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军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一


  吴蔚帆马上站了起来,冲着楼上大声说:"小京,你胡说些什么?"

  楼上小京毫不示弱:"我的亲爸爸不比小蕊、小平的爸爸差,所以我也不该受冯秦的气!"

  赵大同奇怪地说:"冯秦她欺侮你们了吗?"

  小京"咚咚"地跑下楼说:"小蕊、小平用的牙具是一元钱一套的,我们三个的牙具是二毛五分钱一套的,小蕊和小平每次分水果都可以分到苹果、橘子、香蕉,我们只能分到几个杏;饭桌上小蕊、小平可以随便夹鱼夹肉,我们三个根本不敢抬头看菜盘子……"

  小京气呼呼地诉说着,小胸脯都一起一伏的。

  赵大同被孩子的话震动了心灵,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知说什么好。

  苏亮见小京把话都挑明说了,索性也发了言:"老赵,冯秦这个人是刘协理员给找来的吗?她这几个月的表现,说明她这个人的品德有问题!她怎么能跟孩子灌输,'小京他们三个不是亲生的,所以不该白养着他们'这样的思想呢?"

  吴蔚帆这时才开口说话:"小京因为受不了歧视才和小平打架。冯秦公开'拉偏手',小京被打得满脸是血,我都没有说什么。小彦、小北他们从幼儿园回来,冯秦对他们很冷淡,分水果时给分小的、少的,我也不说什么。怎么还说我护着我的孩子?"

  李晋也说:"冯秦的做法,人为地让家里的孩子们分开了等级。小蕊、小平自认为他们有亲爸爸,所以优越感很强。这个事情,我亲自和小蕊、小平谈过。不是掌握了第一手资料,我和苏亮也不会轻易插手你们的家事。"

  吴蔚帆听见老首长为自己和孩子们说话,忍不住掉了泪。

  苏亮又说:"老赵,小吴的确受了这个冯秦的不少气!但她顾全大局,考虑到小蕊、小平的亲妈妈不在身边,你又远在基地,一直忍气吞声。这个冯秦太势利了!冯秦安得什么心,竟然敢欺侮家中的女主人?"

  赵大同听了这些话,当下就掐灭了手里的烟,忽地一下站起身来,对吴蔚帆说:"蔚帆,冯秦今天晚上就走人了,你明天带孩子们回家吧!我先走一步!"

  赵大同果然立即辞退了冯秦,并在家住了一周。他亲自充当五个孩子们的生活监理:吃饭、分水果、买衣服、买文具、玩具,五个孩子机会待遇均等。

  小平和小蕊老实了几天,在父亲的示意下,对吴蔚帆"妈妈、妈妈"地叫着,吴蔚帆露出了笑脸,家庭里显出了和谐的气氛。

  李晋为了赵大同的家事,专门召开了一次飓风部队团以上政工干部会议,并作了专题发言。李晋激动地说:"同志们,我们不要小看部队干部战士的家庭问题——我还是那句话——部队干部战士的家庭是否稳定、生活是否幸福,直接关系到部队的战斗力!大家都知道,我们二基地政治部主任赵大同同志,这个同志工作上很有能力,很有成就,他在今年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女方是空军的气象技术干部,女方前夫是空军烈士。但是,我们有的同志听说女方带了三个幼小的孩子来到我们飓风部队,就认为我们飓风吃亏了,把原本空军的包袱接过来背上了……今天,我要在这里严肃批评有这种思想的同志!这是什么问题?是本位主义!是自私自利!革命军人以天下为己任!人民军队是一个大家庭!请各位回去后认真检查反省,凡对赵大同同志家事有此种认识、看法的人,一律要深刻检讨!在我们飓风,若再有此种认识出现,一定严肃处置!家属出了问题,由其配偶承担责任、接受组织的处理……"

  几天后,赵大同家里的新保姆来了。这个保姆是李晋家的保姆李苗苗介绍来的,叫李秀香,是山西乡下的一个无儿无女的农村寡妇。她来的时候,苏亮亲自和吴蔚帆到车站去接。

  李嫂进门的时候,五个孩子都在家里迎接她。只见李嫂穿着一身家常的农家妇女便装,盘着北方已婚农家妇女惯常盘着的发簪,利利落落的,一看人就很善良勤快。

  李嫂当天就下厨做饭。她擀面条,炸黄酱,切了一些菜码子,鲜鲜嫩嫩摆了一桌子。面条捞上来以后,小京他们三个人吃得喷喷香。可小蕊小平觉得:冯秦走了,家里的伙食就粗糙了许多,好不容易盼来了新保姆,可饭做得也太简单了。于是两人都有点不高兴,但看着爸爸吃得很香,又一脸严肃,也不敢多说。

  第二天,吴蔚帆又手把手地教李嫂买菜做饭洗衣打扫卫生,李嫂与冯秦大不一样,很清楚自己与吴蔚帆的"主仆"身份,对吴蔚帆很亲切很关照,又很尊重,吴蔚帆教她做家务,她很认真很虔诚地学,说话不多,活儿干得很到位,这让吴蔚帆很舒心。

  孩子们相安无事了,赵大同和吴蔚帆的感情自然也恢复了。一大家人热闹和睦地过了几天。赵大同任务在身,很快回基地了。

  权威人士刚走,家里又爆发了地震。

  这天,李嫂按规矩给几个孩子分发餐后水果——一人一个国光苹果、五枚大枣。小平一看小京他们三人都和自己与姐姐享受一样待遇,首先不干了。他一看小彦不舍得吃苹果,就一把抢过小彦手中的苹果,几口就啃下去一半!

  小彦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哥哥,小平又欺侮人了!"

  小京跑过来一看,马上说:"小平,把你的苹果给了小彦!"

  小平说:"我就不给!苹果是我爸爸挣钱买的,就不让你们吃!"

  小京气得攥紧了拳头。

  李嫂一见,马上过来调解:"小平,不要抢妹妹的东西,快还给她!"

  小平反唇相讥:"不要你管!苹果是我爸爸挣钱买的,你本来就不能分给他们吃!冯姨在的时候,从来不让他们吃大水果,只给他们吃小水果!"

  李嫂吃了一惊:"什么是大水果,什么是小水果?"

  小平得意了:"大水果就是苹果香蕉橘子,小水果是枣子、杏子、柿饼!"

  李嫂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小京知道李嫂拿小平这块料没办法,就一步冲上去,夺回了他手中那个没吃的苹果。于是,两个男孩子又扭打在一起。

  吴蔚帆下班进门的时候,只见满室狼藉,两个男孩子正打得难分难解。小平很强悍,把小京压在身下,拼命地砸他的脸和头。吴蔚帆心痛极了,刚想上去拉开小平,又觉得不好下手,急得在屋里团团转。

  这天,小京又吃了很大的亏。当晚,李嫂主动来到吴蔚帆的屋里,搓着手说:"吴组长,今天的事,我不是不管,是管不了。"

  吴蔚帆说:"怎么管不了?来的时候,苗苗没给你说过我家的事吗?"

  李嫂说:"说过的。苗苗说,小蕊、小平不是您亲生的,您管他们不好管,我管就没事。所以让我好好管教他们。"

  吴蔚帆说:"苗苗说的是一方面。让你来不是光管理小蕊、小平,而是要你一视同仁,哪个孩子表现不好,你都要大胆管。"

  李嫂说:"小平是调皮,可他是赵主任的亲生儿子。"

  吴蔚帆说:"老赵对孩子的要求是很严的。"

  李嫂说:"说是这么说,可是他在心里肯定愿意保姆对自己的孩子好一些。赵主任他人不在,我不敢得罪小平和小蕊,怕招主人不高兴,也怕大院里有人说闲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