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远东朝鲜战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五


  但是,当李奇微问这位中尉“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告诉我”时,年轻的英国中尉脸色突然冷淡了起来,“没什么。”中尉说。李奇微再问:“一切都很好吗?”中尉说:“是的,阁下,都很好。”中尉停顿了一下,接着补充道:“但是,这是个两面透风的防线。”李奇微一下就明白这位英国中尉的意思了。对于长达300公里的防线来讲,真正在防御第一线的部队太少了。就以这里为例,一个英军营正面防御的宽度达到了10公里,而这位中尉率领的一个排的防御阵地宽达900米。李奇微无法再和英国中尉说什么,他举起望远镜向北看去。

  李奇微在望远镜里什么也没看见——其实,就是此刻,大批的中国士兵正在他的前面悄悄地进入冲击阵地。

  离开英军第二十七旅的时候,李奇微特地看了一下表,15时整。

  他不知道,距离中国军队全线发动攻击的时间仅仅剩下两个小时了。

  从前沿阵地回到汉城,李奇微询问情报消息,参谋报告说:“这些天,几乎每天都有新番号的中国军队出现,可以肯定地说,中国军队正在准备一场大规模的进攻行动,只是不知道中国军队的进攻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地方开刀。至于前线,我刚给前方指挥所打过电话,他们说一切都是老样子,一片寂静。”

  当第八集团军的美国士兵钻进睡袋准备再做一次圣诞老人降临战壕送来圣诞礼物的美梦时,在距离他们并不遥远的一个巨大的矿洞里,中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彭德怀把他的目光从地图上移开,并且摘下了老花眼镜,有关第三次战役的一切他已经想明白了。此刻,参谋人员手里已经抓起电话,正盯着手腕上的表,准备下达全线攻击的指令。彭德怀大口地喝着冒着热气的开水,对洪学智说:“大个子!既然人家请,哪有不去之理!去吃饭!吃完饭下一盘!”

  被繁重的后勤工作折磨得十分消瘦的洪学智说:“如果你总是拴绳子(悔棋)就不跟你下。”

  “错了,应该给人改正的机会嘛。”彭德怀说。

  彭德怀乘车前去朝鲜人民军指挥部。

  除夕之夜,风雪迷漫。

  这时,在汉城的李奇微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陆军参谋长柯林斯曾反复慨叹的一句话:“伙计,对于现在的战争局势来讲,胜利一次太重要了。”

  §大冰河

  1950年12月31日晚17时整。

  汉江北岸突然飞起的一串耀眼的信号弹划过1950年除夕的雪夜,中国军队的炮兵接着开始了炮火射击,猛烈进发的火光红透了夜空,天崩地裂的巨响瞬间撕破了战场上的死静,临津江南岸联合国军的阵地顿时陷入一片烟火之中。

  尽管中国军队的炮火准备时间仅为20分钟,但这已是朝鲜战争开始以来中国军队最大规模、最强火力的一次炮击。在联合国军防线最前沿的南朝鲜军队阵地上,白天还在加固的工事在爆炸中一个个地坍塌。炮弹同时引发了阵地前地雷的爆炸,连续不断的爆炸声令整个大地颤抖了起来。

  在爆炸的冲天火光中,惊慌的南朝鲜士兵到处乱跑。在战壕中等待冲击信号的中国士兵们从战场中站起来活动着由于长时间隐蔽而麻木的身体,看着自己的炮火打红了半边天,他们都兴奋地大叫起来。

  这是临战时刻,已经忘却生死的人才能体会到的一种热血贲张的兴奋。

  “同志们!冲过江就是胜利!”

  中国军队发动的新一轮的进攻开始了。

  美军和南朝鲜军战史称这次进攻为“新年攻势”。

  中国战史则称为“第三次战役”。

  中国第三十九军是右翼突击纵队的第一梯队。他们突击的方向是正前方的汉城。

  写了决死的决心书的三四六团扫雷组长张财书,比冲击部队早20分钟出发。他只有20分钟的时间,这个时间是炮火准备和步兵冲击之间的短暂的一瞬,他要在这个瞬间尽可能多地扫除冲击部队将要经过的道路上的地雷。张财书和三个组员每人手持一根一丈多长的木杆,大声地向冲击线上等待冲击信号的密密麻麻的士兵群喊着:“让开!快让开!”士兵们立刻闪出一条通道,他们都看着张财书的脸,想在他的眼神中发现点什么。

  “伙计,打扫得干净点!”有人冲他喊。

  张财书没有回答,高昂着头向前跑。

  由张财书、赵振海、金玉山组成的三人扫雷小组冲下了山坡,立刻受到对岸射来的密集的机枪子弹的拦截。三个人不顾一切地冲过60米长的开阔地,一头扑倒在一个沙丘上。没有伤亡。

  张财书在沙丘上端探头看,江边一片平展的沙滩就是敌人的雷区。

  这里是突破口,部队马上就要从这片沙滩上冲过去。

  正因为是突破口,所以没有事先在这里扫雷,怕的是暴露突破的位置。

  对岸敌人的子弹雨般地扫射着。

  张财书说:“我先上去,如果我挂花了,你们接着干,你们可要隐蔽好!”

  说完,张财书向沙滩爬去。

  子弹打在身边的抄滩上,发出很闷的声音。

  一个小凹地是白天侦察好的。张财书滚到凹地里,把长长的扫雷杆伸出去。这根扫雷杆的顶端,有个钩子,钩子约住前面连接地雷的钢丝,一扭,几颗地雷一起爆炸了,沙石飞进,浓烈的硝烟味呛得他喘不过气来。硝烟和沙上落下之后,张财书刚要往前爬,发现扫雷杆被炸断了。

  他急促地爬了回来,看见赵振海正趴在金玉山的身上大声地喊着什么。

  金玉山被机枪子弹击中,死了。

  张财书抓起金玉山遗留下的扫雷杆再次冲上去。在第二个扫雷点,他又钩响了几颗地雷。这次引起的是连续的爆炸,没等爆炸停止,他又冲向第三个扫雷点,但是,他发现手中的扫雷杯又被炸断了。

  他又一次返回,拿起最后一根扫雷杆。

  临走还是那句话:“赵振海!隐蔽好!如果我不行了,你上!”

  张财书已经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会被子弹击中,他几乎是跑向了第三个扫雷点。他连续钩响了两串地雷,被他钩响的地雷距离他太近了,几乎就在他的身边爆炸了,烟雾严密地包裹了他,他觉得身下的大地一下子陷进去,然后他又被弹向天空。他的左腿和右手已经没有知觉,脑袋发涨,嘴里威咸的,他知道他负伤了。他仰天躺着,看见了被炮火和曳光弹装饰得五颜六色的夜空,他觉得自己也许死了。

  他下意识地伸出左手寻找扫雷杆,他举起来的是被炸断的

  半截木棍。

  “赵振海!赵振海!”他声音嘶哑地喊,“上!上呀!”

  没人回答。

  赵振海卧在沙丘上,已经牺牲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