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军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五


  "胡艇长,你很聪明,也很刻苦,又不背干部子女的包袱,是个挺不错的同志!"赵彦真心地说。

  "赵彦同志,我觉得你性格沉稳,不徇私情,很适合做目前这份工作!"胡文海有意讨好。

  赵彦的脸红了:"胡艇长,我的工作还有许多缺点,希望多批评指正!"

  两人一来一往说着客气话,胡文海努力地想切入主题。

  "胡文海,该你小子上场了!你泡女干事还有完没完"远处,一个人粗声大气地喊,引来一片讪笑。

  赵彦的脸像是盖上了大红布,说:"胡艇长,你正打比赛呢,快回去吧!"说着加快脚步,匆匆走了。

  胡文海并不着急回去上场,望着赵彦的背影意犹未尽。

  此后,赵彦见了胡文海心里就有点打鼓,尽量躲着他。

  这是一个周三的下班时间。赵彦背着军挎包,手里还提着一包在单位食堂里买的、老爸最爱吃而母亲吴蔚帆总忘了做的吃食——胶莱大平原上黏米面做的打糕。

  她每周两次回家,否则老爸会着急的。

  她出了学院大门,向公共汽车站走去。

  7路车是唯一从学院通往城里的专线车。

  这是很倒霉的一天——7路公交车中途突然抛锚了!

  天都快黑了,下一趟车肯定是没有了。谁让今天不是周末,车次少呢!

  赵彦站定思衬了一下,考虑着是回家,还是回学院。

  "赵彦同志,还是回家吧,我护送你!"胡文海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适时地、不见外地建议。

  赵彦吓了一跳,一看是本院的南方学员胡文海,不禁笑了一下——她有一种预感,这个人早晚会主动来找她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赵彦轻声问。

  "我和你上的是一趟车,只是比你上车晚,又一直站在你后面,你没有注意罢了!"胡文海笑着说。

  "哦,你要进城吗"赵彦又问。

  胡文海说:"对,进城办点事。"

  "别为了送我耽误了你的事!"赵彦有些过意不去。

  胡文海更乐了:"送你不就是我进城的事嘛!怎么会耽误呢!"

  "你这什么意思"赵彦有些奇怪。

  胡文海说:"赵彦同志,你没发现7路这几辆老爷车该淘汰了吗?我坐了一次7路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你每周三要回家一趟,我估计早晚有一次会被甩在半路,所以……"

  "……"赵彦很感动,但不知说什么才好。这个胡文海,倒有些像小京那一类的男孩,既读书多又能说会道招女孩喜欢。

  赵彦和胡文海的恋爱就此开始——那个时代的军人,爱得单纯、热烈、简捷。

  护送小彦回家不知有多少次了,胡文海早就把岳父的家庭地址摸得一清二楚,家庭情况弄得了如指掌,而赵大同夫妇对胡文海其人的存在还完全不知道——这就是赵彦的风格,不到火候的事,绝不暴露。

  1982年的五一节,胡文海第一次到岳父赵大同家里做客。

  胡文海不是刘国华,赵大同两口子都认为不能怠慢。

  赵大同一早起身就开始洗脸,刮胡子,换上干净的军便衣,在餐厅的柜子里翻腾了半天,找出了存放多年的一瓶茅台,还有一条"中南海"牌香烟。

  吴蔚帆也是一大早就进了厨房,又洗又切又蒸又炒,一直忙到日上三竿。

  小彦昨天值夜班,今天在单位等胡文海一起回家。

  上午十点钟,小彦准时推开家门,身后跟着胡文海。

  好一个南海舰队潜艇艇长胡文海!他进门的时候,把海浪、阳光的清新都带了进来!

  赵大同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身:"小彦哪,这就是文海吧?欢迎欢迎,快坐快坐!"

  吴蔚帆也赶紧从厨房里出来,给胡文海沏茶,递烟。

  胡文海很有风度地在大客厅里一个立正,敬礼:"赵伯伯,阿姨,你们好!"

  多好的一个女婿!吴蔚帆笑得眼睛眯眯地,心说:"别看我小彦老实,其实挺有心计的!"

  赵大同也不住点头:"小彦好眼力!"

  胡文海规矩地坐在了准岳父对面的沙发上,接过了准岳母递上的香烟。他先为岳父点上火,接着又点自己的一支。

  他点着了烟,刚想吸一口,冷不防被坐在爸爸沙发扶手上的赵彦一把抢了过去。

  赵彦也不说话,只是把烟在烟灰缸里按灭了,放在一旁。

  女儿女婿之间的这个小动作,被赵大同看到,他由此知道这两个孩子感情很好,而且胡文海对小彦是很喜欢很忍让的,不觉心里一阵欣慰:找对象还是自己找的比别人介绍的好!就让小彦跟胡文海走吧!

  "文海啊,你爸爸妈妈都好吗"赵大同吸了一口烟,慢慢发话了。

  "他们都很好!他们让我问赵伯伯和阿姨好!"胡文海赶紧说。

  小彦一看翁婿二人聊上了,就赶紧进了厨房去帮助妈妈。

  赵大同说:"听说你父亲胡愈同志是琼崖纵队的老战士,1929年就参加了革命。他的资格很老啊!"

  胡文海回答:"我父亲参军的时候才十三岁,是地道的红小鬼!"

  赵大同说:"哎呀,琼崖纵队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啊!条件很艰苦啊!四野当年解放海南时,动作要再慢一点,琼崖纵队有可能要全部损失啊!"

  胡文海答:"是的!听我爸爸说,四野渡海解放海南时,蒋介石怕琼崖纵队内应,派了大兵包围琼崖根据地,打得很激烈。琼崖纵队从土地革命时期保存下来的实力,短短几天就损失了80%,我爸爸差一点就光荣了!"

  赵大同连连点头:"听小彦说,那次战斗胡愈同志负伤十几处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