作战,前赴后继,至今令他们的敌人感到震撼和畏惧的原因。

  李奇微接替麦克阿瑟之后,他选择的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是范弗里特。

  詹姆斯。A.范弗里特,接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官之前正在美国国内负责训练新兵。美军中有人说他是个“乱世英雄”,有人说他是个“偏激的旧式军人”。他是从士兵成长起来的将军,如果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他顶多只能升到中校,是战争给了他光明的前程。幸运之神是在最残酷的战斗中降临在他的头顶上的。诺曼底登陆时,他是美军第二十九师中的一名团长。

  第二十九师登上奥哈马海岸,战斗进行得很不顺利,五天以后全师还在海岸边没有进展,德军的反击令全师出现巨大的伤亡。

  眼看这个局部的登陆就要失败的时候,视察前线的艾森豪威尔和布莱德雷决定把第二十九师现任师长撤了,让范弗里特团长代理师长,于是,“全师就像苏醒了一样,前进了”。

  不久,范弗里特转为正式师长,接着被提升为军长。二战后他在希腊呆了一段时间,专门对付希腊的共产党游击队。

  范弗里特不关心政治,因此被认为缺乏优秀将领关照全局的能力,有人说把朝鲜的第八集团军交给他指挥有点不让人放心。李奇微却不这么认为,他说他了解范弗里特:“这是个擅长战斗并且追求完美的军人,即使一个小规模的战斗,他也要获得全胜。”

  4月14日接任第八集团军指挥官的范弗里特很为自己应该干些什么或者说马上就要干的是什么而伤了一阵脑筋。中国军队反击作战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只是不知道中国军队将在什么时间和什么地点开始。但是,是否就此停下来建立防御阵地等待中国军队可能的攻击?范弗里特认为,即使建立防御阵地,中国军队也是要攻击的,而且建立的防御阵地不但起不到坚固的防御作用,在士兵的动理上反而会造成不良的影响。所以,只有按照李奇微的方针,北进,坚决北进,打到哪儿算哪儿,说不定美军的持续进攻会破坏中国军队的反击计划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