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远东朝鲜战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五


  太阳是美军的救星,它比任何飞机大炮都威力强大,因为天一亮,中国士兵就不得不撤出战斗。

  E连伤亡了一大半士兵,跟随连队行动的炮兵也伤亡了30多人。

  但是,土耳其旅负责攻击方向上的阵地还在中国军队手中。

  恼火的基恩师长把土耳其旅的残兵换下来,派师预备队第二十七团的一个营上去。三营是由奇伊中校指挥的,这个营不但配属有迫击炮和A-16自行高机炮,同时还有一个营的野战炮兵归他们使用。

  他们要攻击的是440高地。

  奇伊营长乘直升机观看他要接防的阵地,他看到了440高地上“穿着褐色衣服的中国士兵”。同时,他还看见在修理山主峰方向,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那是中国军队再次向修理山主峰进行的包围冲击。

  奇伊的三营也很快就尝到了和中国士兵打仗的滋味。

  向高地接近的每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打前锋的F连刚一出击,“瞬间就出现八名士兵的死亡”。与炮兵的协同也不那么顺利,炮火的支援虽然猛烈,但总好像效果不明显,因为中国士兵的阻击没有丝毫的减弱。为了把弹药送上去和把伤员抬下来,三营每个排分配了大约50名南朝鲜民工。为了在火力上达到压制效果,奇伊在一个排的攻击中使用了五门自行高机炮和20挺重机枪,它们一齐向迎面的中国阵地进行连续不断的射击。但令美国人吃惊的是,为什么在这么强大的火力下,中国士兵依旧还在阻击,好像他们根本死不完似的。在付出极大代价之后,三营攻击到440高地中国士兵阻击的最后一个阵地,奇伊用上了所有的炮兵,并且引导美军“海盗”式飞机加入了战斗。

  美军炮火的密度足以摧毁高地上的所有生物,但是惟独中国士兵还在射击。“海盗”式飞机的飞行员由于看错了地面的指示,竟把炸弹投到正在射击的A-16高机炮的头上,奇伊在无线电中大声地咒骂之后说:“我们感谢空军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

  看着在冲天的火焰中岿然不动的中国士兵,美国士兵开始在中国士兵不可思议的生命力面前感到了恐惧。

  美军教材上对朝鲜战争中440高地的战事有如下记载:“斯基纳中尉发挥了百折不挠的勇敢精神。士兵们不愿意突击,中尉就跳着吼叫,于是,萨马中士和沃拉中士等人一齐鼓励士兵,并且踢着他们的屁股往山顶上推。大约一分钟后,全体人员都站了起来,中尉一声令下,可是全体人员都跑下了山坡。

  斯基纳中尉组织了突击队。在越过山丘后,听到两米距离上子弹的呼啸声。他们边突击边射击,突然周围陷入了平静,实际上他们陷入了错觉之中。在这一瞬间,好像泄气了,斯基纳中尉知道,实际上他们才前进了不到一半的路程。”

  2月6日,在给美军以极大的杀伤之后,中国军队放弃了修理山阵地,开始向后撤退。

  美军士兵在战壕中开始享受南朝鲜民工运上来的香烟、点心、干燥的袜子以及邮件。战后有人仍记得,那一天,在修理峰弥漫的硝烟中,萨马中士读信的声音:“亲爱的,你现在在干什么?告诉我……”

  中国第三十八军在朝鲜战争的第二次战役中获得了“万岁军”的称号,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但是,这之后,在这个军的军史上记载的却是一段无比惨烈的战斗经历,这就是从1951年1月底开始的汉江阻击战。

  阻击战是1月28日于前沿阵地泰华山开始的。泰华山阵地与西边的第五十军的阻击阵地相连,山下的公路向东可通利原,西北可通汉城,这是联合国军北进的必经之路。在第三十八军的正面,是美军骑兵第一师和美陆军第三师的进攻部队。

  最先迎击联合国军进攻的,是第三十八军—一二师三三六团的五连。

  五连坚守的阵地是泰华山主阵地的前沿,名字叫草下里南山。

  五连连长徐恒禄,山东莒县人,时年27岁,在国内战争中曾屡立战功。当五连发现美军进攻的时候,他正在阵地最前沿的331高地,在这个高地上坚守的是六班。当六班负责观察的士兵报告说:“远处的公路上多了一棵树!”的时候,徐恒禄举起望远镜一看,不禁浑身一紧:是敌人,至少有一个营的兵力和十几辆坦克,正分三路向五连阵地草下里南山运动。

  徐恒禄知道,最激烈的战斗终于来了。

  他立即命令隐蔽在后山的部队上来,并且严令不准暴露目标,以防止美军的炮火杀伤。然后他把兵力布置在公路边的灌木丛中,以等美军走近了再给予其突然袭击。

  徐恒禄的想法实现了。美军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遭到来自公路两面灌木丛中的猛烈射击。美军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展开队形,集中炮火向灌木丛轰击,一个连的美国步兵也向灌木丛冲击而来,但是,灌木丛中却没有了中国士兵的影子。美军正不解的时候,密集的子弹又从右翼突然射来,紧接着,在手榴弹的烟雾中冲出十几名端着刺刀的中国士兵,美国兵丢下伤员和死亡士兵的尸体,一窝蜂似地向后逃命。

  美军军官知道,自从他们开始向北攻击以来,现在才是真正遇到中国军队的阻击线了。

  五连的突然袭击确实奏效了。但是,接下来的战斗他们便开始流血牺牲了。

  第二天天一亮,美军按照李奇微“火海战术”的原则进行的火力准备开始了:数十门火炮加上30多辆坦克一起向小小的草下里南山阵地轰击,使整个阵地如同被犁过了一遍一样。蹲在防地洞里的中国土兵被浓烈的硝烟呛得喘不上气,士兵们的耳膜被震出了血。炮火整整轰击了一个小时才减弱,八架飞机紧接着来了,轮番扔下大量的凝固汽油弹,草下里南山整个山包都燃烧了起来。徐恒禄担心在最前沿的三个警戒战士,于是他冒着炮火向前跑,炮弹在他的前面爆炸,但是他不在乎,因为他已在连队的支委会上做了决定:把连队的主要干部分散开,要死别一块死,只要还有一个人,就坚决指挥部队打下去!

  到了最前沿,徐恒禄有点转向了:工事没有了,原来的山包也没有了,树木被炸很东倒西歪,没有倒下的树燃烧着如同一支支火炬。看不见那三个战士的影子。他估算出大致的位置,用手扒开滚烫的土,结果,扒出来一个活的,一个负伤的,最后的一个已经牺牲。

  突然,被徐恒禄从全中扒出来的那个活着的战士说:“连长!敌人上来了!”

  两个营的美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草下里南山阵地开始了进攻。

  五连各排坚守的阵地几乎同时开始了殊死的搏斗。双方士兵一直在互相胶着的状态中,对阵地进行着反复的争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