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军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吴蔚帆万没想到冯秦会干出这种事,真是肺都要气炸了!她一步跨进门,大声说:"冯阿姨,你怎么能这样对孩子?"

  谁料想冯秦见吴蔚帆进来,一点不示弱:"吴组长,你也看见了,可是小京先动的手!小蕊、小平的爸爸不在家,我慢待人家的亲生孩子,心里过意不去!"

  吴蔚帆说:"分水果应该平均分,这才公平!"

  还没等冯秦回话,小平先抢着说:"钱都是我爸爸挣的!谁的爸爸挣钱多谁多吃!"

  冯秦很得意,看着吴蔚帆,好像在说:孩子都把道理说了,我就不多说了!

  吴蔚帆缓了口气又说:"冯阿姨,不要给孩子们灌输谁的爸爸怎么样,这样不好!"

  冯秦说:"这用我说吗,孩子们一出门,满大院的人都长着嘴,谁不能告诉他们呀?"

  吴蔚帆考虑到大局,没再说什么,只是打来一盆水给小京洗了洗被小平抓破的脸。

  当晚她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地想:这个冯秦不过是个保姆,竟然这样猖狂,公开虐待自己和唐人杰的孩子,肯定代表了一部分人的心理感受。现在只是小京一人常回家,以后小彦、小北都上了学,每天要回家住,他们看着冯秦给小蕊、小平的高规格待遇,肯定会伤心和自卑!他们的爸爸牺牲了,本来在烈士子弟学校和幼儿园里住得好好的,自尊心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因为妈妈再婚,三个孩子就在自己家里被冷落!看看冯秦教孩子说的话,什么"我爸爸挣钱多,白养活了你们三人",难道自己嫁给赵大同是一时冲动做错了?如果小京他们三人还是烈士遗孤的身份,每人每月还有20元钱的生活费,再加上自己的工资,一家人也可以过得不错,自己和孩子都会受到大家的尊重。唉,除非自己永不再婚,因为一再婚必然要面对双方子女这个问题,真太棘手了!冯秦只不过是个保姆,却也这样势利,再换一个又将怎样?这个家将来的出路在哪里?

  她想了整整一夜,第二天起床,面庞虚肿。到了气象站,她也懒得和大家说话。结识赵大同以及再婚给她带来的一切美好心境,此时已经消失殆尽。

  第二天,赵大同从基地打来电话,询问家里的情况。吴蔚帆知道基地那边事情很多,赵大同责任很大,就说家里一切都好,让他放心。

  赵大同在北京飓风部队大院的组合家庭里,保姆冯秦在和女主人吴蔚帆的争斗中,第一个回合实际上是胜利了——吴蔚帆不知为何,并没有为了冯秦的偏心、小蕊小平的嚣张、小京小彦小北在家中的委屈,而采取任何有效的反击措施,相反,她基本上默许家中的现状。结果是保姆冯秦对孩子们不公正的做法愈演愈烈。

  吴蔚帆之所以这样软弱,实际是想通过牺牲自己子女的利益,换取家庭的安宁——她已经寡居了五六年,她不愿失去赵大同这个兄长兼爱人的丈夫,她的心灵不能承受再次失去依托之痛!

  冯秦很明白吴蔚帆的心思,得意得很,越发登鼻子上脸,俨然以小蕊、小平的护卫使者面目及赵家女主人的姿态出现在这个家里。

  吴蔚帆惹不起就躲。她基本住在机场,只有周末才回来一天。

  冯秦鸠占凤巢,整天忙里忙外,把赵大同的家收拾得一尘不染,还经常拉着赵蕊在大院里散步,俨然是赵家的主妇一般。

  小彦和小北毕竟还小,周六回来受点歧视也浑然不觉,懂事的小京却常常用沉默来抗议。吴蔚帆看着小京渐渐消瘦下来,心里也十分难受。

  一个星期六的夜里,吴蔚帆被一阵抽泣声惊醒——原来小京只穿着睡衣跪在她的床头轻声哭泣。她急忙起身搂着小京问:"小京,你怎么不睡了?"

  小京说:"妈妈,我想我自己的爸爸!想我的亲爸爸!"

  吴蔚帆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冯秦让三个孩子所受的委屈,一下子全涌到她的眼前!母性的温柔及责任一下子全被激发出来,吴蔚帆歉疚地说:"小京,也许妈妈不该结婚吧,让你们跟着受苦了!"

  小京说:"妈妈,你结婚前该和我商量一下啊!这个爸爸只爱他自己的孩子,不喜欢我们三个!"

  吴蔚帆说:"不是这样,小京!你现在的爸爸是个很好的人,他很爱你们三个!还有李伯伯、刘伯伯他们,都很照顾你们!咱们家成这样,都是冯秦一个人搞的!你爸爸在基地很忙,先不打搅他,过一段再说吧!"

  小京说:"妈妈,咱们换一个保姆不行吗冯秦她不配!"

  吴蔚帆说:"这要让你爸爸了解情况后再决定!冯秦是你爸爸的朋友介绍来的,她是心眼不正,但其他事情上还是能干的。你爸爸现在不在家,把她换了不太合适。"

  小京说:"妈妈,你不是也有工资吗?回头你也买好多好多大苹果,光让我、小彦、小北吃,让赵蕊、赵平他两人看着!"

  吴蔚帆说:"小京,冯秦这样对你们,你觉得自己受了虐待;我再同样对赵蕊、赵平,你觉得好吗?"

  小京说:"不好,应该对我们五个都一样。"

  吴蔚帆说:"对了,小京很懂事,我们忍受一段时间,一切等爸爸回来再说吧!"

  不久之后,一件大事让吴蔚帆和冯秦的矛盾激化到顶点。

  周一的下午,小京放学后就觉得肚子痛,他不愿求助冯秦,就一直忍着。赵蕊看见小京满脸都是汗,呻吟不止,就喊:"冯姨,冯姨,小京肚子痛,快送他上医院吧!"

  冯秦说:"小蕊,你别管他,不一定小京又在使什么坏呢!"

  赵蕊半信半疑,回了自己房间。

  不一会儿,只听小京屋里"砰"的一声,好像有个东西摔在了地上。赵蕊过去一看,小京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吓得又大喊:"冯姨,冯姨,小京真的病了,他都昏过去了!"

  冯秦依旧不理睬,自顾自干着手里的杂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