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军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〇


  吴蔚帆总嫌小彦的成绩不像哥哥小京那样拔尖,经常唠叨女儿。但赵大同却认为:小彦的成绩算是中上等,而且非常稳定。不能指望一个女孩子既是理家的好帮手又是绝对的高才生,因为读书是线性思维,而干活则是发散性的思维。小彦的思维模式属于后者。对于父母来说,有这样的女儿真是福气!

  赵大同在心里把家里的五个孩子反复做了比较:大女儿小蕊虽说外表长得很像自己,但内里却有些像她的生母杨敏——没有主心骨。虽没有坏心,但有时糊涂;长子小平相貌英俊,风度飘逸,像极了他的生父严峻,但思维方式自我中心,性格上也是个"顺毛驴",只能说他好,不能管教他,一切都得以他为中心,否则就给大人撒赖使坏;次子小京冰雪聪明,伶牙俐齿,很得吴蔚帆的宠爱,但过于敏感清高,凡人不理,又很懒,什么家务活都不干,将来根本指不上;最小的儿子小北,没有哥哥聪明,没有姐姐善良能干,是个平庸的人。就这样,小彦这个天生具有传统中国妇女美德、性格上与母亲吴蔚帆互补,沉稳、勤快的女儿,在赵大同的眼里是越看越顺。

  渐渐地,赵大同对小彦的宠爱就形成了。他每次从基地回京汇报工作或开会,只要一进家门就不由得先喊:"小彦哪,爸爸回来了!"小彦如果在家,就会不声不响给爸爸端上一杯茶,然后在爸爸身边坐一会儿。这时赵大同会和小彦说许多事情,小彦静静地认真听着,不管是否听得懂,都不插话。要是小彦不在家,赵大同的情绪就很不好,有时对妻子吴蔚帆的问候也没有心思回应。

  赵大同出去钓鱼串门,从来都是只带小彦一人;小彦的抽屉里,花手绢、蝴蝶结,总是样式翻新,都是赵大同给买回来的。而和小彦同一屋檐下生活的小京和小北,却只能享受平均待遇,没有任何特殊。

  尽管继父如此偏爱,小彦却毫不认为自己特殊。她对爸爸,对家人,对学习,还是那样,该做的都做,不该说的绝不多说。她不会撒娇发嗔地讨巧,越是这样赵大同越喜欢她。飓风总部大院的人都说,赵大同娶了吴蔚帆,像是娶了个娇嗔的女儿回来;可人家带来的女儿小彦,却懂事能干,像个小小的媳妇似的,安慰着老赵的心。这话没错!

  吴蔚帆最偏心的当然是她的长子小京。她对小京的宠爱是在唐人杰牺牲后形成的——那时小京已经懂事,每天陪着她,生怕她想不开;此外还耐心听她的倾诉,帮她拿主意,成了吴蔚帆当然的主心骨。所以,吴蔚帆对小京的宠爱是有渊源的,小京代替了唐人杰在她心中的那个她绝对信任的男人的位置,她对小京的爱是牢不可破的。

  吴蔚帆示爱的方式一是对小京格外关心照顾,二是对小京的要求百依百顺,三是变着法地给小京做好吃的——小京是个早产儿,发育欠佳嘴当然很馋。吴蔚帆喜欢研究和实践烹饪,不厌其烦地待在厨房里烧烧炒炒弄饭菜,做出的饭菜很精致讲究,就是因为小京小时身体不好总不吃饭,她为了让小京能养成多吃的习惯。

  丈夫疼爱小彦,吴蔚帆完全能接受,因为小彦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而且小彦这孩子的确是妈妈的好帮手。

  妻子溺爱小京,赵大同却从内心不赞同。

  小京总是吃得很少。吴蔚帆对此的解释是孩子的体质不好,胃口就不好,让他多吃的办法就是尽量给他做他爱吃的东西。

  赵大同对此看法不同:小京并不是体质不好胃口不好,而是嘴馋,是被母亲惯出来的——长得那么高,面白唇红,哪有一点营养不良的样子?吃得少吗?饿他几顿保管他狼吞虎咽!

  当然赵大同从没有把这种想法表现出来过。

  为了给小京开胃,吴蔚帆常要在餐桌上放各种开胃小菜:生切的心里美萝卜丝啊,鲜嫩的莴苣丝啊,苤蓝丝啊等等。把这些精致生丝菜里掺上一点姜丝,再点缀上一点鲜辣椒丝和蒜末,用醋、味精、花椒油调好,放在小盘子里,真是让人一看就胃口大开。吴蔚帆的开胃菜还有腌菜:把蒜、姜等等用香醋泡上,搁一些糖和酒,把罐口封好,待打开的时候,香味扑鼻!

  有一次腌菜吃光了,菜市场里心里美萝卜断档,吴蔚帆就用黄瓜丝代替做小菜。小京不爱吃黄瓜,结果那一顿他皱着眉头几乎没吃饭。

  吴蔚帆看儿子吃不下饭,心疼得厨房餐厅来回跑,想弄点让儿子看得上的吃食。

  赵大同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一下端起小京的专属品——那盘精致的开胃小菜,几下子拨进小彦、小北的碗里,然后自己几口吃完饭回屋去了。

  吴蔚帆见丈夫生气了,赶紧跟进卧室:"老赵,不要窝在这里,会积食的。还是到客厅喝茶吧,小彦小北还等着给你汇报学校里的事呢!"

  赵大同心软了。他说:"蔚帆哪,你每天工作够辛苦的了,回来还要照顾家。你这人心很细是优点,但应该细致地照顾全家,而不是过分照顾家里的某一个孩子。"

  吴蔚帆赶紧说:"老赵,我接受你的批评,以后不再过分就是了!"

  赵家在北京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流水似的滑过,有一些波澜,但没有太大的风浪。

  再说赵大同在乡下的家。

  赵蕊和赵平都上了赵庄的完小,赵蕊比赵平高一班。校长赵国平为他们两人花了很大的心血。很快,赵国平就发现:小蕊脑子比较木,学习成绩平平,个性不太强,也没有什么主见,整个一个糊涂小姑娘。赵平就不同了,猴精猴精的,多少用点功成绩就蹿到班里前几名,可犯起混来能几天不交作业。他还在孩子群里称王称霸,没有一天不打架生事的。

  至于赵大娘,她平常挺明白的一个老人,真到了和两个孙辈共同生活时,她也显出了糊涂的一面——无原则地偏心孙子小平,对小蕊很不公正。

  譬如,每天早上,小蕊已经梳头洗脸完毕坐到炕桌前准备吃早饭了,小平还赖在炕上不起来,而且,起床后的第一泡尿还得是老太太上炕去用瓦盆子给他接。

  每天的早饭,小平吃的是一张白面饼,两个鸡蛋,赵大娘本人喝一碗藕粉,而小蕊和小婶奶奶则都是老咸菜就着棒子面粥和棒子面掺白面的二样馒头(这在当时的赵庄也堪称最优伙食,一般人家吃不起)。

  小平身上穿的都是从县城买回来的新式童装,要不就是儿媳吴蔚帆寄回来的漂亮衣服,而小蕊穿的都是赵大娘手裁手做的中式衣裳。赵大娘从来不舍得让小蕊穿买来的衣服,就是北京给小蕊寄来童套装,赵大娘也多拿去送给了亲朋邻里答谢人情了,这是因为小平经常在外边打架伤人家的孩子,赵大娘没有什么其他的好东西去抚慰人家的老小。

  欺侮人似乎是小平这样被大人娇惯的孩子养成的霸道习惯。除在外边调皮外,赵平在家里也经常欺侮姐姐赵蕊,而且愈演愈烈。因为,每次姐弟俩开战,赵大娘无一例外地总是偏袒孙子的。这导致小平有恃无恐。

  毕竟小蕊只比小平大一岁,也是个希望别人哄的小孩子,而且,小蕊在北京的时候,因为自恃有亲爸爸,在家里总是不自觉充当小平的帮手欺侮弟妹们的,养成了一种优胜者的心态。而回老家之后,她却取代了弟妹们的位置,成了弟弟小平欺侮的对象,很觉压抑。久而久之,小蕊变得郁郁寡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