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军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这声音太熟悉了——是爸爸来了!赵蕊高兴得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把手里的毛活一扔,上去搂住赵大同的一只胳膊。

  "爸爸,您要来怎么也不预先说一声啊!我们好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这不是挺好嘛!"赵大同说着坐到了女儿的床沿上。

  这间宿舍也就12平方米,放着四张双层小床——下面睡人,上面放东西。姑娘们都把家安在宿舍里,东西多,上层床上和床底下都塞得满满的。这里既是卧室,又是会客室,还是厨房。一时间赵大同觉得屋子里有股暖融融的女人用的香水味和一种大厨房里的饭菜味混合在一起,令人觉得小屋更拥挤。

  "爸爸,不好意思啊!我们这里太乱了,和咱们家里比不了!"赵蕊有些歉疚。

  "我看这里挺不错的!比当年我和你妈妈圆房的坑道新房可强多了!"赵大同说。

  赵蕊突然扭捏了一下:"爸爸,您和我们院首长说说,给我和刘国华分一间房吧!领证都好几个月了,老也不能在一起,挺别扭的!"

  赵大同不慌不忙从内衣兜里拿出一块"英纳格"牌男表,递给赵蕊,说:"小蕊,拿着!这是爸爸送给女婿的!"

  赵蕊接过礼物一看,不禁喊起来:"英格表!多贵呀!"她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又还给了父亲,"爸爸,我不能要!这太特殊了!"

  "哎,你这孩子!刘国华是我的大女婿,做岳父的当然得表示一番!还有这个……"赵大同一回身,拿起带来的包,里面是一件皮大衣,"这也是我送给小刘的,你替他收好了——这可是爸爸我送的啊!有机会让小刘的父母到家里去坐坐,亲家见见面!"

  赵蕊捧着皮大衣,激动地不知说什么才好:"爸爸,刘国华家是农村的,我公公他就是个乡村小学教师,您跟他们说不到一起!"

  赵大同生气了:"我就喜欢这样的亲家!说定了啊!"

  赵大同走后好一会儿,刘国华才下班回家。小两口吃了饭,又到后山溜达。

  刘国华说:"赵蕊,想不到爸爸还挺偏疼你的!"

  赵蕊说:"说得是呢!我们家五个孩子当兵,爸爸谁也没去看望过。老头儿那么喜欢小彦,小彦单位离家又近,爸爸也没有到她单位去过……"

  "哎,你和爸爸说咱们房子的事了吗"刘国华突然想起来了。

  "我说了。"

  "爸爸答应了?"

  "哪呀!他没有理这个茬儿!就把给你买的手表和大衣送来了——老头儿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他这次来纯属私人探望,与工作无关!他哪能命令医院给咱们分房?这又不属于他工作范围之内的事!"

  转眼到了1981年的春天,野战一一五医院盖了一栋新楼房,老同志们搬进了新居,后院的几排旧平房腾了出来,要给新结婚的人住。赵蕊和刘国华领证都三年了,一直在等房结婚,这可是个好机会!过去这一阵,要想等到房子,还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呢!于是,赵蕊和刘国华写了申请,分到一间房。

  赵蕊的新房有13平方米大,门口一个小厨房,厕所在外边,是公共厕所。屋里的家具是齐全的,都是单位的东西。小两口的生活很快就纳入了正轨,日子过得挺滋润。

  有了住房不久,刘国华的父亲就来队探亲了。

  赵蕊把屋里拉了个布帘子,他小两口在帘儿东面睡,老公公在帘儿西面睡。一间屋子满满当当,热热闹闹。

  这一天,赵蕊上白班,而且还是主班。她正在内科病房治疗室里紧张地配液,医院门口的警卫室突然给她打来电话:"赵蕊同志吗?你的父亲来看你了!请你马上出来接老人一下!"

  这个电话让赵蕊差点把手里的大输液瓶子都丢到地上——爸爸又来了!这回自己公公在,两亲家可以见面了!

  赵蕊放下工作,跑到护士站去找护士长请假。护士长笑眯眯地说:"你去吧,赵政委好不容易来一次,你们父女、亲家好好亲热一下吧!"

  赵蕊跑到大门口,看见爸爸坐的吉普车停在院子里,老头儿已经下了车,正健步朝里走,吴秘书依然跟在身后。

  "爸爸,爸爸!"赵蕊兴奋地大声喊着。

  赵大同听见女儿的声音,停住了脚步,应声道:"小蕊呀,请假了没有?"

  "护士长给我替班了!爸爸,您是先看医院,还是先到我的小家里去坐?"

  "我看医院干什么?我又不是野战后勤部的视察员!我就是看女儿来的,当然得到女儿家!"

  赵蕊兴奋地挽着父亲的手臂,父女两人躬身继续爬着斜坡,往赵蕊的小家走去。

  赵蕊的小家很整洁。但布置上有沂蒙农家的风格——一面墙上挂的全是照片。

  赵蕊的公公,刘国华的父亲,一个高大结实的老人从床边站起来:"亲家,欢迎啊!我们国华这里地方小,委屈您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