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远东朝鲜战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六


  “将军,难道您不知道美军的飞机如果执行这个任务,就不可避免地要把炸弹投到中国境内吗?”

  “你难道不知道中国的军队已经和第八集团军干上了吗?”

  远东空军司令只好把麦克阿瑟的命令以“通报副本”的形式向五角大楼报告了。当五角大楼得知麦克阿瑟的轰炸计划时,距离麦克阿瑟要求的轰炸时间已经只剩三个小时了。经过参谋长联席会议的高级军官们紧急磋商和与杜鲁门总统通过电话之后,华盛顿的一致意见是,过几天联合国就要讨论中国军队的参战问题,这个时候,对中国领土的任何的“误炸”都会引来类似“苏联干涉”这样的严重后果。“除非发现一些大规模的渡江活动,并且威胁到美军的安全,否则轰炸行动是不明智的”。包括美国负责远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迪安。里斯克在内的官员们都认为,鸭绿江水很浅,就是炸断了大桥也不能有效地阻止中国军队的进军。于是,在距离远东空军预定轰炸鸭绿江大桥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华盛顿要求麦克阿瑟陈述轰炸理由的电报到了东京。

  令杜鲁门意外还令他十分恼火的是,麦克阿瑟在回电中,对局势的估价态度来了一个急转弯,其口气的紧迫和语言的尖刻令他吃惊。麦克阿瑟上一个电报还如同长辈教导孩子一样地说,对朝鲜战争局势的估价有待于“更全面地积累情报”,而此时他的电报所描绘出的却已是一个险象环生的朝鲜战场:华盛顿参谋长联席会议布莱德雷将军:大队的人马和物资正自满洲通过鸭绿江上所有的桥梁。这种移动不仅使在我指挥下的部队陷于困境,而且有使我军全部被歼的危险。

  过江的部队移动可以在夜幕的掩护下进行,而鸭绿江和我们防线之间的距离是那么近,放军可以不必十分顾忌空袭的威胁,展开对我军的攻击。惟一阻止敌军增援的办法就是发挥我们空军的最大威力,摧毁所有的桥梁和在北部地区所有支持敌人前进的设施。每小时的延迟,都将付出大量的美国人民和其他联合国人民的鲜血。新义州的主要渡口要在最近几小时内加以轰炸,而且这个任务实际上已经准备就绪。我是在我所能提出的最严重的抗议之下暂缓进行这次袭击,并执行您的指示。我所命令的行动是完全符合战争原则和我自联合国所得到的决议和指示的,而且并不构成对中国领土任何轻微的敌对行为,虽然肆意违反国际法的行动是从那里来的。

  我不愿意过分夸大您所加于我的限制将在物质上和心理上造成严重损害的后果。我希望这事立即引起总统的注意,因为我相信您的命令很可能要导致严重的灾难,如果不是总统亲自和直接了解这种情况,我是不能担当这个责任的。

  时间是如此紧迫,我要求立刻重新考虑您的决定。

  在等待您的决定时,自然完全遵照您的命令行事。

  陆军五星上将麦克阿瑟这是一封著名的电报,一封后来被各种文章反复实录的电报。它的有趣之处不仅仅在于一个战场司令官竟然敢以此种口吻向最高统帅部说话,如果换个人打来这样口吻的电报就会立即被解除职务;而它的另一个有趣之处是,电文再一次充分体现出麦克阿瑟的某些令媒体津津乐道的性格以及他与杜鲁门总统之间的微妙而复杂的关系。

  布莱德雷怀着复杂的心情,在电话里把电报念给杜鲁门总统听。

  杜鲁门的第一个反应是:难道仅过了两天,麦克阿瑟就积累了足够的情报了?与他的“别人都在中国人的参战中惊慌失措只有他一个人镇静自若的立场”有了完全相反的转变了?或者在仅仅两天之内,战局就发展到不冒着把炸弹投到中国本土上的政治危险,就到了“每小时的延迟,都将付出大量的美国人民和其他联合国人民的鲜血”的地步了吗?让杜鲁门更不满的是,这封电报里表露出的明显含义是麦克阿瑟一贯的伎俩,即:要么同意轰炸,要么出了意外不是他的责任。轰炸鸭绿江大桥是危险的举动,一个立功心切的美军飞行员的鲁莽的行动足以成为导致苏联报复和干涉的借口。如果真是这样,其后果是不堪想象。但是,如果麦克阿瑟描绘的可怕情景一旦出现,麦克阿瑟的这封电报就是一份对总统的控诉状,而那个老家伙就会从失败的责任中解脱干净,自己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杜鲁门经过反复权衡,最后指示布莱德雷“同意轰炸新义州”。

  参谋长联席会议给麦克阿瑟的回电措辞谨慎而狡猾,简直就是勾心斗角的官方文案的典范:从你十一月六日的电报所描绘的情况,与我们最近收到你十一月四日电文的最后一句相比较,有了相当大的变化。而你十一月六日的电报是我们收到的你的最后一个报告。我们同意摧毁鸭绿江的桥梁对于保证你指挥下的部队的安全有重大的帮助,除非中国共产党把这种行为解释为对满洲的进攻,而激起更大的努力,甚至苏联也投入他们的力量。其结果不仅危及你的部队,还会扩大冲突地区,而陷美国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然而,鉴于你十一月六日电文的第一句所说的情况,我们授权你按照你的计划,轰炸朝鲜边境,包括新义州的目标和朝鲜这一头的鸭绿江桥。如果你在收到这封电报时,你还认为这种行动对你的部队安全是必要的话。上述命令并没有授权轰炸鸭绿江上的水坝和发电厂。

  由于必须和联合国的政策、指示保持适当的关系,也由于把战争局限在朝鲜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有着重大的关系,所以应极端注意避免侵犯满洲的领土和领空,并把从满洲方面来的敌对行动及时呈报,是十分重要的。

  我们认为经常把重大的局势变化在它发生的时候通知我们是非常重要的,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我们十一月六日要求你做的估价告诉我们。

  可以想象到,麦克阿瑟读到这封回电时的表情和心情。

  但是,至少,麦克阿瑟的目的达到了。几个小时之后,90架B-29轰炸机起飞了。不久,美国海军的飞机也加入了这次轰炸行动。于是,在鸭绿江漫长江岸上每一个渡口的上空,部密集地掠过了美军轰炸机的黑影,城市、村庄、道路随即便湮没在一片硝烟火海之中。新义州市更是遭到地毯式的轰炸,城市瞬间成为一片废墟。

  当然,中国的边境城市安东也在美军炸弹的破坏之中。

  根据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要求,第二天,麦克阿瑟回电“对局势做出估价”。他再次把战场的局势说成“极端地严重”,又列举了多条轰炸的理由。说轰炸鸭绿江上的目标是阻止威胁美军的中国人的惟一有效的办法,“分明是防御性的,但要说这种行动会使局部性干预的程度增加,或者会挑起一次大战,那是难以想象的”。这句话引起了华盛顿的愤怒,因为麦克阿瑟明显地在嘲弄他们是一群傻瓜。但令华盛顿最不可思议的是麦克阿瑟这样的话:尽管人数的具体数字不知道,但中国军队肯定是一支有组织的军队。中国军队在阻击第八集团军的战斗中已经夺取了主动。如果中国军队的进攻继续下去的话,也许有必要放弃继续前进的希望,甚至要撤退。

  但是我希望在十天之内在西线恢复进攻,如果我能阻止中国军队的增援的话。

  明明说大量的中国军队已经介入,明明说中国军队已经“夺取了主动”,明明说他悲观地认为局势在恶化,联合国军“甚至要撤退”,然后没有任何过渡地又说“希望十天之内在西线恢复进攻”。到底该怎样理解这样的电报呢?是华盛顿白日见鬼?还是麦克阿瑟精神失常?

  又过了一天,麦克阿瑟的电报又到了。这回麦克阿瑟在电报中大谈他对中国人的“性格和文化”是怎样的“了如指掌”,说曾经是温文尔雅的中国人在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之下,怎样变成了咄咄逼人的“民族主义者”,并说中国介入朝鲜战争的原因,是“对权力扩张的贪欲”。麦克阿瑟所有的言论说明,他认为他的主要敌人不是北朝鲜,而是中国。他所关切的远不是一场局部的朝鲜战争,而是对付亚洲共产党人的一场全面的战争。

  从这个角度上看,不难理解麦克阿瑟为什么会在遭到打击后仍然固执地命令联合国军继续全面地向北前进,即使前边有中国军队这个巨大的现实也阻挡不了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