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军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九


  其次,她的反应有些"迟钝",绝不像小京那样敏感。她目光沉静,表情很少,既不大悲也不大喜,嘴角永远挂着一丝笑容,稳稳当当的。

  开始,习惯了部队风风火火作风的赵大同觉得小彦太"肉",无论干什么都不紧不慢,说话又少,被伶牙俐齿的小京欺侮了也从不还嘴,只会笑笑——这哪里像个小女孩呀?女孩子应该是很敏感很讨巧的嘛!如果家里有一个像妻子吴蔚帆那样的女儿,吴蔚帆就不会太累了,他赵大同心里也宽慰些嘛!

  但仅仅十几天,赵大同就改变了对小彦的看法——他是从小彦自己梳的小辫子上看出了,小彦原来是个极度心灵手巧、爱美、有内秀的孩子!

  小彦在家里是孩子们当中起得最早的。只要吴蔚帆一到厨房去给一家人弄早饭,小彦准会出现在卫生间里洗脸刷牙。当小京、小北为争夺卫生间吵架时,小彦已经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带着收拾好的书包,稳稳当当坐在餐桌旁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吃早饭了。

  赵大同惊讶地看到,等待吃早饭的小彦把自己不太浓厚的栗色的头发打理得好极了:有时编得是三股的小辫儿,小辫编得不前不后,不高不低,整整齐齐!有时候小彦的头发又成了两把扎得高高的"刷子",发根系着彩色的蝴蝶结。栗色的发刷衬托着她雪白的脸,和沉静的大眼睛一个颜色,还真漂亮呢!有时候,小彦的小辫子又被卷成了花环,盘在耳边或头顶,和画报上的苏联小姑娘一模一样!

  赞叹之余,赵大同也问过吴蔚帆:"你特意教给过小彦梳小辫儿吗?"

  吴蔚帆说:"谁有时间教她,都是她自己照着画报琢磨的!"

  女儿的发辫,成了赵大同眼里、心里的一幅画。也许吴蔚帆认为小彦的身体基础好,也许仅因为小彦是个女孩。她无论做什么家务,总要把小彦叫上。当然她一开始也没有忘了喊上小北(吴蔚帆是从来不舍得让小京做任何家务的)。可很快小北就被淘汰了——和姐姐小彦比,小北简直是笨得不能再笨,还不够惹大人生气的。

  小彦特别不惜力,勤快,眼里有活。她的动作看着慢,其实不慢——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没有废动作,所以很出活儿。

  小彦比母亲吴蔚帆的动作还准确还合理呢!赵大同由此推断出唐人杰是个手很巧,干事很有条理、自律性很强的人——小彦肯定是像她的父亲!

  你瞧这孩子,她一回家就不声不响跟在母亲吴蔚帆身后,帮母亲干活,给母亲打下手。不长的时间,小彦做家务就有模有样了,她成了吴蔚帆在家务上的好帮手。小京给了妹妹一个绰号——小工。

  小彦上一年级的时候,就很少像大院里别的小女孩一样,放学后扎堆去跳绳,踢毽子,捉迷藏,大人不喊吃饭不回家。不管学校下课多早,她总是静悄悄地走进家门,放下书包去洗手,上厕所。这两件事做完后,她会到厨房里去看看有什么活儿。

  吴蔚帆一般是在头天把要吃的生菜买好,用一个麻包片盖上保湿。小彦放学后的第一个活儿就是帮妈妈洗菜择菜准备晚饭。她择的洗的菜,永远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码放进一个很大的塑料筐里,等妈妈下班后处理。

  忙完了菜,小彦会打开大铁炉子的火门,按照妈妈头一晚的嘱咐,烧一大壶开水。如果水开了,吴蔚帆还没有回家,小彦会把火门封上,慢慢烧着这一壶水,然后回自己屋里去写作业。

  小彦没有哥哥小京聪明,但很知道用功,成绩一直很稳定。她在学校的操行也不错,经常因为主动留下来帮助值日、帮助残疾同学做事而在家长会上受表扬。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功课"拔"不了尖儿,她也许早就不是小队长,很可能会是大队长了——这是她的班主任多次对前去参加家长会的赵大同夫妇说的。

  赵大同与小彦的父女亲情一下子拉得很近很近,源于一件事情。

  赵大同有个习惯,就是喜欢整洁,每周必要里里外外大换衫。但,他身上的制式军装有一点灰尘还不要紧,关键是他脚上的皮鞋,得永远锃亮锃亮,不能有一点灰尘污渍。

  吴蔚帆有时会给赵大同解鞋带,那属于一点老夫少妻之间的撒娇,并不是一个固定的程序。但她是从来也不给丈夫擦皮鞋的。她的热情在厨房里,她喜欢摆弄吃食。于是,每天睡前仔细为自己擦一遍皮鞋,成了赵大同雷打不动的老习惯。

  赵大同也是个很认真的人。他擦起皮鞋来,一丝不苟,里里外外又擦又蹭,不干它15分钟是完不成的。

  他一般是在门厅里独自干这个活儿的。吴蔚帆和小京、小北是不关注这个事的。但是,有时候小彦的房门会偷开一条缝,一双栗色的大眼睛,在专注地看爸爸怎样完成他的这件专利。

  赵大同有两双一模一样的黑色"三接头",有时从基地回来参加活动,他会从鞋柜里拿出那双备用的先穿上,晚上再把两双鞋都擦一遍。

  有一次,赵大同离家三个月才回京。刚好吴蔚帆值夜班,她打电话让赵大同带小彦、小京到机关大院食堂去吃饭。

  赵大同拉着女儿的手兴致勃勃地走在林荫大道上。小彦的小手很软很温暖,赵大同忍不住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拍了拍小彦已经被自己拉住了的手。这一拍不要紧,他竟发现女儿的手指上有黑黑的鞋油印子!惊愕之间,只听小彦轻声说:"爸爸,我把您放在鞋柜里的皮鞋给擦了。因为这双鞋您还是三个月前擦过的,已经不亮了……擦得不好您可不要生气啊!"

  赵大同赶紧看看脚上的皮鞋,那是刚才进家时刚换上的。嘿,锃亮锃亮的,看那光泽度就是刚擦过的!他穿的时候心里还动了一下,觉得这次这双皮鞋有点黑亮得异样,不像是三个月前擦的,原来是小彦干的!

  一时间他很感动——这么小的孩子,心却这么细,手又这么巧,主动做大人不愿意做的家事,而且做了事也不声张,实在难得!

  从这一次起,只要小彦在家,赵大同就再也没有为自己擦过皮鞋——每天都是小彦不声不响在干这件事,而且干得比父亲要认真,质量要好。

  很快,赵大同又发现,在无人要求的情况下,小彦自己主动钉扣子,洗手绢,收拾自己住的和父母住的房间,而且干得非常认真,毫不马虎。

  赵大同还发现,与自己的哥哥小京和弟弟小北相比,小彦的自我管理能力很强。比如,她每天写作业绝不用大人催;写完了作业,她把书包、书桌都收拾得很整齐;晚上,她总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画书或听小收音机,一般没事不出来;一到晚8点,她准时洗脸、洗脚,然后到父母的房间问晚安后才睡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