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远东朝鲜战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大田战役后,北朝鲜人民军乘胜前进,于1950年7月21日开始了第四战役。人民军第四战役的主攻方向是金泉和大丘。

  其战役方针将金日成最终的理想阐述得十分明白,就是要彻底地消灭敌人并且创造总攻的条件:“击溃永同、咸昌、安东地区的敌军防御部队,解放洛东江以北和以西广大地区,并且迅速抢渡洛东江,为最终消灭敌人创造有利的条件。”

  金日成的指挥部再次前移,他亲自到达位于忠州南部的前线司令部坐镇指挥。他特别强调除了加强主力部队沿公路前进以外的迂回和渗透战术,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进一步地加快速度,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因为金日成的时间已经极为宝贵了。

  29日,美军骑兵第一师和第二十五师在永同的阻击失败,人民军突破秋凤岭,摧毁了美军和南朝鲜军队的一道道防线,相继解放金泉、晋州、安东等重镇,长驱直入到达洛东江北岸。在作战中,美军骑兵第一师表现顽强,但还是节节后退。南朝鲜军队似乎从溃败中恢复了一些,拿金日成的话讲,“美军的战斗力有时还不如伪军,伪军越来越不愿意缴械了”。

  洛东江防线,是指南北约160公里、东西约80公里的一个外围线,它的背后就是釜山,釜山是南朝鲜军队和联合国军队在

  朝鲜海岸边的最后一个立脚点。所以,洛东江防线在美军的眼里是“最后一道防线”,再后退就要退到大海里了。

  29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将军亲自赶到撤退中的美第二十五师师部,向全师官兵发表了“就地死守”的讲话。他说:“我们现在是为了争取时间而战斗,不允许以战场准备和其他任何理由再后退。我们的后方再也没有可退的防线了……向釜山撤退,将意味着历史上最大的杀戮。因此,我们必须战斗到底。”

  沃克的所谓“为争取时间而战斗”,是指争取联合国进一步增兵的时间。

  而北朝鲜人民军在完成第四战役的预定目标后,为把敌人彻底消灭在釜山前面的狭长地域内,于8月8日强渡洛东江,美第一骑兵师、第二十五师和新参战的第二师再次溃败后退,人民军已经逼近釜山的门户马山了。

  第四战役于8月20日结束。北朝鲜人民军已经把敌人压缩在了一个极有限的空间内,虽然由于对手越来越顽强的抵抗,第四战役的预定目标没有完全实现,但是,第四战役中北朝鲜人民军共歼灭敌人3万多名,占领了南朝鲜包括20%人口在内的90%的土地,并在占领区开展了土地改革,举行了各级政权机关的选举,实行了北朝鲜的法令。

  8月15日,是北朝鲜“祖国解放五周年”节目。北朝鲜首都平壤举行了大规模的群众集会,金日成发表了长篇讲话,命令把8月变成统一朝鲜的月份。

  8月31日,北朝鲜人民军的第五战役打响了,它被称为“釜山战役”。釜山战役是最后的战役。

  决战来临了。

  但是,战争的进程从来会受到各方面因素的制约。第五战役开始后,北朝鲜人民军已经显出力不从心。而在联合国军最后的狭窄防区内,增援的美军源源不断地抵达,其他参战国家的部队也陆续来到。而人民军的兵力在两个月连续不断的强度进攻中已消耗巨大,损失兵力已达5万多人。在8月上旬,北朝鲜人民军和联合国军的兵力比例已经变为1:2.在空军力量上,联合国军此时也占据了绝对优势。随着战线的南移,人民军的后勤补给线越来越长,联合国军空军开始派出大量的飞机,对长达300公里的补给线连续不断地狂轰滥炸,而当初计划的海上运输也由于美国海军舰队的严密封锁已无法实施。朝鲜国土的中间很窄,美军对卡在运输线上的汉江大桥地域进行着反复的轰炸,北朝鲜人民军的战争补给越来越困难了,直至陷入绝境。

  而与此同时,美军开始动用先进的反坦克武器,它的130毫米火箭弹对坦克的击毁率很高,更大的威胁是凝固汽油弹的使用,装载着110加仑凝固汽油的汽油弹,燃烧时间为20秒,却足以使50平方米的地域成为一片火海。T-34坦克的引导轮是橡胶制的,加上坦克自身装载的弹药和油料,使它被凝固汽油弹烧毁的数量在被火箭弹击毁的10倍以上。北朝鲜的坦克数量急剧减少,到第五战役开始后,北朝鲜的坦克数量只剩下战争开始后的三分之一。美国空军还对北朝鲜的后方进行了大规模的战略轰炸。从平壤到元山、兴南等工业城市都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在此情况下,北朝鲜的军工生产基本瘫痪。

  这时,联合国军在狭窄的洛东江防线集中了5个师的兵力,加上南朝鲜的8个师,整个防线防御兵力的密集程度是人类战争史上前所未有过的,每一寸战壕里都布满了土兵。天空中,联合国军的空军开始了24小时的“不间断轰炸”。尽管人民军先头部队在第五战役中曾经打到北纬三十五度线,但是,当9月10日联合国军强大的兵力开始组织反攻时,人民军被迫转入全线防御,整个洛东江战线进入了艰苦的胶着状态。

  金日成速战速决的战略开始经受严峻的考验。金日成有限的宝贵时间在一天天的防守中消失。同时,金日成不知道,一个令北朝鲜军队遭受毁灭性打击的行动此刻正在策划之中。

  1950年9月15日,麦克阿瑟酝酿已久的一个震惊世界的军事行动开始了,这就是仁川登陆。

  仁川是朝鲜中部西海岸的一个港口,距离汉城仅40公里,是朝鲜国立东西最狭窄的“蜂腰部位”。美军如果在这里登陆成功并且展开部队,就等于在北朝鲜军队的后方把朝鲜国上拦腰斩断,从而使在南朝鲜土地上的北朝鲜军队陷入包围之中,北朝鲜军队将会在由釜山展开的扇形战场上两面受敌。那么,连最不具备军事常识的人都将知道后果是怎样的。

  但是,如果美军从仁川登陆,在理论上又恰恰违反了基本的军事常识,因为仁川港有着由巨大的海潮落差而形成的宽达24公里的淤泥,是“世界上最不宜进行登陆作战的港口之一”。也许正是这一点,使金日成忽视了使他的军队不久以后遭到重创的仁川港。

  麦克阿瑟早就想到了仁川。当仁川登陆成功后,他说自己的这个想法产生于战争爆发后的第四天。6月29日,当麦克阿瑟到朝鲜视察时,他曾登上汉城南边的一座小山举起望远镜向北方看。他说:“在这座小山上,我脑子里描绘着能够对付现在绝望情况的惟一方法,就是投入美国陆军和转败为胜的惟一的战略机动——仁川登陆方案,并且分析了具体实施的可能性。”

  没有人知道这是否是事实,但是,仁川登陆的作战方案确实是这位美国将军晚年创造的一个能够永载世界军事史的作品。

  麦克阿瑟关于仁川登陆的作战设想来自于二战中他在太平洋地区指挥作战的经验。美军曾在太平洋战区创造过“蛙跳战法”,即向日本军队防守薄弱甚至没有防守的后方要地实施机动作战,这是太平洋战争初期被掌握了制空权和制海权的日本人退出来的战法。麦克阿瑟曾指挥美军在太平洋诸岛屿登陆作战多次,战法几乎是一样的:迂回到敌人侧翼,从敌人背后登陆。

  美军就是利用这样的“蛙跳战法”艰苦却成功地开辟了通往吕宋岛的胜利之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